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39 做点别的

    “薄情。”

    他捏着她的手心,从嘴里面扔了两个字出来。

    林惜本来是想让他哄哄自己的,没想到陆总今天一点都不配合,居然拆台拆得这么快。

    唉,心酸,她容易么。

    他一不开心她就浑身解数去逗他笑,现在她不过小小郁闷,他却连一句顺杆下滑的话都不愿意接。

    真真是人心凉薄啊。

    林惜松了手,有点小脾气地往前走。

    她穿着平底鞋,走得快,只是身后的男人腿长,不过几秒,手又被牵了回去。

    她挣了挣,没挣开,很有骨气的不去看身边的男人。

    走神的时候没留意前面,被陆言深用力往后一拉,林惜直接撞到他的怀里面。

    陆言深顺势抬手怀在她的肩头上,低头压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寡义。”

    不过是短短地三个字,林惜忍不住就笑了,心底里面的小脾气也没有,侧头笑洋洋地看着身旁依旧一脸严肃冷硬的男人,叫了一声:“陆总?”

    “嗯。”

    他哼了一声当回应,牵着她往车那边走。

    这里人多,林惜虽然脸皮厚,但怕陆总脸皮比自己厚,所以克制住了想亲人的冲动在,只是用手指勾了勾他的手心。

    薄情寡义,真是天生一对。

    夜色已经降临了,陆言深低头看了一眼身侧勾着唇笑得有些得意的女人,手掌心是她微微勾着的尾指。那指甲就好像是扫在人心尖上的羽毛一样,又痒又麻。

    倒是个容易哄的。

    他眼眸微微一低,盖住了笑意,拉开车门让林惜坐了进去。

    林惜见他上了车,才开口:“陆总要怎么办?”

    方茹冒头得太突然了,就为了十几年前喜欢的一个男生而不惜得罪陆言深,这一点,说得过去,也说不过去。

    陆言深自然知道她问的是方茹,听到她的话,他看着她眉头动了一下,看不出喜怒:“你不是说她挪用公款,她男朋友贪了不少吗?”

    林惜愣了一下:“不引蛇出洞吗?”

    “不用引,是童嘉琳。”

    说着,他发动车子。

    林惜有些惊讶,这个童嘉琳,是嫌自己还不够水深火热了吗?

    童嘉琳现在是水深火热,邓瑞生咬着要离婚,但是童大伟说了,如果她和邓瑞生离婚了,那么就不用回童家了。

    很明显,童家这是不打算要她这一颗弃子了。

    所以她现在是咬紧牙,都是不愿意和邓瑞生离婚的。

    可是她不愿意离婚,邓瑞生却也不管她。

    头两个月的时候她是不在意的,可是现在,邓瑞生养的三儿都已经上门示威了。她就算对邓瑞生没有一点感情,可是她占着一个邓太太的头衔,她就没有办法容忍这件事情。

    从小到大,许慧君交了她不少的事情。

    邓瑞生的那小三是没什么脑子的,以为自己怀孕了就了不起,她不过略施小计,那个女人就流产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邓瑞生会因为一个小三儿打她。

    童嘉琳捂着自己的脸,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的不可置信:“邓瑞生,你不会是疯了吧?你为了一个外面的女人打我?”

    邓瑞生忍了这么久,这一次是完全被童嘉琳激发出来了,一巴掌还不足以泄恨,又踹了她一脚:“童嘉琳,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说别人之前,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你要不离婚我满足你,但是你敢动手动到我的人头上,你是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他说完,直接就让外面站着的两个男人直接进来:“把她给我关着!”

    “你敢!邓瑞生!你这样对我,童家不会放过你的!”

    邓瑞生冷笑:“童家现在还要你吗,童嘉琳?”

    他的话犹如当头一棒,童嘉琳像个疯子一样,哪里还有理智可言:“邓瑞生,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不要让我有出去的一天,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他看着她,眼底一片的嫌弃和痛恨:“你不会有那样的一天的!”

    说完,童嘉琳就被拖下去了。

    她以为这事情完了,可是远远没有结束。

    邓瑞生关了她好两天,突然有一天将她弄了出来,绑着手脚押上了车。

    童嘉琳不知道邓瑞生要干什么,被押进酒店房间的时候,那两个人扣着她的喉咙灌了一瓶水,她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没等她开口,那两个人松了手就走了。

    她试图拉开门逃跑,可是门被反锁了。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嘿,童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看到来人的时候,童嘉琳整个人都疯了。

    “你干什么!滚开,你别碰我,我是邓瑞生的……”

    “你不知道吗?就是邓先生叫我过来的啊!”

    说着,男人已经将她的衣服撕开了。

    这个男人不是谁,正是当初叶佳欣想要在叶正益六十大寿那天对付林惜的男人。

    人是她找的,又丑又老还口臭体臭。

    她就是故意恶心林惜的,却没想到,到头来,全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男人脱光了她的衣服,她养尊处优,力气哪里比得过对方,手脚被扣住,绝望又痛恨,却还是没有办法抵挡对方的入侵。

    对于童嘉琳而言,这一天是噩梦,一生的噩梦。

    这段时间A市出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正益最高股份的持有人突然变成了陆言深;第二件是结婚不到半年的童嘉琳和邓瑞生离婚了。

    林惜划着平板,视线看着一旁端着平板的男人,手微微一动,直接就将手上的平板扔了,侧过身去抱住了人:“陆总。”

    “嗯?”

    陆言深正在看正益的财务报表,视线动都没动,只是哼了一声。

    林惜见他这么认真,张嘴咬了一下人,松了手,没再吵他了。

    缠着手臂的手突然撤走了,陆言深眉眼一动,看过去林惜已经正捧着平板看得津津有味。

    他一只手将手上的电脑放了,一只手侧过去从她的手上抽走电脑:“你看了一个早上了。”

    她正在看童嘉琳的八卦,看到精彩的地方,被陆言深拿走了平板,有些不满:“你不也是看了一个早上吗?”

    “所以不看了,做点别的。”

    他说着,抬手直接就将人带到了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