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1 你要怪,就怪林惜吧

    林惜莫名地手指一缩,还没牵上,自己就忍不住退回去了。

    他的眼神——

    有点恐怖。

    林惜扛不住,忍不住转开了视线,滚了滚喉咙。

    正在这时候,正好电梯门打开。

    “叮”的一下,陆言深率先走进去。

    他按着开键,微微低头看着站在那电梯外的她:“进来。”

    林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天晚上的陆言深,好像哪里不对劲。

    你说他生气,又不像。

    她现在都还记得陆言深第一次生气的时候,她当时烧得那么厉害,他说走就走。

    而现在呢?

    人冷感了很多,对她的小动作和讨好,有点反抗,但也不算是全然在反抗。

    她看不透他到底想干嘛,现在被他这么看着,林惜莫名的心慌。

    他也不催促她,就那样站在那儿。

    林惜站了几秒钟才抬腿走进去,她抿着唇站在他的身边,向来都是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如今却不知道为什么隔了将近半米的距离。

    谁也不去靠近,这距离在这十几秒的电梯上升中,就这么一直存在着。

    万豪酒店。

    叶佳欣找到童嘉琳的时候整个人气得不行,“你去哪里了?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到处跑吗?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明明是安排好的,现在好了,就因为你到处跑,陆言深和林惜两个人都走了,白白浪费了这么了这么一个好机会。”

    面对叶佳欣气急若败的质问,童嘉琳淡定得很,她手上端着细长好看的香槟酒杯,里面有三分之一的香槟,她捏着那细跟轻轻地晃着,抿了一口,才看向叶佳欣开口:“叶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是我的事情,叶小姐还是不用再多加帮忙了。”

    她说得慢,脸上的笑容有些讽刺。

    叶佳欣一下子就被她气着了,向前逼近了一步,直直到她的跟前:“童嘉琳,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帮你,你现在还嫌弃我?”

    “不敢,只是叶小姐的这个帮忙,我要不起。”

    叶佳欣冷哼:“你有什么要不起的,你只要跟邓瑞生离婚,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童嘉琳冷笑:“叶小姐,今天是伯父生日,你觉得你请了一堆的人来如法炮制,这件事情追究起来,你能够承担伯父的怒气?”

    叶佳欣怔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童嘉琳的暗讽,还在极力辩驳:“这件事情我安排得很好,不会出事的,你怕什么!”

    “叶小姐当然是不怕啊,你不过是想我为你做嫁衣。反正我的名声已经来烂了,就算再烂一次又怎么样,毕竟这一次可是跟陆言深啊,可比跟邓瑞生好多了!这么看来,叶小姐你好像还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呢?是不是啊,叶小姐?!”

    她微微眯着眼,脸色有些发戾。

    叶佳欣虽然年纪也不小了,可是比心思,哪里比得过童嘉琳。

    她这一次确实是想要让事情像上一次童嘉琳和邓瑞生一样再闹腾开来,到时候,邓家和童家碍于面子,不管怎么样,都会逼着童嘉琳和邓瑞生离婚的。

    邓家自不必说,童嘉琳跟陆言深如果被捉奸在床还被爆出来的话,他们那里还可能让童嘉琳继续待在邓家。

    邓家也不会,想都想得到,邓家和陆家选,选哪一家,基本上不用对比都知道了。

    但是她不一样,她一心只想嫁给邓瑞生。

    到时候林惜跟别人在床上同时被曝光,陆言深自然不会让林惜好过的。

    就算东窗事发了,童嘉琳一旦在这件事情上冒了头,那么陆言深要算账的,首当其冲就是童嘉琳。

    她顶多就是个从犯,到时候在咬死不承认,她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童嘉琳觉得她笨,想利用她,她就接机让她“利用”。

    她想算计她,那么就算她算计了童嘉琳,也算不上什么。

    只是可惜了,陆言深比她想象的要聪明,中途还有个一直和她针锋相对的唐欣出来闹事情。

    准备了那么久,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功亏一篑。

    叶佳欣能不生气吗?

    现在被童嘉琳这么逼问,她也没有半分的心虚:“既然你知道就好了。”

    童嘉琳冷笑,“既然这样,那么我和邓瑞生,恐怕急不能如你所愿了。”

    两个人算是完全决裂了。

    叶佳欣气得抬手就把手上的红酒泼了,但是童嘉琳躲过去了,手捉着她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她吃痛,红酒杯从她的手上摔在地上。

    “哐当”的一声,叶佳欣脸色都青了:“童嘉琳!”

    “叶小姐,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当初是林惜我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的。事到如今,我是不会和邓瑞生离婚的,你要怪,就怪林惜吧!”

    她说完,狠狠地将她的手一甩,转身就走。

    叶佳欣看着她的背影,不断地喊着“回来”。可惜了,童嘉琳却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一步步地离开。

    “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

    短短的十几秒,林惜却觉得好像过了十几分钟一样。

    陆言深先走出去的,只是这一次,她刚抬腿走了没两步,手就被他牵住了。

    他的手一向都是热的,她下车已经有五六分钟了,身上的温度早就被风吹得发凉了。

    手是最快冷下来的,林惜的手现在就好像一块冰一样,

    他的手就像火,林惜一碰上,就忍不住松开了。

    他牵着她一步步地往前走,手越收越紧,林惜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好像被扣住了一样,有点困难。

    林惜动了动,试图将自己的五指松一点,可是他扣得实在是紧,她甚至有点吃疼。

    她忍不住,开口叫了他一声:“陆总。”

    他好像没有听到,牵着她就往前走。

    最后在门口停了下来,陆言深按了手指,门打开,他先走进去。

    “啊——唔!”

    林惜还没有抬腿走进去,他突然之间就将她一拽,直接摁在玄关处的墙上亲了起来。

    他的双唇好像着了火一样,落在她的唇上,林惜觉得烫得很。

    陆言深没有试过这么的急色,她的呼吸跟不上,忍不住推了他一下:“陆总——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