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29 现在在哪里,我并不知道

    叶正益刚从公司出来,就听到秘书说叶佳欣被陆言深的人从机场上劫走了。

    上一次的事情陆言深没有松口,正益被折腾得几乎熬不下去。他原本以为那次的事情算是过去了,趁着陆言深没有打算向叶佳欣下手,所以连忙安排将人送出去。

    却没想到,就差那么一点,叶佳欣还是被陆言深的人带走了。

    谁不知道栽在陆言深手上的人,就算是不死,也会脱一层皮。

    陆言深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对谁下过手了,这一年多的时间,就只有正益被他动手了。

    所以他匆匆忙忙就赶过来了,就算丁源多次提醒他,这是陆言深地盘,他也顾不上那么多。

    他这一辈子,就只有叶佳欣这么一个女儿了,不能真的就看着她被陆言深动啊!

    听到叶正益的话,陆言深黑眸越发的阴寒:“叶总,你倒是问问,叶小姐做了什么。”

    “不——爸爸,我什么都没有做,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啊!”

    陆言深不过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叶正益却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被抽光了气一样。

    他看了一眼叶佳欣,脸色又红又白:“你到底做了什么!”

    陆言深的手段是狠了点,但是他说一是一,他这么说,必定是叶佳欣做了什么。

    “我没有,爸爸,我真的没有!”

    “陆总——”

    叶正益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陆言深却没有这个耐心,直接就抬手让丁源进来:“把叶总请出去。”

    他说的是请,可是丁源带着人是直接架着叶正益出去的。

    “爸爸,不——爸爸,你救我啊!”

    “陆总,陆总,你不能——”

    “嘭”的一声,门落下,陆言深站在那儿,又叫了一声站在叶佳欣身边的男人:“阿明。”

    阿明听到陆言深的话,在叶佳欣的肩膀上又划了一刀。

    他的力度掌握得更更好,划出来的伤口不深,却有很明显的疼痛感。按着这个架势下去,他好像真的就要给她身上划999刀。

    第四刀下来的时候,叶佳欣终于忍不住了:“我说,我说!陆总,我说!”

    陆言深没有说话,只有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她。

    叶佳欣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得不敢在死咬着不说了,她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咬死不说,陆言深就拿她没有办法。可是那里想到,陆言深根本就不是按理出牌的人,他不根本就不相信她。

    叶佳欣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栽了,可是她真的扛不下去了,那一刀刀下来,那尖锐的疼痛让她恐惧和害怕。

    她抬头看着陆言深,终于开口说了出来:“我只知道她最后会被送到牛西村,现在在哪里,我并不知道。”

    叶佳欣还是留了一半,她现在已经被陆言深捉到了,她知道林惜找到之后,她也不会好到哪儿去的。她现在唯一想的是能够拖延一点时间,让林惜吃点苦头。

    通往R市的国道上,一直疾速的面包车突然停了下来。

    连续开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司机想小解,所以车子停了下来。

    正在司机刚离开去找洗手间,面包车突然之间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一直看着她的男人拉开车门,气势冲冲地下了车。

    “你找死啊?!”

    林惜手脚被绑住,口被粘上,她跑不了,只能够从窗户看出去。

    看到是唐欣的时候,心中一喜。

    然而还没等她惊喜,下一秒,唐欣也被那个男人直接扣了进来。

    林惜脸色白了白,和进来的唐欣对视了一眼。

    司机回来了,两个男人在用方言交流,林惜听不懂,但是看得出来,他们挺开心的。

    被扣上来的唐欣很快也被绑住了手脚,嘴也被黏上了。

    那个男人这么快就将唐欣弄上来,显然是有些拳脚功夫的。

    两个人都被绑紧了,就算是想要开口交流,也没有办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人陪着自己,林惜倒是没有这么害怕。

    唐欣看起来也并不算很害怕,虽然脸色有点白,但是她的反应也还算是镇定。

    车子又开了两个多小时,突然之间拐进了一条十分颠簸的路,一路上,林惜几乎忍不住要吐出来。

    这样的颠簸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车子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林惜和唐欣被拽着下了车,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人就被押进一间土房间里面。

    “哐”的一下,房间的门关上,里面就只有林惜和唐欣。

    房间里面一片的黑,她们谁都看不到谁。

    幸好黏在嘴上的黑胶在一路的颠簸中,这个时候已经松了下来了。

    林惜弄开黑胶布,开口问唐欣:“你为什么不报警?”

    唐欣的黑胶布是后面粘上的,没有那么容易弄开,等了将近五分钟,林惜才听到她开口:“我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把我也拐进来。”

    唐欣没有坦白,但是这个时候林惜也不好计较了,只好跟她商量:“我包包里面有手机,你能不能把手机拿出来,或者你帮我解一下绳子?”

    “可以,可是这里太黑了,我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土房间里面,就只有一个小窗户,天色不好,就连月色都不好,照进来的光亮并不多。

    两个人光解绳子就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等林惜和唐欣把绳子解开,已经是到凌晨三点多了。

    林惜连忙拿出手机,拨了陆言深的电话。

    可是那电话刚通了一声,突然之间屏幕就暗下去了。

    林惜看了一眼手机,没电了。

    她忍不住把手机摔了,唐欣听到声音:“怎么了?”

    “没电了。”

    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拿到手机,却没电了。

    想到唐欣,林惜下意识开口:“你的手机呢?”

    “他收了。”

    这下好了,两个人现在真的是不能跟外界求救了。

    这四月份说冷不冷,可是这土房子里面在夜半阴寒阴寒的,林惜穿的不算少,却还是冷得发抖,两个人只能够凑在一起,勉强暖和一点。

    早上天还没有亮,林惜就冷醒了,事实上她睡不着。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即将被如何对待,她根本睡不着。

    唐欣也睡不着,她一动,唐欣就开口了:“怎么了?”

    你帮我把绳子随便缠好,不然待会儿他们看到了,我们没有好果子吃。

    两个人又把各自的绳子缠好,打了个一拉就能开的结,刚做完这一次,那木门的门口响了一下,下一秒,就有人进来。

    她和唐欣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默契地歪着装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