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33 陆总会护着我吗?

    林惜白天睡多了,喝了粥之后睡不着。

    她昨天晚上没洗澡,又被人关在那样的阴暗的地方,在浴室里面洗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出来。

    这四月份的A市爱下雨,窗外的雨滴答滴答地落着,林惜从浴室一出去,就看到陆言深站在那落地窗前打电话。

    他特别喜欢在打电话的时候站在落地窗前,林惜走过去,双手从身后绕过去,一身的热气,就这么把人给抱住了。

    他捏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别作乱。

    林惜哼了一声,倒是乖乖地抱着他,没再动作。

    “最近跟叶佳欣接触过的同学都查一下,叶正益那边不用管。”

    一听就知道是在说这一次的事情了,林惜想起这一次的事情,也是心有余悸。

    但凡陆言深来的慢一点,后果实在不是她能够想象出来的。

    她现在都还记得下午被陆言深抱出来的时候,那村子里面的人,手上拿着铁器和陆言深他们的人对峙的情景,简直是惊心动魄。

    “嗯,童家那边也准备一下。”

    听到他提童家,林惜怔了一下。

    见陆言深挂了电话,她不禁开口问他:“陆总,你打算动童家了?”

    “嗯。”

    他拉着她的手,将人转了个身,压在那落地窗前开始亲她。

    林惜刚洗完澡出来,身上是有糯又软的沐浴露香味。

    他的吻难得轻,林惜抱着在他腰上的手不禁紧了一下,却没等到他下一步的动作。

    他仿佛就只是想亲她,几下之后,陆言深松开了她,低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怕不怕?”

    指腹落在她的脸颊上,她一双红唇被他刚才吻得在发亮,就跟那双颊一样。

    陆言深喉结滚了滚,手指突然一暖。

    林惜捉着他的手指,仰着头,微微喘着气和他对视:“陆总会护着我吗?”

    “你说呢?”

    他没有直面回答,可答案大家都一目了然。

    她看着他就这么笑了,抬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借着力微微踮着脚尖咬着他的下巴:“那我怕什么?”

    女人的声音很轻,软软的,就好像那飘在他手上发丝一样。

    “妖精。”

    他抬手将人抱了起来,低头一寸寸地亲着她。

    林惜这一次没受到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却糟了不少的惊吓。

    昨晚睡得晚,林惜在天刚亮的时候突然之间就被噩梦惊醒了。

    外面还淅沥淅沥地下着雨,陆言深今天没有早起去跑步,她刚坐起来,他手就落在她身上了:“做恶梦?”

    林惜顺着他的手靠在他的身上,心有余悸地点着头:“嗯。”

    被人这么绑走,任是谁,都免不了会留下阴影。

    陆言深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渗了一层冷汗,可以想象,这噩梦是有多凶。

    他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叶佳欣这一笔账,谁都拦不住他去算了。

    “再睡会儿。”

    现在还早,林惜也没打算起来。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

    陆言深没在房间里面,林惜以为他去公司了,坐了一会儿才去洗漱。

    结果洗漱完出来之后看到陆言深穿着休闲服站在床边上,听到她的动静,转头看了她一眼:“中午想吃什么?”

    这会儿已经十点半了,她早上醒了一会儿,晚上有事凌晨三四点才睡的,所以一下子就睡到现在了。

    林惜想了想,“川菜吧。”

    陆言深不太能吃辣,但偶尔一次也无妨。

    她做完护肤,起身走到他身边:“陆总,你这是,翘班?”

    他哼了一下,伸手将人捞到怀里面,摸了摸她的额头:“头还疼?”

    林惜早上惊醒的时候头疼,不过睡了那么久,现在醒来,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不疼了。”

    她拉下他的手,见他手机亮了起来,伸手去够他的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把手机递给他。

    陆言深松了手,起身接电话。

    两个人在外面吃了午饭,从餐馆出来的时候,陆言深没有直接把车开回去。

    林惜发现路不对,微微惊了一下:“陆总,你想去哪儿?”

    他没应话,只是看了她一眼。

    车子越开越郊区,最后拐进了别墅区。

    林惜不得不感慨,有钱人的房产就是多,这儿一片,那儿一片的,好像哪里都有房子一样。

    要不是陆言深带她过来,她都不知道他在这儿还有别墅。

    车子进了别墅区还开了一会儿,最后停在了独栋别墅的跟前。

    这是盘山别墅区,刚进来的时候别墅都是连片的,一栋的面积估计也就是三四百平米左右,越往后面开,那别墅越大。

    到了他们这儿,基本上都是独栋的。

    今天还在下雨,陆言深先下的车,成了伞站在一旁等着她。

    林惜推开车门就感觉到冷意了,这四月天的冷跟冬天的冷不一样。这夹着雨的风打过来,就好像刀子一样,刮在你脸上的时候没感觉,等一会儿,你就知道疼了。

    不过她刚从车上下来,就被陆言深半抱在怀里面了。

    陆言深今天难得没有穿西装,一身浅色的休闲服,却还是压不住他周身的冷意。

    大手跟暖水袋一样,她的手被牵过去,每一根手指都跟着热了起来。

    她抬腿跟着他进去,这时候才看到有人守在别墅的门口。

    林惜眉头皱了一下,下意识地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可是他向来都是不动声色的,林惜也看不出什么。

    除了在门口的两个保镖之外,别墅里面并没有佣人保姆。

    陆言深牵着她往地窖走下去,林惜心底大概有个猜想。

    地窖的亮度不如上面的,不过灯光亮,下去之后除了冷了一点,林惜也感觉不到什么不同。

    他牵着她一直往里面走,再往左拐了个弯,人才停下来。

    跟前的房间门口守了两个人,看到陆言深,两个人都恭敬地低了低头,但也没说什么。

    陆言深没看他们,只是开口:“开门。”

    门被推开,林惜还没走进去,就看到被关在里面的叶佳欣了。

    她怔了一下,手被陆言深捏了一下,下一秒,她就被他牵着走进去了。

    林惜倒也没有问什么,她向来都不是圣母,她所有泛滥的同情心,早就在那五年的牢狱里面全部磨走了。

    “林惜?!”

    叶佳欣的反应却是大得很,她看着跟着陆言深进来的林惜,双眼睁得很大,一脸的不甘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