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34 我们有的是时间

    说真的,林惜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招惹了叶佳欣,她三番两次要这么对付她。

    要说童嘉琳她还能够理解一点儿,起码童嘉琳上次坑她不成把自己坑了,怀恨在心很是正常。

    可是这个叶佳欣,第一次要动陆言深和她,陆言深给的教训已经够了,偏偏这人都已经要出国了,出国这国内什么事情她别管就是了,却还是不忘给她下最后的一下绊子。

    而且这绊子下得还不少,要真的是陆言深慢了一点,指不定都把人抢回来了。

    在那样的地方一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狠了?

    不等陆言深说话,林惜自己就上去上前给了叶佳欣两巴掌:“叶小姐,我自问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你为什么三番两次要对付我?”

    叶佳欣完全被林惜这突然之间的两巴掌打懵了,被陆言深关在这里两天两夜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愤怒过。

    在她的人是当中,林惜就是那种她随便都能够踩死的女人。

    可是这个自己随便都能够踩死的女人,现在对着她打了两巴掌。

    狠狠的两巴掌。

    “你凭什么打我?”

    愤怒和被自尊被挑战之后的叶佳欣哪里还记得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要不是有绳子绑着她在椅子上,现在她估计已经冲上前把那两巴掌对着林惜还了回去了。

    比起叶佳欣的歇斯底里,林惜倒是从容很多。

    她站在那儿,看着叶佳欣一脸的冷意:“叶小姐你可能没有弄清楚你现在的处境,不要说我打你两巴掌,我现在就算拿着刀对着你捅两刀,想必也没有人敢拦着我。”

    “你敢!”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说的不就是叶佳欣。

    只是她话音刚落,一直站在林惜身后默不作声的男人上前一步,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就好像是睥睨着脚下的牲口一样:“她有什么不敢的?”

    陆言深这话说得不紧不慢,可是叶佳欣却听得差点儿窒息。

    男人的愤怒藏在那一双眼眸里面,如果视线能变成刀的话,她现在可能已经被陆言深凌迟了。

    她被陆言深关在这儿两天两夜,没吃的没喝的,喊到声嘶力竭,也没有人来救她,叶佳欣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但是尽管如此,她想到林惜现在指不定已经被那些山野村民弄,她又觉得几分解气。

    林惜问她为什么三番两次针对她,她还真的是问了个好问题。

    一开始的时候她是因为邓瑞生,如果不是林惜从中作梗,邓瑞生又怎么可能会娶童嘉琳。所以她才在叶正益六十大寿上设计那那样的一出,可是林惜非但分毫不伤,叶家还因此被陆言深逼得几乎破产。

    她更不必说了,从小就没了妈,林正益几乎是将她捧在手心长大的。可是那一天她被推着跪在陆言深的面前,那个男人连看都不看她一眼。那一天的雨冷得就好像是刀片一样,一下下地往她的身上刮过来。

    她活了快三十年了,第一次这样被人侮辱。

    她自然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陆言深,可是陆言深是谁?她就算是再没有脑子,也知道不能动陆言深啊!

    人总是这样的,欺软怕硬,硬的碰不得,就去折腾软的。

    不管是童嘉琳还是陆言深都不是她能够轻易能招惹的,可是林惜不一样。她知道她的出生,知道她坐过五年牢。

    一个坐过五年牢的女人有什么好嚣张的,她就是要她一辈子都嚣张不了,一辈子都只能在那看不到路的大山里面被当成生育工具。

    她也以为自己成功了,可是林惜却好像开了挂一样,总是这样轻易的有惊无险。

    叶佳欣恨啊,可是恨完之后呢?

    看着林惜身旁的男人,她突然之间就怕了。

    她现在都记得那一天,陆言深让人在她的身上一刀刀地化下来,现在那些伤口都还没有完全愈合。

    而陆言深又来了,带着林惜来了。

    明显是来以牙还牙的。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这是违法行为!”

    她的话就像是一个笑话,指责别人的时候从来都不管自己做过什么。

    陆言深低头看了一眼林惜,“两巴掌够吗?”

    他问得风淡云轻,就好像是问她今天的饭菜味道怎么样一样。

    林惜虽然心肠不算软,但也不是轻易对付人的人。

    仗着陆言深,她除了收拾过林璐还有那些在监狱里面对付过她的人,她就没在动手收拾过谁了。

    可是叶佳欣是第一让她想收拾的人,听到陆言深的话,她脸色不变,转头看着他:“有刀吗?”

    “林惜!你想干什么!”

    听到“刀”这个字眼,叶佳欣吓得整个人都软了。

    林惜不冷不淡地看着她:“叶小姐不用怕,我们有的是时间。”

    陆言深半句话都没说,直接就让人送了一把锋利的小刀过来。

    叶佳欣又想起那刀落在身上的疼痛,那个人尚且会把握,可是林惜不会,她会不会一重手,直接就把她给捅死了?

    她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想开口求饶,可是陆言深站在那儿,视线由始至终都落在林惜的身上,他根本就不会管她死不死!

    意识到这一点,叶佳欣整个人都在发抖。

    林惜一步步走到叶佳欣的身边,她被绑在了椅子上,手脚都动不了,林惜也不怕她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她走到叶佳欣身后,拿着刀摁在她的脖子上,压着皮肤不轻不重地游走着:“你说,我一刀往你这大动脉扎下来,你是一刀致命,还是看着自己流血流尽而死呢?”

    她的力气不大,可是刀尖锋利,轻易就在叶佳欣的脖子上划开了伤口。

    叶佳欣闻到血腥味,整个人都在发抖,“林惜,你,你,你杀人是要坐牢的!你在里面待过五年,你敢杀我,你信不信你一辈子都出不来?”

    “叶小姐也知道杀人是要坐牢的,那你觉得拐卖妇女,能判多少年?”

    林惜声音缓慢,可是轻重分明,就好像是那把在她脖子上动着的刀一样。

    叶佳欣吓得整个人都抖索:“我,你,你送我去坐牢吧!”

    听到她的话,林惜冷笑,低着头压在她的耳边问她:“叶小姐想得倒是轻松,你想让我在大山里面呆一辈子,你觉得我会将你送去坐牢这么简单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