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0 陆总,我手冷

    而在包厢里面等了将近十分钟的林惜,眉头皱得越发得紧。

    她和唐欣不熟,相信她也只凭直觉,和不过一面之缘的判断。

    但是这么等下去,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算计了。

    门突然转了转,林惜心头一跳,抬腿转到了一旁落地窗边上的窗帘上。

    “陆总,这——”

    门被推开,她只看到一个服务员走进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陆言深的身影就走进她眼里了。

    林惜松了口气,连忙从窗帘那儿走了出来。

    那服务员还震惊在林惜不在房间的事实里面,还没说完话,就看到林惜从窗帘那儿走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陆言深,最后也不敢说什么,拉上门,直接就走了。

    陆言深看着从窗帘走出来的林惜,眉头皱了一下:“唐欣要动你?”

    “不是,是叶佳欣。”

    林惜摇了摇头,上前走过去,他顺手牵过她的手。

    手被温热的手心包裹着,林惜才松了口气。

    如果刚才推开门进来的人不是陆言深的话,她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陆言深摸了摸她的手背,林惜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陆总,我们走吧。”

    来了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要走,多少是有点儿不给面子。可是今天晚上的事情有点诡异,在这里跟陆言深说,又有点不太方便。而林惜又不想继续留下来,她不知道叶佳欣对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嗯。”

    他应了一下,牵着她就往外面走。

    两个人才分开了二十分钟,但是陆言深被被人连着带到了两个地方。

    他自然能够想到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对劲,林惜的顾虑他也明白,所以直接牵着人就走。

    他腿长,心底里面隐隐藏着几分愠怒,如果不是因为林惜在身边压着,他今天势必会闹出点什么事情来。

    如今林惜在,免得这A市里面的人说话难听,他只好直接就带着人走。

    陆言深走得快,林惜脚步也不得不跟着快。

    本来这么快离场就已经很不好了,林惜看着陆言深一路上带着她直直地往门外走,她不用想都知道这陆言深是不想跟叶正益打招呼。

    这件事情她能觉得奇怪,陆言深自然也察觉到。

    能算计到陆言深头上的人,至今都没什么下场的。

    但是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们也没有什么证据,而且从表面上看,没有哪里能够挑出错来。

    她并不想陆言深树敌这么多,在这样的人情社会里面,多一个合作者,总比一个敌人好。

    至于为什么不是朋友?

    有谁能够跟陆总做朋友的?

    她忍不住抬手拉了拉陆言深:“陆总。”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鞋子底下的细跟,眉头动了动,步子慢了下来。

    林惜知道他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连忙开口:“陆总,今天毕竟是叶总的大寿,我们提前离场,还是打声招呼好一点。”

    “不用,有人会帮我们说。”

    他脸色本来就是冷的,说这话的时候,整张脸都是黑沉下来的。

    饶是林惜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了,也还是不禁颤了一下。

    陆言深气场向来就大,生起起来,整个人的周身都好像突降了十几度一样。

    他说完,牵着她继续往前走,只是步伐一点点地慢了下来。

    林惜偏头看了一眼他的侧脸,有些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陆言深向来不是会离场交代人跟主人家打招呼的人,而且今天也就他们两个人过来了,也没有人好吩咐的。

    想不明白,想着想着,两个人就在车子边上了。

    夜晚冷,陆言深拉开车门让她进去。

    林惜见两个人都已经走出来了,这个时候再提打招呼的事情也没什么用了。

    她弯腰进了车,刚坐稳,男人就紧跟着上了车:“开车。”

    门刚落下,车子就启动起来了。

    她惊了惊,侧头看向陆言深,试探性地叫了一句:“陆总?”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就收回视线,头靠在身后的车椅上,微微闭着眼眸,就连牵着她的手也松了开来。

    林惜觉得奇怪,还想问什么,他突然之间开口:“回去再说。”

    他的声音有些冷硬,林惜抿了抿唇,到底还是听了他的话,回去再说。

    她向来都喜欢在参加完这样的晚会之后跟陆言深说一些事情八卦的,他不怎么说话,两个人的生活又想平行线一样,唯一的话题就是这些了。

    她说着,他就听着,偶尔哼着应一两声,捉着她的手漫不经心的。

    有时候是夸她,有时候在笑她,但总归不像现在这么冷淡。

    整个车厢都是沉默的,林惜很久没有试过这样了,她不习惯。

    可是看着陆言深,她听得出来,他现在不想跟她说话,他刚才不是开玩笑的。

    她以为自己惹陆言深生气了,他想来都是喜怒不定的。

    林惜想了一路,还是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哪里没做好,把陆言深给惹生气了。

    大概是司机也觉察到陆言深的怒气了,车子开得快,本来三十多分钟的路程,生生缩短到二十多分钟。

    也幸亏这晚上的车不多,一路都是顺畅的。

    陆言深先下的车,林惜下车下意识地等陆言深牵自己的手。

    可是这一次,他就站在车边上等她,手却没有动。

    见她下了车,他才开口:“走吧。”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硬,寻常人听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林惜不是寻常人。

    她是陆言深的枕边人,那声音里面的不同寻常,她不可能听不出来。

    “陆总?”

    她跟着他往楼道里面走,手下意识想要牵他的手。

    以前也不是没有试过,他莫名其妙就生气了,她只能小心翼翼地哄着。

    这段时间,他对她倒是越来越纵容了,林惜也感觉出来,所以他现在虽然发怒发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也不是不可以忍耐的。

    陆言深站在电梯口,低头看了她一眼。

    林惜一根根手指地牵着,看着他挑着眉角笑:“陆总,我手冷。”

    他没说话,看着她的一双黑眸就好像要将她吞下去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