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7 那个传说你捧在手心上的女人

    质问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就被胶布给缠上了,绳子从她的手上绕过去,她的双手很快就被绑紧了。

    车子扬长而去,这一切发生,不过只有三四秒的时间,谁都没有留意到这路边的一幕。

    车子的窗户被黑胶贴上了,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林惜虽然眼睛没有被蒙上,但也看不到车子要开到哪儿去。

    身边左右各坐了一个男人,再加上正在开车的男人,她就算是要逃,也逃不掉。

    对方想做什么,谁派来的,她也不知道。

    林惜只觉得手心一直在发汗,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了,但因为一无所知,内心还是有所恐惧。

    可到底还是有过这样的经历,现在在车上,那几个人看着也不像是要现在动手,林惜闭着眼睛,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在车上,她就算有所动作,也必定逃不出去的,还不如静观其变。

    包包里面的手机突然之间抖了起来,林惜这时候才想起来,他们一把将她带上车了,却没有把她手上的包包扔了。

    她的手机还在里面,因为这段时间很多人打面试电话,她调了静音,免得在晚上的时候还被电话骚扰。

    包包不大,手机在震动,只有她自己感觉的得到。可是在这狭窄的车厢里面,那手机每抖一下,她的心也跟着颤一下。

    有个手机在,她起码还能够想办法给陆言深发定位,没有手机的话,真的是要自力更生了。

    而且以陆言深的聪明,她没有接电话,他不可能会发现不了她的不对劲的。

    她动了动,将包包尽量往自己的身后挪过去。

    大概是以为她想干什么,右侧的男人突然之间一把按住了她:“再动老子把你扔下车!”

    林惜抖了抖,脸色有点白,没有再动,包包里面的手机这时候也停止了抖动。

    那男人看了她一眼,显然是很满意她的反应,收回了手,拿出手机来玩。

    林惜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将昵称认住,抿了抿唇,收回视线。

    “丁源!”

    看着渐渐暗下的手机屏幕,陆言深脸上的线条崩成了一条线。

    接到内线,丁源连忙走进去:“陆总?”

    “我去接林惜,你查一下叶佳欣和童嘉琳最近的动作。”

    童嘉琳已经消停了一个月了,这个叶佳欣就更不用说了,听说被叶正益关了一个星期,今天晚上正打算送到北京那边转机出国。

    丁源跟了陆言深这么久,一听就知道是出事情了。

    他没有再多想,应了之后下去就打电话安排人查这两个人的动静。

    黑色的奔驰停在马路边,陆言深看了一眼那紧闭着大门的琴行,确定林惜是出了事情。

    他亲自打电话给公安局局长,让人帮忙调监控。

    挂了电话,陆言深发现自己的手心有些汗。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害怕的情绪了,今天林惜失踪的事情就好像是突然拉响的战号,而他现在在明处,对方在暗处,根本就分不清楚这一次来的又是那一批人。

    覆在方向盘上的手不断地收紧,陆言深脸上的神色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

    饶是丁源看到陆言深的时候都忍不住颤了一下,“陆总,童小姐这几天都在和邓家那边闹,并没有见她接触过林小姐,也暂时没有发现她接触过其他人。”

    说着,他顿了一下:“叶小姐刚到机场,还有一个小时她就要登机了。这几天她一直被叶总关着,除了一些朋友能够探望之外,并没有接触过陌生人。”

    无论哪一边,都好像看不出什么端倪。

    陆言深当机立断:“让人去机场把叶佳欣拦回来。”

    他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了。

    是公安局那边的电话,路口的监控已经出来了,只是很不巧,刚好林惜琴行那条街道的监控坏了,根本就查不到什么。

    陆言深说什么,只是了两个字:“等着。”

    看着手上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沈舟然嗤了一下,但还是把监控调了出来,不为什么,这是上面吩咐下来的。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陆言深直接推开门就进来,看到沈舟然什么都没说:“监控。”

    “陆总,你这么大动静,又再搞什么?”

    陆言深没理他,两个人熟悉,但是这个时候,谁有空去聊旧情。

    “这辆面包车,帮我放大一点。”

    不过十分钟,他一眼就看出来哪里不对了。

    听了陆言深的话,沈舟然脸色顿时就不好了:“我可不是你家丁源,什么都——”

    他还想说什么,视线落在陆言深的脸上,最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行了行了,我帮你!”

    沈舟然是个话痨,一边处理图片还不忘一边叽叽哇哇:“我说,你这又闹的哪一出?”

    陆言深不想多说,但也没想隐瞒:“林惜不见了。”

    “林惜?就是那个传说你捧在手心上的女人?”说完,没等陆言深回话,他自己就先嗤笑了:“我看过照片,长得还不错,但也没看出来哪里好了。”

    林惜哪里好,能让别人知道?

    陆总直接一脚就踹过去,沈舟然没有防备,疼得呲牙咧嘴:“陆言深,你特么找打是不是?”

    “别废话,人找到了,我陪你打!”

    这个沈舟然,自从上一次动过手之后,心心念念要跟他打一场。

    但是这个时候林惜不见了,他想打人,却没想跟人打。

    听到陆言深的话,沈舟然也不废话了,连忙把车子放大,没等陆言深吩咐,自己又把车牌号搜了搜,看到答案,他直接把电脑屏幕一转:“你自己看吧,这条线索断了,显然是有准备的,这车牌号是套的。”

    他话音刚落,陆言深脸色就沉了下来:“你能不能把追踪这辆车?”

    “能是能,但是这个——”

    “我开车追,你把定位发给我!”

    陆言深说完就走了,沈舟然看着被踹开的门,气得把鼠标砸了。

    王八羔子,没有上面的申请通过,他这是滥用职权啊!

    虽然是这么说,沈舟然还是动手帮他调监控看那辆车子的位置。

    陆言深收到沈舟然的定位,立刻就上了高速,丁源打电话过来问叶佳欣怎么办,他冷着脸,就扔了两个字:“关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