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6 平生未见

    这三月的天气,还下着毛毛细雨,夜色凉薄,叶佳欣跪这么一下还好,但是显然陆言深的意思不可能就让她跪这么一下。

    叶正益刚才也不过是想要试探陆言深的态度,现在听到陆言深的话,他的脸色白了一下。

    而跪在地上的叶佳欣,也是浑身一颤。

    她也不想跪下来,可是这几天,正益的事情让她真的怕了。她能够在A市里面睥睨别人,全都是仗义正益。

    这一点,叶佳欣是十分的清楚的。

    来之前叶正益就说过了,不管用什么办法,起码要让陆言深松一下口。

    陆知行手上的人脉太广了,这些天各方面都卡主了,虽然没有明确说,但是叶正益在商场上混了这么久,一次又一次地被人扣着过不去,无非就是陆言深放了话。

    他看了一眼陆言深身旁站着的林惜,女人总是比男人好说话的,再加上这个林惜,也不像是传言的那样,借着陆言深的权势压人。

    这么想着,叶正益直接把希望放在林惜的身上:“林小姐,上次的事情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一直没有向你道歉,实在是对不起,是叶某教女无方。”

    在这些事情上,林惜向来都是站在陆言深的身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的。

    这一次被叶正益拉出来,她不得不开口,只是脸上的神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叶总说笑了,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是一场惊吓而已。倒是陆总,如果当时不是陆总聪明意识到不对,今天可能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她没有明说,但是叶正益什么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更何况陆言深被下那样的药,如果不是他意识到问题,林惜又刚好在,被有心人利用了,陆言深仇家那么多,分分钟都丧命在那个晚上。

    原本以为林惜是个好说话的,没想到她一开口,也是咄咄逼人的。

    叶正益明显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跪在地上的叶佳欣怎么说都是他的女儿。才跪了没几分钟,叶佳欣现在整个人已经惨白的一片了。

    家族公司和女儿之间,怎么选择,估计对很多人而言,都很难做出来。

    陆言深扫了叶正益一眼,声音冷如雨丝:“叶总,叶小姐的胆量是陆某平生未见的。”

    他眉目不动,可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却比那出鞘的刀尖还要凌厉。

    平生未见四个字惊得叶正益双腿一软,差点儿也摔在了地上。

    风不断地吹过来,尽管被陆言深握着手,林惜的指尖还是一点点地凉了下去。

    她下意识地缩了缩指尖,陆言深的手松了松,握了握她的指尖,没再说些什么,牵着她往不远处的车走过去。

    上了车,隔开了风,林惜终于没有那么冷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叶佳欣,车子一点点地开远,后视镜里面的人也越来越远。

    拐出大马路的时候,林惜看到叶佳欣晃了一下,叶正益好像走了上去,车子已经完全开远了,她看不到他们。

    收回视线,林惜看着一旁开车的男人。

    这事情已经大半个月了,陆言深还是没有要收手的意思,显然这一次叶佳欣是真的踩到雷区了。

    不得不说,就冲向陆言深下药这件事情,林惜都觉得这个叶佳欣还真的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叶佳欣是真的晕了,叶正益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去追陆言深的车。他们碰上陆言深的机会不多,达思那边更不用说了,就算陆言深天天都去上班,他不见他们,他们就算是闯进去都没有用。

    今天好容易打听到陆言深和林惜过来这里吃饭,叶正益连忙揪着叶佳欣就过来了,不过才十分钟的时间,陆言深头也不回地走了。

    想到刚才陆言深临走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叶正益整个人都慌了。

    而叶佳欣还跪在地上,到底要跪多久,陆言深也没有给一个说法。

    只是还没有等他想明白,到底要不要去追陆言深的车,叶佳欣就晕了下来了。

    “佳欣?”

    到底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叶正益就算是再气,这个时候也不能不管她。

    更何况叶佳欣跪了十分钟,这时候身上都是湿气,他摸到人,手一片的冷,叶正益也有些慌了,招了秘书手忙脚乱地把人拖到车上送去医院。

    叶佳欣烧了两天两夜才醒过来,一醒过来就看到坐在床边削苹果的唐欣。

    她想到那一天的事情,抬手直接就把床头的水对着唐欣泼过去。

    “你干什么?!”

    叶正益一进门,看到就是这么一幕。

    叶佳欣气得整个人都发抖,指着唐欣歇斯底里:“爸,那一天的事情她也知道!如果不是她把林惜引走,陆言深哪里会察觉到不对!”

    唐欣被泼了一脸的水,脸色冷得很,起身一边拿纸巾抹着脸上的水一边开口:“如果那一天不是我把林惜引开,你现在连医院都不用躺了。”

    叶佳欣到现在都没有明白,动陆言深不过是被惩戒几分,动了林惜,她连命都没有。

    就因为叶佳欣这一次愚蠢的行为,本来就已经走下坡路的正益制药差点儿没破产。

    那一天之后林惜没再见过叶佳欣了,倒是碰到过一次唐欣,两个人点点头就算打招呼了,谁也没有熟络下去的意思,这正合林惜的意。

    四月的A市终于脱离了冬天的寒冷,但是春天的冷意也不是浅的,不下雨的时候还好,但凡下起雨,渗人的冷意让人都不想出门。

    琴行的装修弄好了,林惜这几天都忙着招人的事情。

    四月份的天还是很快黑下来的,林惜刚抬头从电脑里面看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一片黑了。

    新店准备开张,多的是要忙的事情。

    今天陆言深说有个小饭局,让她六点半到公司找他。

    林惜看了一下时间,这会儿已经五点四十五分了,连忙关电脑准备去达思等陆言深。

    今天是周三,这个时候不少学生经过这条街。

    商业街道,霓虹灯已经亮了起来了。

    林惜刚把门关好,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往被拍的肩膀那一边看过去,还没有等她看到人,嘴巴就让人给捂住了。

    “唔——”

    对方身材魁梧,林惜的挣扎不过是蚍蜉撼树,三两下就被人拖着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面包车上。

    林惜被人推进车里面,捂着她嘴的手终于松了一下,车厢里面昏暗无比,只看到一个人的侧脸,是个陌生的男人。

    “你们要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