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36 出息了你,林惜

    林惜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嗯,我一醒来,还以为又是那个阴暗的地方。”

    她每说一句,叶正益的脸色就白一分。

    陆言深收回在林惜身上的视线,看着跟前的叶正益:“叶总,林惜胆小,不太禁吓。从昨天人回来,她总是在做噩梦。”

    叶正益站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能说什么?

    叶佳欣做了那样的事情,陆言深要动手收拾她,在A市,谁敢说个不字?

    可是不敢也要说啊,叶佳欣是他唯一的女儿,她就算是捅了天,叶正益作为她的生父,他怎么都要帮忙顶着啊。

    六十岁的人了,明明前半生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对着陆言深的眼神,叶正益却觉得后背一直在发冷汗:“陆总,佳欣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替她说些什么了,就想请陆总卖我一个面子,能不能走法律程序?”

    听听这话,也就叶正益被逼急了,才敢说出口。

    他自己也是个狠角色,出了这样的事情,问陆言深能不能走法律程序。

    真是可笑,他从前收拾人的时候,可根本没有这么一说的。

    陆言深放在桌面上的手微微敲了敲,叶正益看着,只觉得那是一把重锤,直接落在自己的心上的。

    “叶总,我想你可能忘了上一次自己说过的话了。”

    上一次说了什么?

    哦,对了,上一次叶正益在电话里面保证过,如果叶佳欣再犯,他就再也不管了。

    叶正益老脸一红,一半是丢脸丢的,一半是被陆言深的态度吓的。

    他以前跟陆言深交手的时候,只知道陆言深这个人有点狠,也是个城府深的,不是个简单的,所以他一般都是交好为主的。

    现在才发现,陆言深何止是个狠的,他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上一次他咬死不松口,愣是把正益制药折腾得资金链几乎断了,现在好不容易缓过来,还没有重新走上正轨,他就又提醒他了。

    陆言深说这话,自然不可能是打他的脸这么简单。

    这几个月来和陆言深的交手,叶正益算是知道了,陆言深这个男人,做事情毫无章法,让人捉摸不定。他十分的擅长心理手法,一步步地将你勾入他画的圈套里面,而你最后爬不出来不说,他把你搜刮干净从那圈套里面拉出来,你还得感恩戴德。

    叶正益只觉得头上的汗就好像外面下着的雨一样,怎么都停不下来。

    他抬手抹了一把汗,最后还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陆总,天下父母心,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这条老命换她的啊!”

    叶正益也是可怜,风云了大半辈子,最后却因为叶佳欣这么一个女儿,在陆言深的跟前卖惨求饶,就差没有跪下来了。

    “叶总夸张了,陆总向来都是一码事算一码事的。再说了,叶总还值壮年,怎么能轻易就换命呢?”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林惜突然之间插嘴,而陆言深还没有打断的意思。

    陆言深和林惜,傻的人都是选择对林惜啊。

    叶正益又不是傻的,他自然是更愿意跟林惜谈:“林小姐的意思是?”

    林惜笑了一下,表情温婉,说出来的话却跟毒蛇吐出来的舌尖一样:“叶总,前段时间正益制药挺不容易的吧?我听陆总说,达思这两年想涉及制药,叶总如果真的爱女心切的话,倒不如拿正益的股份来换,总比叶总拿命来换好。”

    “林小姐,你——”

    林惜的话让叶正益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了,他刚想说林惜,却看到陆言深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说。

    林正益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掉进了两个人的圈套里面,他没想到,看起来温良无害的林惜,一开口就要了人的半条命。

    可是他能怎么办?

    现在摆在他跟前的就只有两条路,奉上正益的股份,让陆言深走法律程序;要么让陆言深将叶佳欣扔到那个什么村那里一个月。

    他现在才意识到,从他踏进这个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

    陆言深步步为营,无论他怎么选,陆言深都不会亏,只有他。

    事已至此,叶正益也知道说什么都没有什么用了。

    家族企业重要,可是女儿也重要。

    这几年正益制药每况愈下,更别说在大康腾空出来之后,正益更是步步维艰。

    都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他守了正益一辈子了,如今看着快要守不下去了。可是他大半辈子了,就只有叶佳欣这么一个女儿。

    人老了,总是喜欢子女相安无事。

    叶正益叹了口气:“陆总后生可畏,叶某自愧不如,只希望正益在陆总的手上能够再起辉煌!”

    陆言深脸色不变:“叶总放心,你手上的股份,我都会按高出市场百分之五的假收。”

    都这把年纪了,钱多钱少,叶正益哪里还在乎。

    他挥了挥手:“我不妨碍陆总了。”

    说着,他转身就走。

    林惜看着他的背影,一瞬间,只觉得叶正益苍老了十年。

    门落下,她才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抱着陆言深的脖子坐在了他的腿上:“陆总,我聪不聪明?”

    她仰着头,眼睛里面全都是盈盈的笑意,显然是在说:夸我啊!快夸我啊!

    陆言深扶着她的腰,防止她摔下去,脸上依旧没什么变化,倒是一双黑眸幽幽地看着她:“出息了你,林惜。”

    她倒是不怕他,“比不过陆总。”

    确实,扮猪吃老虎,谁比得过陆言深。

    他手微微一用力,拉着她压在自己的身上,低头咬了一下她的唇瓣:“你想要什么奖励?”

    她原本还以为他不提着茬,故意转开话题的,倒是没想到,他自己又绕回来了。

    林惜没觉察到不对劲,抿了一下唇,看着他,突然笑了:“陆总,听说你没在人面前唱过歌?”

    这是丁源说的,林惜当时也就听听,就是没想到上了心。

    不过陆言深唱歌,想想,确实有点崩人设。

    “想听?”

    他心情不错,虽然眉目还是清冷的,却舒展着。

    “想啊。”

    会撒娇的孩子有糖吃,林惜深谙此道。

    陆言深落在她腰上的手突然动了动,往下一滑,微微一用力,林惜隔着裤子感觉到那狠狠的一下,浑身一僵。

    与此同时,丁源突然之间推门而进:“陆总,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