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35 陆总你想怎么样?

    叶佳欣以前一直觉得林惜无非就是仗着陆言深,可是现在才知道,林惜也不是个简单的,她是坐过牢的啊!动起手来,哪里会管你是死是活!

    想到这里,还有刚才林惜的话,她再也绷不住了:“林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吧!不管我的事,都是童嘉琳,是她误导我的!”

    林惜嗤笑,叶佳欣也不算是个笨的,临死了,都想拉一个人垫背。

    可是她心惊胆战了一天一夜,叶佳欣以为她就这么好说话?

    她没应话,拿着刀的手动了动,贴着她的脸拍了两下:“叶小姐,我没记错的话,你那天晚上,是想给我下药,然后告诉陆总,我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吧?”

    “没,没有,我没有!”

    林惜没出什么事情,叶正益也是从唐欣的口中知道叶佳欣想要同时拉两个人下水。他们都以为陆言深不知道叶佳欣要动的人还有林惜,所以一直道歉的对象都是陆言深。

    毕竟那天林惜除了衣服被泼了红酒,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就算真的要追究起来,他们也能够咬死不承认。

    叶佳欣当然不会咬死不承认,可是她现在已经被林惜吓得脑子一片空白了,听到她的话,她下意识地就否认。

    不敢什么事情,总之不要承认就好了。

    林惜听了之后,手微微一动,压着那刀刃直接就在她的脸上压出一道血痕。

    “啊,流血了!我要毁容了!我要毁容了!”

    到了这个时候了,叶佳欣倒是还有精力去担心自己的脸。

    林惜不知道该说她心大好,还是说她心小好。

    都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轻重缓急。

    “叶小姐,你不是挺想我出事的吗?你说,我现在捅你几刀,把你杀了,我进去要蹲多少年?”

    林惜的话在叶佳欣的耳边传来,她整个人都是僵冷的。

    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结果下一秒,林惜突然之间抬起刀:“我想了想,既然叶小姐这么想让我过好,那我就在你临死之前满足一下你吧。”

    叶佳欣只觉得眼前刀光一闪,她急促地叫了一声:“啊——”

    林惜的刀从她的耳侧划过,将叶佳欣的头发划断了几根。

    她低头看了一眼叶佳欣,果然跟她想的一样直接就晕了。

    林惜将手上的刀收好,递给陆言深,“晕了。”

    脸上的冷意收了,哪里还有刚才对着叶佳欣咄咄逼人的样子。

    陆言深伸手接过刀,递到身后的人手上,看了一眼已经晕了的叶佳欣,才看着跟前的林惜:“你想怎么样?”

    “陆总你想怎么样?”

    这个烫手山芋,林惜可不想接。

    陆言深哪里不懂她的小心思,伸出手:“过来。”

    听到他的声音,她连忙小跑过去,伸手落在他掌心。

    他没说话,牵着她往外面走。

    这雨下得十分的缠绵,都几天了,还在下。

    林惜被陆言深牵着走出别墅的时候,雨还在细细地下着。

    陆言深从旁边的人手上接过伞,撑开牵着她往车里面走:“陪我回公司。”

    这是肯定句,显然不过是在通知她。

    林惜心有不甘地用手指扣了扣他的手掌心,“陆总包下午茶吗?”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牵着她的手紧了一下:“你想吃什么?”

    他的目光有些沉,直直地看着她。

    明明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因为他的这眼神让林惜整个人都莫名地烫了一下。

    她微微侧开视线,“有点想吃烤串。”

    典型的找事情。

    陆言深没有回她,拉开车门让她上了车。

    林惜车头看着车窗外,车子一点点地开远。

    这半山腰的景致,倒是有几分青山细雨蒙的韵味。

    “陆总想怎么处理叶佳欣?”

    她靠在椅子上,侧着头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

    “她那么想你去山里面,我们就送她去体验一下。”

    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陆言深向来都是这样的,以牙还牙做得最全的。

    她侧开头,看着车窗外的雨,昨天一整天也是这样的,只是昨天一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现在倒是只剩几分睡意了。

    林惜有午睡的习惯,吃完饭之后本来就有些困了。后来看到叶佳欣,知道陆言深是带她过来出气的,也是想要让她的阴影小一点,而她也确实是愤怒,所以抬手直接就扇了两巴掌。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在膝盖上的手,想到刚才陆言深问叶佳欣为什么不敢的样子,不禁笑了一下。

    陆总护起人来,估计她说打得手疼了,他估计也会让人帮她打叶佳欣的。

    五年前,她被人压在地上揪着头发欺负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但凡前脚受了半分的委屈,陆言深领着她后脚就讨回来了。

    这雨天适合睡觉,林惜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才半睡半醒地睁开眼睛,刚好陆言深熄了火,侧头看着她:“到了,上去睡。”

    她点了点头,跟着他下了车,直接专梯上了总裁办。

    林惜自觉地进了休息间午睡,醒来的时候听到外面有点吵。

    她揉了揉太阳穴,抬腿走出去,看到林正益正站在陆言深办工桌的跟前。

    他正说着话,没有注意到她。

    “陆总,佳欣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你能不能——”

    叶正益没看到她,陆言深却看到了,也不管正在说话的叶正益,侧头就对着林惜招了一下:“过来。”

    林惜乖顺地走过去,陆言深倒也没有抱她,只是拉着她的手捏了一下,抬头看着跟前的叶正益:“叶总,你知道林惜这一次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他问得不紧不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现在心情不错。

    叶正益愣了一下,才开口:“是个山村吧?”

    陆言深点了点头,看着他,“这样吧,我也不想为难人,既然叶小姐那么喜欢那里,那我让人把她送过去,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叶总自便。”

    他说完,抬头看向林惜,脸色显然软了点:“饿不饿?”

    林惜看了一眼叶正益,才摇了摇头,抬手揉着太阳穴:“头有点疼。”

    “还是做恶梦?”

    两个人旁若无人,可是一旁的叶正益看着,却心口发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