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4 叶家出事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没有几分变化:“嗯,明天记得起来跑步。”

    “……”

    真是一点儿情趣都没有。

    林惜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太好,她现在也不像是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了,女人年纪上来了,总是容易很多毛病。

    其实就算陆言深不说,她也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去报个健身房。

    现在他这么一说,她虽然有点不甘,但也没有多加反抗。

    陆言深这个人,自制力向来就强,他每天都要跑十公里,早上没时间就晚上跑。

    他九点上班,每天六点就起来跑步,到七点半回来,一个半小时,起码跑十五公里。

    公寓往里面走是小区、公园、学校等设施,围着这些绕一圈,少说也有四五公里,陆言深一向都是跑三圈的,多的时候跑四圈。

    林惜以前在监狱里面的时候还好一点,每天准时起床出操,出来几年了,倒是自律差了很多。她现在都是睡到自然醒,好的时候八点起来,不好的时候睡到九点十点,很多时候一睁眼,陆言深都已经去公司了。

    这三月份的A市,早上的风就好像刀子一样。

    林惜六点不到就被陆言深从被窝里面捞出来换衣服下楼跑步,她眯着眼,就连衣服都是陆言深逼着她去换的。

    陆言深平时虽然惯她,但是在跑步这件事情上,他决定了,林惜起不来,刚开始叫人叫不起来,林惜撒娇,他也强硬,直接就将人从被窝里面抱出来。

    在电梯里面的时候,林惜眼睛还挣不开,靠着陆言深眯着眼睛还在半梦半醒。但是一走出去,那风往脸上一打,她顿时就清醒了。

    一旁的陆言深看着她,难得地笑了一下,抬手掐了掐她的脸:“醒了?”

    林惜看了他一眼:“醒了。”

    她是真的醒了,这风真的冷啊,她穿得又不多,那风往她的脸上刮,就好像在剜她的肉一样。

    陆言深见她清醒了,也不多说,做了准备运动,他就开始带着她跑起来了。

    第一圈才跑了一半,林惜就跟不上了。

    陆言深平时看着什么事情都依着她,可是见她停下来,压着她跑脸色就跟这室外的冷意一样,不管她怎么插科打诨,他就一个字:跑!

    林惜被陆言深压着跑了一个星期的步,倒是慢慢地自觉起来。

    大概是早起出去跑步了,林惜觉得自己的状态好了很多,现在她到点了,就主动起床了,也不用陆言深捞她出来了。

    两个人生活平静,有条不紊。

    叶家那边却快要乱成粥了,叶正益直接就被叶佳欣气进了医院。

    说起来,事情还是跟叶正益六十岁的寿宴有关系。

    正益集团一个月前大肆宣扬的感冒冲剂,就在上周突然被爆出来出了问题,据“知情人士”声称他喝了这款冲剂之后,出现了严重的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是冲剂的问题。

    而这样的“知情人士”还不止一个,林正益一开始以为是商业对手的把戏。这几年的大康和正益争市场,这样的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叶正益本来是坚信自己集团出的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禁不住一个两个的人出事,最后查了一下,这款药的外地厂商以次充好,拿比较差的药材充当好的。虽然说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但是中药配方的一分一毫出了差错,都会影响到最后的药用结果。

    叶正益查出来了,而“知情人士”自然也查出来了。

    他没有办法,只能够站出来亲自销毁这一批的药,但是这是药,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虽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代理厂商出了问题,要说这林正益也是有点无辜,毕竟公司这么大,他也不能每一个代理厂商都能够监控到位。

    而且好次相混,如果不是出了问题,他自己都不会发现。

    但就因为这一次的“新药事件”,正益的股票直接跌停。

    叶正益原本以为这是大康的商业攻击,正打算还击,让人一调查才发现是陆言深的手臂。

    陆言深做事情,怎么会让人看出来,现在这么昭昭地让他知道,显然是存了心思的。

    叶正益立刻让秘书联系陆言深,但是陆言深哪里是你想联系就能够联系的人啊,连续三天的时间,叶正益得到的答复都只有一个:陆总没有空。

    像他们在商场里面摸爬打滚的人,哪里不知道这是得罪了陆言深。

    可是叶正益是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罪了陆言深的,直到唐欣提醒了一句:“您寿宴的那一天,我看到叶佳欣往林小姐的果汁里面加料。”

    叶正益虽然知道叶佳欣顽劣,但也不相信她这么莽撞,不知道林惜是她不能招惹的人。

    他一开始不信的,但是唐欣告诉他,叶佳欣在前些日子跟童嘉琳见了一面。

    童嘉琳,别人不知道,叶正益怎么不知道这个童嘉琳的事情。

    他脸色一白,立刻让人查,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把事情全部查清楚了。

    看到结果的时候,他直接就被气进医院里面去了。

    幸亏当时唐欣在场,不然叶正益晕倒了,估计也没有人知道。

    叶正益晕了三个多小时,才醒过来,看到唐欣,立刻就冷声道:“唐欣,你给我打电话让叶佳欣来!”

    唐欣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就给叶佳欣打电话。

    叶佳欣接到电话,听到唐欣的声音,脸色很不好,可是唐欣完全就不给她机会,只说让她到医院一趟,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叶佳欣气得直发抖,但听到叶正益在医院,她到底还有点为人子女的孝心,再讨厌唐欣,也还是决定去医院一趟。

    “爸,你——”

    “啪!”

    她话还没有说完,叶正益迎面对着她就是一巴掌。

    “爸,你为什么打我?!”

    叶佳欣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正益。

    她妈走得早,叶正益一直都娇宠她,别说打她,就算是说重话都很少有。

    看到一旁的唐欣,叶佳欣顿时就气得发抖:“是不是她?是不是这个狐狸精说了什么?一定是她,一定是你说了什么!”

    “住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