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14 撩完就跑

    吻越来越激烈,林惜哼了一声,抬手推了他一下:“我炖了汤,要溢出来了。”

    她气息不稳,说出来的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陆言深的手已经从她的衣摆伸进去了,林惜连忙伸手摁住:“陆总。”

    先动手撩拨人的是她,撩完就想跑的人也是她。

    陆言深低头在她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才松手,“坏毛病。”

    撩完就跑。

    他是真的咬,林惜被松开,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走远了几步才看着他笑道:“陆总还真是狠心呐。”

    再用点力,她都要出血了。

    陆言深站在那儿,不动声色地睨着她。

    林惜向来都觉得他的眼神专注起来十分撩人,这会儿被他看得整个人都是热的,连忙转身进了厨房。

    她也是坏心起来,结果差点儿将自己折进去了。

    抬手摸了摸被咬痛的唇瓣,林惜讪讪地笑了一下。

    对陆总还是不能轻易招惹好。

    她刚才出去的时候调了火,已经差不多能好了,在厨房里面看了一会儿,林惜再出去的时候,陆言深已经坐在沙发上,腿上放了一台笔记本。

    见她走出来,他手微微顿了顿,仰头看了她一眼:“打算什么时候开琴行?”

    这事情林惜自己都搁下来了,倒是没想到他会问。

    她抬腿走过去,视线飘到他的笔记本上,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被人扣着差点逃不出生口的样子,看到那笔记上标注的地点,她眼睛一亮,直接就凑过去了:“你帮我选好了?”

    他偏头看了她一下:“选了三个地方,你看看,确定了让丁源去定下来。”

    林惜上一次也就是跟他提一下,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虽然她没什么事情做,但也还是把开琴行的事情搁浅了下来。

    倒是没想到,陆总记性还是蛮好的嘛。

    她抬起头,看着他的侧脸,挑着唇角笑了一下,飞快在他的唇边落下一吻:“谢谢了,陆总。”

    还记着刚才的教训,刚亲完人就跑远了。

    陆言深倒是没动作,靠在沙发上看着她,眼角带着几分笑意:“不够。”

    他一双黑眸看人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带着几分压迫。

    好的,坏的。林惜很多时候光是被他看一眼,人就先怂下来。

    这个时候也不例外,她连忙偏开视线:“汤快好了,我去做菜。”

    他没说话,看着她转身进了厨房,眼角的笑意才松了起来。

    这年后,倒是平静得很。

    只是邓家和童家这边一点儿都不平静,童家不同意离婚,邓家坚决要离婚。

    别说年前没有出童大雄的事情他们就想离婚了,如今童大雄出事了,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这是陆言深给童家的一个警告。

    童嘉琳小产刚过一个半月,现在出院了,人倒是看着平和了很多。

    “邓瑞生,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我知道错了,也受到惩罚了。我们童邓两家,现在在外人看来是一体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这个时候和我分居,外头的人会怎么说?”

    她小产没多久,现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好,脸上没有用半点的化妆品,放低了姿态,不知道的人,还真的就能生出几分怜悯。

    邓瑞生早在两年前就看透童嘉琳了,她现在装可怜,不过是童家出事了,她迫于无奈。

    而且到现在这个地步,童家如果连邓家都割断了,接下来显然更加的不好走,毕竟谁都不清楚陆言深会不会再往下算。

    他可不是傻的。

    看着眼前的童嘉琳,邓瑞生不禁冷笑:“童嘉琳,我们认识也有五年了,你在我跟前没有必要这样。我们邓家是在乎名声,但如果被人指点几句,能跟你这样的女人断开关系的话,我爸也不会说些什么的。”

    换了往常,童嘉琳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怒急起身了。

    但现在不是往常,她强忍着,可怜之处又带着几分压迫:“邓瑞生,虽然我算计林惜招祸了,但是你也别忘了,我会流产,跟你脱不开关系。那个叶佳欣是谁,你以为你们邓家不说,我就不知道吗?”

    听到她提到叶佳欣,邓瑞生脸色都青了:“你不要以为你推得干净,以你这样深沉的心思,叶佳欣能算计你?童嘉琳,你别以为我真的是个傻的。”

    “信不信随你,我虽然知道她对你有心思,但也没想到她会在我们结婚的时候这样对我!”

    “那你当初把林惜引进包厢里面是为了什么?”

    邓瑞生脸色都青了,声音也大了起来。

    童嘉琳的脸色白了白,抬头看着他,倒是有几分楚楚可怜:“你以为我想干什么?你真的以为我会为了拉林惜下水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吗?我不过是想要假装肚子疼,谁知道我会真的疼!我哪里知道叶佳欣会给我下药!”

    “够了!收起你的把戏吧,这婚当初你不想要,我也不想要,现在我不想要了,你别以为你能要的起来!”

    说完,他再也不看她,转身就走。

    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对童嘉琳起了几分心思,不然当年也不会帮她去陆言深的跟前试探林惜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但是他也不是傻的,有些女人,第一眼看起来称心,第二眼可能就是毒心了。

    他对她当初不过是有几分好感,远不到喜欢的地步,后面作为旁观者,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童嘉琳做过什么,她的手段,他身为男人,都觉得狠,偏偏她半分不安都没有。

    这样的女人,娶回家简直就是给自己弄来催命。

    看着转身就走的邓瑞生,童嘉琳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门落下,看不到人,她抬手就将身旁的东西都砸了,哪里还有刚才的可怜。

    连个邓家现在都敢这么嚣张,这一切都拜林惜所赐,她必定要向林惜讨回来的!

    童嘉琳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阴冷地扯了一下唇角,抬手拨了一个电话。

    外面冷风呼呼,雨停了,这几天的A市难得放晴。

    林惜刚把陆言深选的三个店面都走完,心底有了个大概,刚想打电话给丁源,陆言深的车子就在跟前停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