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2 是我落在你的手上

    两个人安静了一下,门铃响了起来,林惜知道这是陆言深让人送过来的晚餐,所以主动从他的身上下去,“我去开门。”

    他在她转身的时候却伸手拉住了她:“林惜,我不会做。”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她一开始的问题。

    反应过来,她转过身去在他的唇上狠狠地吻了一下:“陆总,你不用懂浪漫,你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情,对我而言都是最浪漫的。”

    她说完,抬手推开他的手,小跑出去了。

    陆言深坐在那椅子上,看着消失在门口的人,嘴角微微一挑,笑了起来。

    总是用花言巧语迷惑他,偏偏他欲罢不能。

    还用得着问吗?

    也就她,就算只是看第一眼,都想上的人。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没有一见钟情的浪漫,却比一见钟情直接。

    如果当初来的人不是林惜,他或许直接就把人扔出去了。

    他当时也确实是想将人扔出去,可是那一张惊慌失措的脸闯进来的时候,他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那是林惜啊,他记得她。

    一个漂亮又娇弱的小姑娘。

    只是没想到,最后会被他压在身下,如今他心甘情愿地俯首称臣。

    说实话,他第一次见到林惜的时候,她毛都没有长齐,他一眼过去,也不过是觉得这小女孩长得倒是精致。

    后来在医院里面碰到第二次,十七岁的林惜已经是少女了,她身材比例很好,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却带着一阵腻腻的奶香。

    那时候他是有点讨厌的,他最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了。

    娇气。

    后来就是在她在法庭上顶罪的时候,法官问什么她都说是,一双水亮的眼睛就看着那个将她坑进去的男人。

    再后来,就是他被李森下药,她被人误打误撞弄进他的别墅里面。

    那时候的她,身上只有廉价的肥皂香味,衣服洗得发白,一张脸也是发白,只有一双眼睛,欲语还休的求饶,他一眼,就陷进去了。

    想到往事,陆言深抬手挡了挡眼睛,却莫名想到她刚才临走前的话。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一个人,什么都是和你最契合的。

    “陆总。”

    林惜已经把东西拿出来放好了,却不见陆言深出来,只好去书房叫人。

    他的手挡在额头上,她还以为他睡着了,叫了一声正打算过去拉他,却没想到他手放下来,一双黑眸里面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林惜怔住了,半响反应过来,自己也跟着笑了:“吃饭了陆总。”

    他被她拖着起身,白皙的指节落在他的手腕上。

    陆言深将手拉了下来,握在手心里面。

    她合该他这么爱她的。

    林景是四月二十三号那一天走的。

    林惜永远都记得那一天,A市放晴了半个月,原本以为已经是挨着夏天了,不可能会阴雨了。

    可是就从那一天起,A市下了连续半个月的绵绵细雨。

    下葬的那一天是纪司嘉陪着她的,她站在那墓碑前,从前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千金大小姐,却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来。

    那时候她少不更事,错信歹毒之人,才将自己弄成那样的田地。

    现在一切已经过去了,她第一次带陆言深来看林景。

    今年的四月二十三号天气却十分的好,头顶上的太阳猛烈却不过分。

    林惜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身下是黑色牛仔裤和一双板鞋,牵着陆言深就往墓园里面走。

    墓碑上的林景还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男人四十不惑,却也正值壮年。

    他不爱拍照片,林惜找了许久,才找到那么几张。

    林惜能长得这么好,和基因有关系。

    林景身高一米八,挺拔英俊,五官立体。

    林惜的五官是随了林景的,就只有一身白皮肤是随了妈妈,还有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陆言深看着墓碑上的林景,从前没什么感觉,现在因着林惜,心底却有几分感激的。

    倘若没有林景,就没有林惜了。没有林惜的话,他大概不知道情爱是什么吧?

    人的一生,来这个世间走一趟,不知道情爱的冷暖,多么的可悲啊。

    林惜虽然经常撒娇卖萌,可是这样的时候,她却是冷静克制的。

    她不像别的人,往事一冲上来就不可自已,眼泪连连。

    看着林景的墓碑,她更多的是像林景还在一样,而她和从前一样,絮絮叨叨地跟她说着自己身上的事情。

    “爸爸,我又回国了,和陆言深在一起。他对我很好,很爱我,也很宠我,你可以放心了,我一定会按你说的那样,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活下去。”

    她话也不多,只是把自己的现状说了,再提了一下万伦:“万伦现在发展得很好,我不是经商的料,所以只能让两个朋友帮忙打理了。他们都是很好的人,爸爸要保佑他们一生平安顺遂。”

    林景生平喜欢喝酒,却因为林惜而极其克制。

    如今人死灯灭,林惜什么都管不到了,也就在这样的时候,她才会放开了去满足他。

    一瓶又一瓶的白酒往地上倒,浓烈的酒味顺风飘走,林惜把酒瓶放好,风吹过来,她抬手压了压头发,抿着唇,看着那墓碑上的照片,没有再说话。

    又站了一会儿,直到太阳上到了正头,她才扭头看向陆言深:“陆总,我们走吧。”

    她心情不太好,却还是笑着的。

    陆言深点了一下头,牵着她往外面走。

    “你跟我爸爸说了什么?”

    从墓园出来,林惜上了车,侧头看着他问。

    她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当然是知道他的。

    盯着林景的照片看了那么久,陆言深在心底里面一定在默默地说着些什么。

    他性格是这样,她不闹腾的时候,他就好像是一块千年冰,又冷又硬。

    陆言深也没想瞒着她:“我谢谢你爸爸养了你这么好一个女儿。”

    她嗤了一下:“再好还不是落到你的手上。”

    他没应话,车子缓缓地开了起来。

    林惜的兴致不高,也没有说什么。

    车子拐出了大路,林惜突然听到身边的男人开口:“是我落在你的手上,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