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2 陆总,你真棒

    她刚开口叫了他一下,他突然之间一用力,咬在她的唇瓣上,林惜吃痛,忍不住抽了一口气,眉头也直接皱了起来。

    陆言深这个状态很不对劲,在他第二次吻下来的时候,林惜下意识地偏开头,他的吻落在她的嘴角上。

    他的手开始脱她的毛衣,声音有些喘:“林惜,我被下药了。”

    他的声音又沉又重,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团火一样。

    林惜完全被惊到了,他拉着她的往上:“抬手。”

    紧压着的声音又一次传来,林惜总算是回过神来,配合地抬起手。

    冬天的衣服穿得多,他脱得有点慢。

    身上的毛衣被脱了下来,她身上就只剩下一件长袖保暖衫,身后紧紧地被他压在墙壁上,那冰冷和前面男人传来的火热完全相反。

    她抬头看着陆言深,他低头看着她,一向冷冽的眼眸里面如今能将人烧起来,那冷硬的脸上紧紧地绷着,一看就知道他忍得并不好受。

    林惜哪里见过这样的陆言深,这个男人有着强大的自制力,平日里面就算是她主动去招惹人,他也能够不紧不慢地一点点开始,

    她的手原本是挡在他的胸膛前的,听到他的话,她微微动了动,往下碰了碰,手一缩。

    “林惜!”

    头顶上传来陆言深的声音,他低头看着她,眼神里面带着几分警告。

    她抬头撞进他的黑眸里面,这么冷的天气,他额头居然渗出了汗水。

    怪不得他一路上都这么奇怪,原来是被人阴了。

    不对,他在包厢出现的时候,整个人就不对了。

    她那时候还在想他怎么就不牵她的手,如今一想,林惜什么都明白了。

    从包厢出来到现在,不说一个小时,少说也有四十分钟。

    想到他忍了四十分钟,林惜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有些疼了起来。

    “陆总。”

    她主动抱着他,让他的吻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将她身上的保暖衫也脱了下来,皮肤接触到空气,林惜颤了一下。

    他整个人是热的,林惜自己就往他的身上缩过去。

    陆言深脱衣服的时候脱得急,林惜也知道他难受,本来以为很快就进入正题了,结果他还是没有打算开始,只是低头吻着她。

    林惜自然知道他想什么,抱着他贴在他的耳边低声开口:“我可以了,陆总。”

    他们向来前奏就长,林惜喜欢他吻自己的时。有时候和风细雨,有时候狂风暴雨,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是被他捧在心上的。

    只是没有想到,都这样子了,陆言深还是先照顾这她的情况。

    她以前被林璐和童嘉琳害过,自然知道药的厉害,就算平日里面是个冷淡的,沾了药,也没几个人能够忍得住的。

    陆言深忍得多辛苦,她看都看得出来。

    她刚说完,他的动作就停了一下,抬头看着她,没说话,只是抱着她往自己的身上颠了颠:“进房间。”

    屋子里面冷,真的闹起来,林惜明天指不定就病了。

    她张了张嘴,没有反驳,抬手抱紧了他。

    陆言深走得有些急,没几秒钟就到房间,一下子将人压到床上。

    刚才在玄关里面,他吻得很,林惜其实已经有些动情了,只不过注意力更多的落在他的身上,所以没有那么明显。

    身下是柔软的床,身上是火热的胸膛。

    林惜平时就算放得开,也不会轻易出声,现在怕陆言深还忍下去,没再忍着,在他雨点一样的吻下直接就哼了出来:“嗯——”

    她微微眯着眼,手抱着虚虚挂着。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深灰色的床单下,她整个人晕染在那昏黄色的灯光中,整个人粉红粉红的,看得他喉咙发紧。

    他向来都抵挡不住林惜,更别说现在还有药物加身。

    听着她娇软的声音,陆言深觉得自己的尾脊都在发麻,没有再犹豫,压着她抵了进去。

    “陆总——”

    她刚张嘴,他低头吻就压了下来。

    林惜话直接就吞了回去,掐着他手臂的手指微微一紧。

    “林惜。”

    他开口叫她,一双黑眸里面煜煜生辉,中间映着她巴掌大小的一张脸。

    她最受不了他这样看着自己了,勾着他的脖子一点点地吻着他,贴着他的耳侧娇笑地哼着:“陆总,你真棒。”

    黑眸一沉,陆言深抱住她的手紧了一下,看着她也笑了:“待会儿别哭。”

    明知道他被人下了药,她还敢这么挑他,真是无法无天了。

    林惜没说话,只是吻着他的侧脸,哼哼唧唧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打在他的脸上。

    陆言深都分不清楚,那药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厉害,还是身下这个妖精勾人的。

    他发现熏香有问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正打算离开,偏偏又有服务员过来说林惜在别的房间里面。

    那熏香发作得快,他看到林惜的时候体内的热气到处窜。

    他当时是说多一句话都有些困难,哪里还敢牵她的手。

    偏偏她也不知道怎么想岔了,以为他生气了,一上车就过来要抱人撒娇,他差点儿就没有忍住直接就在车上动她了。

    也亏得她还有点小性子,见他没哼声,她自己就乖静下来了。

    以前倒是没发现,这个小妖精还是挺有脾性的。

    就是有点缺心眼。

    明明还没准备好,就因为心软就让他开始。

    以前都没觉得她这么傻的,今天晚上倒是见识了一回了。

    只是不得不承认,她傻也能傻到他的心头里面去。

    已经好几回了,她显然是受不住了,抱着他的力气都没有,哼哼唧唧地问他好了没有。

    这么软的声音,还不如别开口,不开口他或许还能认得住,这一开口,简直就是出了五指山的孙悟空,谁都控制不住。

    “陆总。”

    林惜都快要哭了,喉咙里面好像被什么紧压着,她开口说个字都有些难受。 “刚才还惹我,嗯?”

    药效已经过去了,他就是不想松手,贴着她的耳侧一边吻着人一边开口。

    林惜最受不了陆言深这个时候说话,跟平日里面的高冷冰山全然不一样,这个时候的陆言深是鲜活的,又因为情动,他的声音又低又沉,再配着那压不住的喘息,就跟投进人心窝里面的石子一样,搅起一汪春水。

    她意识好像被撞出去了一样,除了他在自己身上的动作,和那微微加重的呼吸,林惜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