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5 陆总,你要毁容了

    “嗯。”

    他的手在她的身后一下下地抚着,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落在林惜的心上。

    他知道她害怕,娇滴滴的一个人,今天又是刀又是车的,她能够一路上忍着没有叫出来,也是她克制。

    去的时候一张脸还红润润的,现在被吓得脸都是惨白惨白的。

    陆言深眼眸沉了下来,终于有人摁不住了,开始动手了。

    林惜心惊胆战被吓了这么久,被陆言深抱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会儿已经两点多了,丁源记着两个人没有吃午饭,就买了些粥回来。

    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这一幕,他不知道要是自己这个时候推开门进去,陆言深会不会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

    他想了想,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刚推开门,陆总的冷眼就过来了。

    丁源有些委屈,一句话都不敢说,盯着陆总刀子一样的视线把手上的粥放在了床头柜面上,然后转身连忙走人。

    他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呢,那车祸的事情要处理,还有今天突然冒出来的那批人,到底是哪一边的,他得查清楚。

    陆言深本来是打算最近对童家下手的,只是这还没有下手,就不知道谁摁不住了。

    丁源爆了一句粗口,这些人都躲在暗处,真特么的奸诈!

    林惜精疲力尽,这一觉睡得长,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

    她是躺在陆言深的病床上的,他就在她的身边,一只手环着她,呼吸很浅,却很真实。

    应该是有护士过来查过房的,房间里面开了灯,她能清晰地看到自己身侧的男人的脸。

    陆言深脸上的伤口不少,虽然是轻微擦伤,上了药水之后却有些吓人。

    林惜看着,心疼的要命,手想摸摸,又怕他头疼,只能这么干巴巴地看着。

    却不想时候,陆言深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她悬空在他脸上的手瞬间就被捉住了。

    “陆总,你要毁容了。”

    典型的幸灾乐祸。

    陆言深松了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就吻了下来。

    他的吻向来都像是带了火一样的,林惜哪里挡得住,没一会儿,整个人气都不怎么顺了。

    末了,他的指腹在她的唇上狠狠地摁了一下:“少幸灾乐祸。”

    已经六点多了,林惜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现在饿得整个人有点空。

    幸好这个时候丁源拎了吃的进来,这一次终于没像上一次那样,丁源看到从洗手间出来的林惜,松了一口气。

    要这一次进来两个人还是搂在一起的话,他以后都不来送吃的了。

    陆言深陪林惜去墓园回来出车祸的事情很快就在A市里面散开来了,平日这些消息不用陆言深说,丁源都会派人去先一步把消息全部都网了下来。

    但是这一次他们要引蛇出洞,消息是主动散发出去的,所以在陆言深进医院的两个小时不到,整个A市都是他生死未卜的消息。

    是夜。

    林惜不愿意回去公寓,非要和他一起在病房里面。

    丁源派人在周围守着,也不怕出什么事情。

    今天陆言深把人甩掉了,丁源带人去追的时候已经追不到了,所以现在查起来有点儿困难。

    但是他们如果真的要动陆言深的话,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可能不动手的。

    “陆总,童家那边没什么动静,陆家那边也很安静,李森最近不在国内。”

    最有可能的三方人,现在都没一个看得出来是他们动手的。

    丁源有些头疼,要不是他们跑得快,现在早就把人查出来了。

    陆言深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病床上睡得正熟的林惜,眉头动了动:“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

    丁源摇了摇头:“除了童嘉琳和邓家那边闹翻了,也没什么事情了。”

    他没有再说话,丁源也没有开口,两个人沉默着。

    半响,陆言深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

    丁源点了点头,转身慢慢地出了病房。

    别墅里。

    “你是说,陆言深他把你们给甩了?”

    “是的,那时候车太多了,我们追不上。”

    “那他们现在出了车祸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那时候开过去车祸现场看了,确实是出了车祸。”

    听到他们的话,坐在沙发上的人终于笑了起来:“只能说,陆言深他们连天都不让他们活。”

    原本还担心人别捉了,陆言深顺藤摸瓜把人找到,现在好了,是陆言深自己出的车祸。

    “好了,记得不要轻举妄动。”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陆言深车祸重伤进了医院的事情在A市沸沸扬扬,一堆的人想要到医院里面看个究竟,但是陆言深是在私人医院里面去的。他们人还没有到陆言深病房的那一层就已经被丁源安排的人给拎了回去。

    谁都看不到陆言深,尽管谁都想看看陆言深现在什么情况。

    陆言深在A市的位置,一旦他出事了,达思内部一定乱,多的是人蠢蠢欲动。这一次的事情,对陆言深而言,也算是一个肃清的机会了。

    而且,也能借着这一次的机会看清楚到底哪些人是恨得想他去死的。

    这段时间,除了陆言深的事情之外,童嘉琳和邓家的事情也是沸沸扬扬。

    本来童嘉琳和邓瑞生半年前出了那样的事情,然后又闪婚,这已经是很大的谈资了。

    没想到的是,这才半年多的时间不到,童嘉琳和邓家那边又闹出事情来了。

    就在几天前,童嘉琳和邓瑞生离婚的消息才刚放出来,这边邓奇峰就被实名举报。

    而这举报的人不是谁,正是童嘉琳。

    童嘉琳在童家这么多年了,哪里不知道水至清则无鱼。

    邓家这些年来,不过是仗仰着邓奇峰,她手上的证据虽然不说是邓奇峰这些年干过的全部的证据,但是将邓奇峰拉下来,也是足够了的。

    邓瑞生要离婚她也忍了,她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那么狠,故技重施,让人去女干污她!

    林惜一边切着苹果一边说着:“这童嘉琳也太大胆了吧?”

    这里是A市,童家已经不管她了,她居然还敢举报邓奇峰?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狗急跳墙。”

    听到他的话,林惜眉头一挑,拿了块苹果往他的嘴里面放:“陆总,你做了什么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