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8 林惜在哪里?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车还在开。

    林惜坐在车里面,看不到外面,只能够从前面的挡风玻璃隐隐看到车子上了高速。

    她的手机在第一次震动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显然陆言深已经知道她出事了。

    她原本从车子要一直沿高速开,看着有点想是去D市的路,但是半个多小时后,车子突然之间下了高速路口,又开了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

    林惜被拽了下来,又换了一辆面包车。

    她算是知道了,这些人要将她送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这么说,她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一旦到了地方,那就难说了。

    看着这些人的动作,显然是做习惯了。

    林惜只能够想到两种人,一种是像李森那样的,惯常要见人的时候,想躲开视线,所以就将她转来转去,让陆言深找不到,不暴露自己。

    第二种是人贩子,为了躲开警方的视线,拐了人之后,他们就是这样转来转去的,已经有一条线路了,每到一个地方就在没有监控的地方换另外的一辆车,就算是查监控,也会跟丢了人。

    林惜之前上网的时候看到过,却没想到,自己有幸碰上了。

    陆言深的敌人多,A市有,T市也有,可是这路不是去T市的,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换了车之后,这一次跟着车的就只有一个男人了,再加上开车的司机,也就是两个人。

    由始至终,看着她的男人都没有一个开过口说些什么,除了第一辆车的男人以为她要做什么小动作,开口警告了两句之外。

    车子又重新开了起来,开了半个小时之后,又上了高速。

    林惜看着离着A市越来越远,她的心底越来越慌。

    而陆言深这边。

    跟着沈舟然的指示把车追上了,陆言深想都没想加了速就撞了上去。

    面包车被他逼停,车上下来了两个男人,凶神恶煞:“你干什么,搞事情是不是?”

    陆言深站在那儿,一身黑色的西装肃杀冷厉,睥睨着跟前的壮汉,脸色冷硬:“车上的女人呢?”

    他的气场太大了,刚才还一脸嚣张的男人这会儿也怂了怂,听到他提到女人的时候,他更是心虚,声音也弱了下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现在撞我们的车子是什么意思?!”

    “陆总。”

    这时候,丁源带人跟上来。

    陆言深回头看了丁源一眼,“将人带走!”

    他说完,抬腿走向面包车。

    可是车拉开,里面什么都没有。

    陆言深脸色顿时就黑了,“叶佳欣在哪儿?!”

    “在别墅里面,陆总。”

    丁源不是没有见过陆言深发火,却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整个人都阴戾得恐怖。

    明明他开口的时候也不见半分的暴怒,可是就是这样的平静,让人压抑得连呼吸都有些紧致。

    陆言深没有再说话,自己上了车,加速往回开。

    这光一来一回,就已经折腾了三个小时了,陆言深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像是被一把刀横着。

    三个小时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是他们真的要对林惜做些什么,也足够了。

    林惜这一次如果真的要出了什么事情,那些人计算是死,也不足以泄他的心头之恨。

    沈舟然也意识到这一次的事情不简单,动了自己手上的人脉帮着陆言深到处找人。

    丁源跟在陆言深的身后,一句话都不敢出。

    叶佳欣是真的不怕死,上一次的事情就算了,这一次居然还敢动手,她是不是以为自己就要出国了,所以陆言深就不敢动她了,是不是?

    “嘭!”

    门是被踹开的,绑在椅子上的叶佳欣看到进来的陆言深,整个人颤了一下,但也不过是一下:“陆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言深没说话,抬手招了招,丁源身后的一个男人直接就拿了一把小匕首上来,抵在她的身上。

    “啊!你干什么!你们这是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叶小姐,看到那匕首了吗?”

    叶佳欣何止是看到,简直是感受到了。

    那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刺疼中,鲜血味很快就弥漫开来。

    她脸色一白:“陆总,你让他拿开,拿开!”

    陆言深没有管她,抬头看了一眼拿着刀的男人:“阿明,告诉她,你这匕首,杀了多少人?”

    他的语气不紧不慢,看着她的一双黑眸比那把横在她脖子上的匕首还要锋利吓人。

    叶佳欣整个人都被吓软了,不断地尖叫大喊,却又不敢动,生怕那匕首不小心就将她的脖子划断了。

    “187个。”

    叫阿明的男人冷硬地应着,声音从叶佳欣的头顶传来,她整个人一颤,被吓得直接就哭了:“陆总,上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爸爸现在要把我送出国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上次——”

    “林惜在哪里?”

    陆言深耐心不好,没有那样的心情听她说完,他直接就开口问。

    叶佳欣一怔,却还是咬死不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已经快十天没有见到她了!难道就因为我犯了一次错,陆总就觉得这一次林小姐出事了也是我做的吗?”

    陆言深黑眸一沉,直接对着阿明开口:“你看看叶小姐哪里比较好下手,你慢慢来,999刀之前,别让她断气了。”

    听到陆言深的话,叶佳欣几乎要吓晕过去了:“不——陆总,我真的不知道,你放过我吧!我给你磕头了,我真的知道我错了,可是这一次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她歇斯底里的叫喊着,那匕首第一道落在她的手背上,尖锐的疼痛让她直接尖叫起来:“啊——”

    “叶总,这里是陆总——”

    听到叶佳欣的叫声,叶正益哪里还管得着这是哪里,直接就冲进来了。

    丁源挡不住人,只能让他冲进去。

    “停手!”

    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叶佳欣,视线落在她脖子上渗着血的划痕已经手背上冒着的鲜血,叶正益整个人气得发抖,也忘了陆言深是自己不能惹的人,直接就厉声质问:“陆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