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16 不过就是,恃宠而骄

    “这个叶正益倒是不简单。”

    林惜抬头看着跟前的男人,手上还捉着他刚掐了电话的手机。

    陆言深抬手捞住人,“你不想去,我就拒了。”

    她连忙开口:“别啊,都亲自打电话过来,陆总,你不能这么任性啊!”

    “任性?”他冷哼了一声,低头开始亲她。

    叶家不是简单的,但是也不是说能让他忌惮的。

    林惜将勾着他的脖子一点点地回着,半响,男人的手开始动她身上的衣服,她抬手摁住,笑得跟个干了坏事的狐狸精一样:“陆总,真是不巧啊,这几天不行哦。”

    她刚说完,陆言深的脸就沉了下来了。偏偏她笑得欢,肆无忌惮的样子,比窗外的阳光还要刺眼。

    他抬手勾着她的腿,直接就将人像抱孩子一样抱了起来:“林惜。”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一双黑眸低头灼灼地看着她。

    林惜被他看得心头一颤,莫名的想逃,但是他双手扣在她的身侧,就跟焊紧的铁架一样,已经固定住了。

    “以为我收拾不了你了?”

    他挑着眉,脸色又冷又峭。

    她抖了抖,抬手推了推:“陆总,我错了。”

    倒是个能屈能伸的。

    但这一而再再而三的,也太不拿他当回事了。

    陆总这回可没那么容易说话,看着她一双杏眸里面的求饶,也没半分的心软,低头压在她的耳边:“还记得怎么讨我开心吗?”

    她眨了眨眼睛,一下子没想起来,试探地抬头亲了他一下:“这样?”

    没说话,显然不是这样。

    林惜又亲了一会儿,对方不为所动,自己倒是已经气喘吁吁了:“这样呢?”

    他终于动了一下,在她的脸颊上咬了一口,才在她的耳边开口。

    听到他的话,林惜整个人都僵硬了:“陆总,我真的错了。”

    他冷嗤:“态度不错,差了实际行动。”

    不管她怎么认错,他就是不松口。

    林惜是真的后悔自己刚才撩拨人了,这段时间她老这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看着一向不动声色的男人难得有几分愠怒,心情就觉得不错。

    换了从前,她哪里敢这样。

    不过就是,恃宠而骄。

    他愿意宠,她也愿意恃。

    陆言深说话向来都是百无禁忌的,刚开始见到他这个人的时候,觉得寡言冷漠,后来久了,在床上的时候,他倒是什么话都扔得出来。

    就跟刚才,他压在她耳边说什么来着?

    下面不行,还有上面。

    还真的是,也就他这么从容不迫地说得出口。

    陆言深说着,抱着她坐了起来,“来,重温一下。”

    说得倒是简单,却强硬得很。

    她自然是记起那一次,陆言深虽然在床上花样百出,却除了那一次她自己主动之外,他就没有再要求她那样子了。

    现在再提起来,显然也是对她这几天撩完就跑的行为不想忍了。

    “陆总——”

    她被他扣在怀里面,抬头水盈盈地看着他,想试图勾起他的几分恻隐。

    但在这样的事情上,男人那里会恻隐。

    “要我动手?”

    他一动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林惜脸上一烫,跟他对视了半响,那黑眸里面除了强硬就什么都没有了。

    咬了咬牙,只好低头开始吻他。

    想着要那样,她的唇都是抖的,一路往下,男人的线条落在她的唇下,被勾得发软。

    她低着头吻他的胸膛,手攀在他的肩膀上,没有看到男人坐在那儿,看着她柔软的发顶一点点染开来的笑意。

    林惜抱着他的手一点点地收紧,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就被他提了起来了。

    “先记着。”

    他在她的惊愕中,低头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半响,她整个人气息不稳地靠在她的身上,他的的手搂在她的腰侧,指腹时不时揉在她的腰间。

    “陆总?”

    她娇哼哼地叫着他,显然是被吓着了,小心翼翼的,真的就怕他压着她往下。

    他突然就笑了,抬手用指腹抚了抚她的脸。

    人傻,还不禁吓。

    叶正益六十大寿,请了不少人。

    林惜和陆言深到得不算早,也不算晚,两个人刚从车里面下来,就不少人看过来了。

    这段时间,陆言深和林惜都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但是陆言深这样身份的人,一出现,自然是吸引视线的。

    林惜在他的身边,自然免不了被打量的。

    叶正益这六十大寿的排场可谓是大,包下了整个酒店,就为了今天晚上。

    出席的人大多都是盛装,像林惜这样,一身常服的,倒是很少。

    其实林惜也不算穿的简单,只是比起其他都是晚礼服的女人,她确实是有点漫不经心。

    陆言深一下都是西装在外的,她穿着水蓝色的牛仔裤,一双长腿裹在高跟长靴里面,外套脱了之后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围脖毛衣,一头长发披在身后,脸上的妆容很淡。

    她这样的装束,在浓妆淡抹的女人中,确实有点不太“正经”。

    林惜本来是想穿礼服过来的,陆言深说不用。而且她也不太想穿礼服过来,虽然已经三月了,但是A市的天气还是冷的。

    叶佳欣老远就看到从门口进来的林惜和陆言深了,她跟眼前的人说了句抱歉就走过去了。

    “林小姐。”

    冷不丁被人叫住,还是个女的,林惜下意识就是冲着陆言深来的。

    结果她一回头,对方的眼神直直的就盯着她。

    她眉头皱了皱,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

    然而陆言深没有开口,显然也是不知道是谁。

    可来人却一点儿都不介意:“叶佳欣。”

    她伸出手,林惜微微一怔,抿着唇也抬手握了上去:“叶小姐,久仰。”

    可不就是久仰嘛,早就在童嘉琳出事的时候,她就听过她的名字了,倒是不知道,怎么就冲着她过来了。

    林惜自认,自己还没有到魅力能吸引女人的地步。

    “今天家父寿宴,招待不周,林小姐和陆总勿怪。”

    她说着,跟旁边的人说了两句话,又对着她笑了笑:“林小姐,我却招呼其他人了,你和陆总自便。”

    林惜点了点头,看着叶佳欣一步步地走开,眉头皱了皱,仰头叫了一声陆言深:“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