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6 陆总,电话啊,不接吗?

    陆言深将苹果含进嘴里面,顺着她的手指咬了一下:“没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他说得这么简单,林惜可不相信这么简单。

    不过这事情很快就出来了,童嘉琳这边才刚实名举报了邓奇峰,那边就不知道是谁,在网上放了一组童嘉琳婚内出轨的照片,全都是和男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大尺度照片。

    童嘉琳是怎么都没想到邓瑞生这么贱,对,是贱!

    陷害她就算了,如今还将照片发到网上。

    看到那些照片,她整个人都是奔溃的。

    童家现在已经不管她了,也不敢管她,也就只有许慧红还给她点钱资助她。

    可是这件事情出来之后,童大伟直接被气得进了医院,她打电话给许慧红,可是许慧红却说家门不幸。

    她打电话给许慧君,许慧君虽然没有像许慧红那样直接,但是委婉地表达的意思也是一样的。

    “嘉琳,你这件事情,真的是——!我给你转一百万,你赶紧出国躲躲风头吧!”

    童嘉琳打电话给平时交好的朋友,可是那些平日里面交好的人,听说她出了这样的事情,连电话都不接。

    墙倒众推也不过如此。

    根本就没有人管她,她试图用钱去把那些消息压下来,可是根本就压不下来,因为后面撑着这消息的人最不差的就是钱!

    童嘉琳一想就想到是谁了,是陆言深!

    别说在T市的时候她斗不过陆言深,现在在A市,这是陆言深的地盘,她更加斗不过陆言深!

    一时之间,她成了过街老鼠。

    这段时间,“童嘉琳”这三个字谁提到都是一脸的嫌弃。

    她走到哪里,认识的人都是指指点点的。

    童嘉琳终于受不了了,买了机票打算出国。

    她不甘心!她哪里甘心!

    她还要好好地活着,让所有的人看着她怎么一点点地报应回去的!

    可是因为她实名举报邓奇峰的事情,童嘉琳现在连出国都出不了了。

    她如今真的是无路可走了,也不知道走到哪儿去!

    童大伟已经公开声明和她断绝父女关系了,没有人管她,她为了压下那些消息,花了不少钱,现在身上就剩几十万。

    对很多人来说,几十万可以做很多事情了,省一点儿,十年的生活费都够了。

    可是童嘉琳从小娇生惯养不说,如今还被邓瑞生和陆言深逼到这个地步。

    她本来先躲过这阵子再回来复仇的,可是他们连让她出国的机会都不给。

    而这件事情出来没几天,邓奇峰就被查清楚,根本就没有她举报的事情。

    童嘉琳被捉走了,面临着诽谤造谣的控诉。

    林惜觉得这几天,简直比娱乐圈的撕逼大戏都还要精彩。

    童嘉琳的照片在大渠道上被压了下来,毕竟还是有伤风化,不允许传播的,可是在一些管不到的小媒体上,她的照片到处都是。

    她有一天看了一张,只觉得辣眼睛,特别是看到那个男人之后,她差点没忍住把早餐吐了出来。

    林惜把这件事情跟陆言深说了,陆言深反应很平淡,就只是应了一声。

    她见他不感兴趣,也不再说些什么了。

    转过头去,她是没有看到陆言深眼底里面的阴翳。

    陆言深自然也不会告诉她,如果当初不是她机警,还有唐欣清醒出手帮了她,那么这个男人说不定就——

    想到这件事情,陆言深脸色都阴了下来。

    他拿了手机,直接拨通了丁源的号码。

    陆言深最近都“重伤”在医院里面,达思还有外面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丁源处理的,这段时间,丁源忙得头都疼。

    没想到这个时候能接到陆言深的电话,他愣了一下,很快就接听了:“陆总?”

    “把那个男人找出来,扔海里面去。”

    陆言深的语气戾气很重,丁源想了半响,都没有想明白他说的男人是谁,而这个时候,陆言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机,想了一会儿,终于记起来了!

    这不就是那个,当初被叶佳欣找来想要对付林惜的男人,最后又被邓瑞生找去对付童嘉琳的男人吗?

    他当初找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差点儿没有吐出来。

    丁源不是颜控,可是男人脸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浓疮,只看一眼就觉得恶心了。

    偏偏对方还不知道自己恶心一样,见到他说有事情找他,裂开嘴就笑,露出一排黑不溜秋的牙齿,恶心巴拉的。

    丁源不想想下去了,连忙着手安排人把那个王麻子重新找出来。

    王麻子最近春风得意,手上有钱了,去逛声色的地方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是人家挑他,而是他挑人家了。

    而且他花钱治了一下自己的脸,倒是没有这么恶心了,不少女的都迎上来。

    他四十多岁了,是个小瘪三,至今都没有结婚,又没有什么正当的职业,偶尔去工地打零工,挣个一千几百,想女人了,就拿着钱颠颠地去小发廊里面找人。

    小发廊以前一个小时二十块,五年前开始涨价,现在都涨到八十块一个小时了,这还是些老母鸡。

    不过王麻子最近有钱了,进出都是大场所,可是去了几回之后,觉得不是滋味,老是惦记着那小发廊里面的头牌。

    所以今天又跑回去小发廊了,只是人还没有进去,就被两个男人拎着走了。

    “你们——”

    他话没说完,人就已经晕了。

    陆言深说扔海里面,当然不是真的把人扔海里面。

    王麻子一醒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黑作坊,身上的钱被搜刮干净,关着在地窖里面,每天没干完活就不给饭吃。

    丁源交代下去了,一辈子关着是不切实际的,关个几年时间,还是可以的。

    做完这一切,丁源给陆言深打了个电话。

    林惜正被陆言深抱在腿上,她衣服都被他扯了下来了,手机却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她感觉到陆言深的手顿了一下,忍着笑推了他一下:“陆总,电话啊,不接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