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0 一起吗,陆总?

    林惜被他扣着在怀里面,但是想着刚才看到的童嘉琳有一个姐姐的八卦消息,忍不住继续看下去。

    她好像听童嘉琳提过,而且这个姐姐童嘉莹,还和陆言深有那么一点关系。

    女人总是忍不住八卦的,更何况这是跟陆言深有关的八卦。

    只不过陆总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思让她八卦,伸手把人捞了回来,双手直接压在自己的怀里面。

    他低头看着她,眼神沉了一下:“林惜。”

    每一次他这样叫她的时候,林惜都忍不住颤了一下。

    手指缩了缩,这个时候,她哪里还记得那什么八卦啊。

    她抬手勾着他的脖子,微微侧头,陆言深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

    林惜想起自己刚才叫他的时候他专心致志的样子,起了几分玩心,好几次都侧开自己的唇。

    陆言深看出她的意图,突然不亲她了,身体往身后的沙发一靠,手却始终扣在她的身上,防止身上的小心机跑掉。

    林惜抬头看着他,有些惊讶他怎么突然没了动作。

    这几天A市的天气都很好,摆脱了阴雨连绵之后,这天气一天比一天的晴。

    落地窗的窗帘只拉上了那薄薄的一层窗纱,真正挡阳光的那一层却还被绑在一旁。

    男人的眉眼向来都是冷硬的,这两三点的阳光够足,落在他的脸上,林惜看着就有点挪不开眼。

    她一向都知道陆言深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可是随着这年月的增长,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是由内而外的气质。

    有些人好看是在外表,陆言深这种男人,脸好看不说,身上的那种越发缄默的内敛,绅士中带着几分痞气。

    他不用说话,光是这么坐着,身上的气场就让很多女人心思浮动。

    林惜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些事情,也不跟他闹了,抬手抱着他:“陆总,你什么时候这么委婉了?”

    自己不出手,让别人动手,这可不太像陆言深的风格啊。

    他嗤了一声,童嘉琳那个人,他都已经懒得去动了,提点邓瑞生几句就足够了。

    林惜自然也知道为什么,陆言深不动手,童家想发难都难。

    而最近,她没猜错的话,接下来,童家可就精彩了。

    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林景,如果她早一点认识陆言深,林景或许就不用出那样的事情吧?

    可是她要是早一点认识陆言深的话,或许她和他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交集了。

    想到这些,她倒是有些感谢纪司嘉和林璐了,如果那一天不是她们两个人将她从别墅里面气走,她哪里会碰得到陆言深啊。

    林惜收回思绪,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主动亲了上去。

    她一直都是个好学生,矜持却从来都不做作。

    小妖精狠起来,陆总都是招架不住的。

    那吻不过是星星之火,却在最短的时间就燎原了。

    陆言深原本是坐在那儿不动的,却仅凭她这么一个吻,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了。

    男人加重的呼吸比什么都让林惜兴奋,她有些不满他身上的衣服,一边扯着一边吻着她的喉结。

    那舌头就好像是在水里面游着的鱼一样,灵活得让人怎么都捉不住。

    陆言深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衣袖被他挽到手臂的一半,领口的扣子林惜好不容易才解开两个,胸口的肌理就好像是分配好的画作一样。

    她干脆直接就用手顺着他的衣领摸到了他的后背,低头用牙齿直接将那纽扣全部都扯开。

    陆言深低头看着,眼眸深不见底。

    抬手正低头沿着自己的线条往下吻着的人提了起来,低头咬了下她的耳垂:“这么急?”

    陆言深平时一本正经,这个时候却什么话都能够说得出来。

    林惜第一次听的时候还有点害羞,现在已经能应对自如了,抬头看着人,眉头微微一条,带着几分挑衅:“你不急吗?”

    她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另外一只手迅速摸了一把他的胸口,然后在自己的脚下坐着的某处拍了拍。

    陆言深捉着她的手:“想翻天?”

    她没看他,这个时候,陆总的眼神是能够吞人的。

    林惜靠在他的肩头上轻声笑,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咬了一下他的耳垂:“想翻红浪!一起吗,陆总?”

    她的声音也有些沉,却怎么都压不住那语气里面的娇俏。

    陆言深眉头一挑,手直接就从她的衣摆伸进去,首先将那挡着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扯了下来扔掉,然后一边摁着一边吻她:“几天没教训,爪子越来越长了。”

    这些天陆言深忙着正益那边的事情,林惜的琴行刚开张,大家都忙得很。好不容易有一个大家都没什么事情打扰的周末,陆总自然是……身体力行地教育了。

    “嗯——”

    他的吻带着火,又热又烫,林惜整个人都被他烧了起来。

    那手的指腹带着薄茧,经过那里都让她发颤,最后停在那长裤下。

    陆言深做什么事情都有耐心,林惜不得不承认,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她从来都没有在这样的事情上不痛快。

    他以前也有过怒不可遏的时候,拉着她什么都不说就直接动。

    她抱着他娇哼哼地说疼,他一身的怒火就被浇灭了。

    明明想横冲直撞,却还是忍着。

    就像现在这样,她把他撩得手筋都爆了起来了,他还是没这么快动她。

    林惜抱着他,见他的额头上的青筋,心底又软又胀,塞得满满当当的,恨不得把自己揉到他的血肉里面去。

    “陆总。”

    她抱着他,蹭了一下。

    陆言深抬手拍了她一下:“抬起来。”

    林惜忍不住轻笑出生,扶着他的肩膀跟着他的指令把自己拉了起来。

    “嗯——”

    那一寸寸地吞噬和侵占,清清楚楚,带着他的所有的炽热,全部都埋给她。

    造物主制造了男人和女人,一刚和一柔,相生又相克。而这世间最愉快的事情,大抵就是两情相悦的有情人刚柔相合。

    窗帘被风吹得起起落落,如梦如幻地挡住了沙发上分分合合的两个人。

    室内一地的阳光,林惜被陆言深转了个身,他从身后开始侵占,低头贴着她的脸,一边吻着她一边叫着他的名字:“林惜。”

    “陆总。”

    她应得艰难,手捉着沙发,指甲划在那真皮上,浅浅的划痕就跟她眼睛里面的水汽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