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13 你这么帅,我有点慌

    在年假结束之前,陆言深带她去了一个饭局。

    饭局也没谁,就只有李森跟他最近砸钱砸得很的一个模特。

    这饭局是李森组的,意思不言而喻。

    丁源这一次捉到的人是跟了李森十几年的一个手下张明成,是李森的左右臂之一。

    李森倒也牺牲得大,人是陆言深让丁源压到李森的跟前的,所以他刚接到张明成,就马上约了陆言深。

    因为摸不到李森后面的人,陆言深对李森也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但是剥他一层皮还是可以的。

    李森约他,正中他下怀。

    门刚推开,李森就迎了上来:“陆总,林小姐,许久不见。”

    陆言深脸色冷硬,“李总。”

    陆言深向来都是喜行不露于色,李森看到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张明成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可是李森能怎么办,他也只能打碎了银牙往下吞了。

    这还没什么,陆言深将人送回来给他,这举动让他昨晚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今天看到陆言深,李森从心底里面发虚。

    林惜看着李森,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那时候林璐害她,陆言深带着她却找李森算账。

    当时李森也是忌讳陆言深的,却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显然事情是李森做的,这点毋庸置疑。

    她不说话,低头给陆言深夹着菜,饭局,似乎真的就是来吃饭的。

    看着陆言深,李森觉得冷汗直流。

    忍了不到十分钟,他就实在是忍不住了:“陆总,这一次的事情,是我管教不严。”

    “管教不严?”

    陆言深放下筷子,抬头看着他,眼底下一片压人的冷意。

    李森脸色一僵:“陆总你不知道,我这边,年前出了点事情,一直没有找到内鬼,这一次如果不是陆总你的话,估计他就要对我下手了!”

    “这么说来,我也算是帮了李总一个忙了。”

    他说得不紧不慢,李森却听得心口一紧:“自然是,如果不是陆总,说不定今天——”

    张明成是保不住了,李森现在只希望能够牺牲张明成一个人保住自己。

    陆言深本来就还没想动李森,他眼眸一冷:“人毕竟是从李总你这里出来的,林惜因为他还吓得高烧不断,今天才好,我也不太走运,车子撞上来卡在了高速杠上。”

    林惜在一旁听着,手指微微勾了勾,手被陆言深捉紧。

    李森拿不准陆言深想干什么,却被他看得浑身都是汗:“陆总,你说得对,人是从我这儿出来的,吓到了林小姐,我给林小姐陪个罪。前两天我有个朋友,从国外给我带了一个粉钻,我送给林小姐,当时赔罪。”

    林惜看了一眼陆言深,“李总太客气,我就是受惊了而已。”

    话是这么说,然而那冷淡的表情,却看不出来她有半分的“只是受惊了而已”。

    李森看了一眼陆言深,那尊大佛坐在那儿,还是一言不发。

    他咬了咬牙:“不知道林小姐喜不喜欢车,刚好上周我弄了一辆法拉利回来,就当是赔给林小姐了。”

    “李总太客气了,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也却之不恭了。”

    几千万的一辆车子,林惜说要就要。

    而陆言深那儿,李森几乎咬碎牙了:“陆总,听说达思今年想那D市城西的那一块地?”

    陆言深这时候才看了他一眼:“李总消息倒是灵通。”

    李森心底已经将陆言深骂了几千遍了,脸上却还得保持这笑容:“哪里哪里,只是这块地刚好在我一个朋友的手上,陆总想要的话,我让我朋友割爱。”

    “李总客气了。”

    没说拒绝,也没说要。

    一顿饭下来,李森就不见了两亿多,看着陆言深和林惜离开的背影,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这个陆言深,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他自己先讲和,总比陆言深动手来得好。

    上了车,林惜才笑了:“这个李森倒是主动。”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他不主动,丢了可不止这么点东西了。”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手指勾了勾他的手心:“陆总。”

    “嗯?”

    他偏头看着她,窗外的霓虹灯映在她的脸上,眼角的笑意跟开出来的小花一样。

    “你这么帅,我有点慌。”守不住人怎么办啊。

    他手紧了紧,“贫嘴。”

    她抬手抱着他,靠在他的肩膀上,拿起他的手一根根地把玩着:“你怎么这么喜欢玩我的手。”

    他睨着她,视线深长:“我也想玩别的,在外面不方便。”

    林惜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结果顺着他的视线看下来,老脸一红,忍不住掐了掐他的手:“流氓。”

    陆言深压低头,在她的耳边沉沉开口:“我不流氓,你可能要哭。”

    有时候,论脸皮厚,林惜是万万比不上的。

    她识趣地没有再说下去,也松了手,却被他捉着手,手指扣进她的指缝。

    抬起头,他已经闭着眼眸在假寐了。

    李森的车跟钻石第二天就送过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用来准备讨那个小模特开心的,这钻石切割得十分的好看,车子也是女人喜欢的。

    陆言深让丁源找人把钻石拿去加工,林惜一直没考驾照,看到李森送过来的跑车,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要考驾照了。

    跟陆言深提了这件事情,丁源第二天就让人去安排了。

    她最近没什么事情做,练车的时间多,学得也快。

    三月的A市总算暖和了一点,只是今年的A市似乎很多雨,林惜今天没出门,跟陆言深两个人在公寓里面。

    前段时间陆言深一直在忙,晚上基本上都是凌晨才回来,林惜每次等到十二点就控制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言深很早就起来了,两个人碰面的时间可谓很少。

    林惜调好火候,看到站在窗前的人,走过去直接就从身后抱住人:“陆总。”

    “嗯。”他打着电话,只是轻哼了一声。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拥抱了,林惜抱着他,有点意动,忍不住吻他:“下雨了。”

    陆言深将作乱的人拉到身前,压在那落地窗前,直接就吻了下去:“故意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