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5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

    “你还好意思说唐欣,你看看你自己干了些什么!这段时间正益的股票掉成什么样子,你自己没看到吗?”

    叶佳欣完全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听到叶正益的话,她也还没有半分的心虚:“公司出了事情,关了什么事情!我当初说要进公司去,是你当初拦着我的!现在公司出事情了,爸你怎么可以把——”

    “啪!”

    刚才那一巴掌是落在叶佳欣的左脸上的,这一巴掌落在她的右脸上。

    叶佳欣捂着自己的右脸,看着叶正益,整个人都懵了:“爸!”

    一旁的唐欣看着,自己默默地退了出去。

    她对叶家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兴趣。

    “你对陆言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面不清楚?!”

    听到叶正益提到陆言深,叶佳欣脸白了一下,“我不知道爸你在说些什么,我能对陆言深做些什么?他一个大男人,我又不像唐欣那个——”

    “嘭!”

    她话还没有说完,叶正益直接就把一旁的花瓶直接摔在她的脚下了:“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面清楚,我也懒得跟你说了。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有时间管教你,本来以为你过了二十五岁了,性格总会好一点的,没想到你连天都敢去捅一下。”

    他说着,喘了口气,显然被气得不轻:“你如果不想公司破产,你现在、立刻、马上,去找陆言深和林惜道歉!我不管你怎么道歉,总之你马上去找他们!”

    叶佳欣也不是傻的,听到叶正益的话,自己也有些慌了:“爸,没,没这么严重吧?”

    叶正益哪里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冷嗤了一声:“有没有那么严重,你自己去看一下公司这几天的股票,还有这些天的损失!”

    叶佳欣终于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踢到铁板去了。

    铁板陆言深现在正面无表情地签着文件,林惜刚从琴行那边回来,她这几天过去盯着装修,午饭都是过来找陆言深一起吃的。

    她看着手上平板上这几天铺天盖地都是正益制药的事情,视线往那办公桌上的男人瞟了瞟,不得不说,这叶正益生了叶佳欣这么一个女儿,也是被讨债的。

    就这么一个星期的时间,叶家起码损失了七千万。而那些名声的损失,更是不知道怎么去算了。

    如果再这么下去,这正益,也坚持不了几年了。

    她是一点儿都不同情叶佳欣,陆言深都敢动手的人,也是要给点教训,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大概是她的眼神太明显了,一只低着头看文件的陆总突然抬头看着她:“有事?”

    林惜摇了摇头,露出一排小白牙笑道:“陆总你太帅了,我忍不住看久了一点儿。”

    可不是么,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

    就是她脸皮厚,这样的话信手拈来。

    陆言深眼眸动了一下,不轻不重地应一下:“嗯。”

    说完,他又低下头重新看文件了。

    倒是林惜,有些好笑,陆总脸皮果然是厚得很呐。

    不想再打扰陆言深了,林惜收回视线。

    这时候,丁源却敲响了门。

    陆言深抬起头,手上的钢笔往桌面上轻轻碰了碰,他才开口:“进来。”

    丁源目不斜视地走进来,直接站在陆言深的办公桌跟前,“陆总,叶小姐说想见你。”

    “不见。”

    冰冷的声音传来,丁源愣了一下,很快就点了点头:“好的,这是牵旅项目的方案书。”

    陆言深没说话,丁源已经明白了,转头走了出去。

    叶佳欣听到丁源的回答时,脸色白了白。

    她是骄纵,但是陆言深她其实还是不敢惹的。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她是悄无声息的,却不知道怎么被陆言深知道了,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够先见到陆言深。

    可是哪里有这么简单,叶正益都约不到陆言深,她能够约到陆言深?

    开玩笑。

    林惜看着落下的门,看了一眼翻着方案的男人,忍不住勾起了唇。

    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唐欣的话,说真的,她不知道那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

    叶佳欣也是厉害,算计她就算了,就连陆言深都敢这么算计,可能真的是活得太安逸了,嫌日子太舒服了。

    接连三天的时间,叶佳欣连陆言深的衣角都看不到,更别说人了。

    这三天,正益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被药监局重新调查不说,还陷入了几场官司之中。

    如果说一开始叶佳欣是被叶正益逼着去找陆言深的,这会儿她是真的怕了,再这么下去,叶家迟早会出事的。

    林惜也知道这些天正益制药的事情,虽然说陆言深在其中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可是这药品出了问题,也是正益制药本身存在的问题。

    唯一让正益吃亏的,大概就是事情来得太措手不及了,叶正益连个应对的时间都没有。

    事情一环扣着一环,叶正益一下子面相老了十岁,这会儿看着倒像是个五十多六十的男人了。

    “陆总,林小姐!”

    这天下了雨,林惜跟陆言深刚在外面吃完晚饭,突然被叶正益叫住。

    天色已经黑了,一旁的路灯不算很亮,但是照明还是绰绰有余的。

    林惜一眼就看到了跟在叶正益身边的叶佳欣了,她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哪里还有那一天算计她的自信。

    怪不得她那天晚上总觉得哪里不对,现在想想才知道,那天晚上叶佳欣看着她的眼神,显然就是带着几分看好戏的自信。

    雨下得不大,但是天冷。

    陆言深将她往身边拢了拢,看着叶正益脸色发冷:“叶总。”

    只是一个招呼,打完了,他牵着她就往前走。

    叶正益不能伸手拦人,只能飞快地将叶佳欣拽出来,用力一推,叶佳欣直接就被他推在了地上跪了起来。

    叶佳欣脸色一僵,想说些什么,视线对上叶正益的眼神,她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陆总,小女做的事情我已经有所耳闻了,是我管教不严,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她一次。”

    “叶总说笑了,叶小姐胆量过人,我是很赏识的。”

    说着赞扬的话,脸色却比这下着雨的三月天还要冷。

    叶正益脸色僵了一下,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开口:“小女骄纵,是叶某不对。她做的事情我也不辩驳,今天就让她在这里跪着给陆总赔罪。”

    陆言深终于动了动,视线在叶正益的脸上扫了一下,眼底却是严寒:“那就跪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