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15 谁都不比谁高尚

    “陆总?”

    林惜没想到陆言深会过来,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住。

    “看完了?”

    她点了点头,“我觉得和平路的那一间好一点。”

    那边附近有一间小学和高中,后靠一家幼儿园,对面两条马路就是一个广场,不管怎么说,都是那边的资源好一点。

    他抬手掐了掐她的手:“让丁源定下来。”

    “刚想给丁秘书打电话。”

    他没应话,牵着她往不远处走。

    林惜有些惊讶:“陆总要去哪儿?”

    “吃饭。”

    他没多说什么,又走了几步,林惜看到有一家私房菜。

    她对吃的想来都没有什么要求,能吃就好了。但是陆言深不一样,这个人嘴挑,丁源经常会给他搜集一些好吃的,林惜跟着沾光不少。

    这边算是商业区了,倒是没想到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家老字号的私房菜。

    林惜十年前来过一次,林景当初带她过来的,只是林景出事了,她很少会想起这些事情。

    跟着陆言深走进去,林惜有种回到了十年前的错觉。

    被牵着的手忍不住动了动,一旁的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黑眸落在她脸上百感交集的情绪上,半响才收回视线。

    包厢和外间隔开,安静得很。

    叶佳欣看着童嘉琳,脸上的愤怒和憎恨全然显现:“你找我来干嘛?”

    比起叶佳欣的怒气冲冲,童嘉琳坐在那儿,脸上的笑容倒是从容得很:“叶小姐,先坐下来。”

    “你不用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今天来,是想知道你当初和瑞生结婚的真相,至于其他的,我不想听。”

    童嘉琳抬头看着她,还是笑了笑:“我会告诉你的,只是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叶小姐还是先坐下来吧。”

    叶佳欣看着跟前的女人,她坐在那儿,脸上的表情从容,倒是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她以为童嘉琳约她出来是秋后算账或者是示威的,但是对方的态度显然不是那样的。

    她从小就喜欢邓瑞生了,只是邓瑞生显然对她没什么意思。

    叶家在A市也不是个简单的,她有钱有人脉,以前喜欢邓瑞生的,人没到邓瑞生跟前,她就先解决了。

    这个横空冒出来的童嘉琳,打破了她一直以来的骄傲。她以为邓瑞生是自己的,却没想到突然之间会跟童嘉琳结婚。

    后来知道童嘉琳怀孕了,她故意在他们结婚的那一天混进去。

    叶家因为这件事情在邓家面前吃了不少的亏,但也没办法说话,她已经被家里面禁足一个月了,好不容易放出来。她还没有来得及动手收拾童嘉琳,这个人就自己先找上门了。

    叶佳欣做事情向来简单粗暴,叶家在A市不容小觑,她向来一出手就让那些想要靠近邓瑞生的女人退让了。

    所以她对付童嘉琳的手段也是简单粗暴,她知道邓瑞生不喜欢童嘉琳,所以她下手,最多就是赔点钱吃点亏。

    一次没让童嘉琳退缩,倒是让人到自己跟前来了。

    换了别人,叶佳欣早就给教训了。

    但是这个童嘉琳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她在电话里面说什么,她跟邓瑞生结婚是有原因的。

    为了这个原因,她只好坐了下来。

    “童嘉琳,有话你就说吧,你能联系我,相信你也知道我以前做过的事情。我知道你们童家不简单,但是你也不是我碰不得的人。再说了,你们童家前两个月出的事情,大家都有目共睹。”

    她也不是傻的,任由人拿捏。

    童嘉琳脸色有些不太好,她现在确实不如从前了,不然这个叶佳欣哪里能在她跟前这么嚣张。

    但想到童家现在的情况,她不能直接出手,只能借刀杀人。

    也就忍下来了。

    “既然叶小姐这么着急,我也不多说了。”她说着,顿了一下,在叶佳欣的直视下缓缓开口:“叶小姐也知道,我和邓瑞生会结婚,全都是拜两个月前的那一场开房风波。我们童邓两家都不是简单的,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你觉得我和邓瑞生还有什么选择?”

    叶佳欣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嫁给邓瑞生?”

    “我本来就不想嫁给他,我想嫁的人是陆言深!”

    在叶佳欣面前,童嘉琳倒是一点都不用掩饰。

    她不仅仅不用掩饰,她还要全盘托出来:“当初应该进房间的人是陆言深,但是因为林惜,最后才变成邓瑞生的!”

    “你的意思是,你和邓瑞生的事情,全都是因为林惜?”

    童嘉琳冷笑了一下:“也不算是,毕竟我也是想算计陆言深。我今天会约叶小姐出来,也不过是想让邓小姐明白,我和叶瑞生结婚,是迫不得已的。”

    叶佳欣脸色一紧:“我明白了。”

    童嘉琳看了她一眼:“叶小姐明白就好,孩子的事情,流了也算好事,毕竟我还和邓瑞生离婚,我对他没有感情,两个人这样绑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幸福而言。”

    叶佳欣眉头动了动:“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在一个月内和邓瑞生离婚。”

    童嘉琳有些犹豫:“叶小姐,话谁都会说,但你能怎么帮我?”

    叶佳欣笑了下:“我爸最近和陆总有个合作,过几天是我爸生日,我们故技重施。这一次,不会再让那个林惜有机会了。”

    她说着,阴险地笑了起来。

    两个都是阴险偏执的人,说起这些事情,不用太明白,大家都明白。

    童嘉琳也笑了:“我会在这几天和邓瑞生离婚的。”

    “孩子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这次的事情,就当是我还你的。”

    童嘉琳低了低头,叶佳欣没有看到她嘴角边阴冷的笑。

    一个是狠,一个是阴狠,谁都不比谁高尚,只是有人傻,自然会被人当枪使。

    看着叶佳欣离开,童嘉琳直接打了邓瑞生的电话。

    邓家显然不会再让她和邓瑞生这段婚姻继续下去了,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不用来换点什么,也顺便,主动提出离婚。

    免得他们邓家以为,她非扒着他们不放。

    呵,多大的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