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4 再哭我现在就吻你

    林惜没想过,自己的这一天会这么狼狈。

    她是和陆言深去看林景的,如果这一天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天。

    那撞击很强烈,安全气囊弹出来的时候帮陆言深挡了一点冲力,可是他的后背还有左侧还是伤得很严重,不少玻璃的碎片扎了进去,现在正在手术室里面。

    林惜虽然被护着,可是手臂和脚也有伤,只不过都是些小伤。

    丁源在这个时候十分的镇定,他看了一眼手术室的灯,然后到林惜的跟前建议她:“林小姐,陆总没什么事,你身上的伤,去处理一下吧。”

    她坐在那等候的椅子上,一闭上眼睛就想起来陆言深从车里面被人拉出来的情景。

    他一张脸都是血,左侧的手臂伤得十分的严重,她只看了一眼,心头都是疼的。

    比起陆言深身上的伤,林惜根本就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伤。

    “不用了,我没什么事。”

    丁源看着林惜额头上还出着血的伤口,有些头疼:“林小姐,你还是去处理一下吧,不然待会儿陆总出来,只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的。”

    她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刚才陆言深进手术室的时候还跟她说跟丁源去处理伤口。现在丁源这么一说,林惜有些犹豫了,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丁秘书你在这里看着陆总吧,我去处理一下伤口就回来。”

    听她终于愿意去处理伤口了,丁源终于松了口气:“林小姐放心吧,我会守在这里的。”

    因为没查出来是谁动的手,陆言深现在还在手术里面,丁源派了个人跟着林惜过去。

    她身上的伤,不算严重,但都是实实的皮肉疼。

    林惜刚才担心陆言深没注意,现在被医务人员处理伤口她才感觉到疼。

    有些伤是这样的,虽然只是伤到了表面,但是疼痛感却更加的强烈。

    林惜全身都是皮肉伤,防止感染就要消毒,消毒水下来的时候不疼,但是包扎的时候就受不了了。

    她伤口不多,处理了十分钟左右就好了。

    完了之后林惜就往手术室那边赶,到的时候陆言深还没有出来,她看了一眼丁源,满脑子都是车子撞过来的那一幕。

    她现在想起来,手都还是抖的。

    二十分钟后,陆言深终于被推出来了。

    他虽然伤得重,但是并没有致命的伤,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去养伤了。

    尽管听到医生是这么说的,可是林惜看到陆言深被包裹严紧的整个人之后,还是差点没忍住哭了出来。

    她也不敢碰他,站在边上跟着他的床走。

    陆言深躺在那上面,额头被包了一圈,尽管这样,一双眼眸也足够压人了:“出息。”

    说着,他伸手拉着她放在床边的手,在她的手心轻轻地按了一下。

    他没动作还好,他这么一个动作,林惜红着的眼睛直接就冒眼泪了。

    陆言深最受不了她哭了,她也很少哭,有时候做错事了认错装哭,明知道她是装的,他还是一看她架势就心头软了。

    这个时候人默不作声的,眼泪就往下掉,一双眼睛全都是红的。

    他觉得就算刚才缝针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疼,这会儿看到她眼泪,就跟伤口泡在盐水里面了一样。

    他左肩膀伤得严重,缝了十二针,没有打麻药,现在都还是烈烈的疼的。

    陆言深动不了,只能用右手拉着她:“林惜。”

    林惜也觉得自己没出息,听到他叫自己,抬手抹了一把眼泪:“你不能骂我。”

    得了,都这个样子了,还没忘仗“势”欺人。

    他闭了闭眼睛,牵着她的手紧了一下:“别哭,再哭我现在就吻你。”

    他说得淡,却偏生让人坚定,要是林惜再哭,他真的就坐起来把人摁到怀里面吻。

    林惜也信。

    陆总啊,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她用手指擦了擦眼泪,真的没有再哭了。

    推着车的护士看着这一幕,想笑,但是看着那床上的男人,又压根不敢笑。

    丁源跟在身后,看着两个人,倒是笑了。

    平日里面两个人在私底下怎么相处的,他不知道,不过明面上,陆言深对林惜其实没什么差,脸上的表情从来都是这样的。

    要不是今天受伤了,他还不知道那样一张万年不会有表情的脸居然也会有无奈的神色。

    陆言深被推着进病房,护士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

    林惜这时候才走过去,坐在床头看着人:“陆总。”

    她拉着他的手,用他的掌心摸着自己的脸。

    如果可以,她想抱抱他,这样的劫后余生,她想要靠近他才觉得真实。

    可是他浑身都是伤,除了右手是好的,她根本不敢乱动他。

    这样依恋的小动作,任是哪个男人心头都会发软。

    林惜总是这样,大胆得直到他的心头里面去。

    别人都说他冷硬,可是他再冷,也挡不住这拿着石钻往他的心里面通的人。

    陆言深手动了动,用大拇指指腹摸了摸她有些肿的眼睛,然后又碰了碰她额头上的那一块纱布:“疼不疼?”

    “不疼。”

    “嘶——”

    刚说完不疼,他就小小地摁了一下,自己就忍不住抽了口气。

    他嗤了一声:“口是心非。”

    林惜有些委屈:“你这么摁,没伤口也疼。”

    他懒得跟她扯,手拉了拉她:“扶我起来。”

    她惊了一下:“你这伤口,才刚包扎完啊陆总。”

    “不听话了?”

    他倒是没动,躺在床上挑着眼角睨着她。

    陆总就算是伤成这个样子了,却还是气场大开,一个眼神就让她败下阵来了。

    林惜咬了一下唇:“那慢点。”

    说着,她弯腰下去扶着他起来。

    陆言深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自己用力就坐了起来:“林惜,你真的以为我残了吗?”

    “你伤——”

    她一开口,突然发现不对劲,低头压在他的耳侧:“陆总,是不是医院里面有坏人?”

    那小模样,真是让人心头发痒。

    陆言深将人摁倒怀里面,抱得紧紧的,“没有,看看哪家按捺不住。”

    林惜原本怕他伤得厉害不敢抱他,现在知道他上身的伤是骗人的,伸手直接就将人紧紧地搂住了,“我害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