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7 哪里丢人?

    陆言深瞄了一眼手机,看到是丁源的来电,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抬手接了电话:“什么事?”

    他的声音有些沉,丁源一听就知道陆总这是怒气冲冲啊。

    “那个王麻子,处理完了。”

    “嗯。”

    不知道为什么,丁源觉得头皮有点发麻,虽然就一个字,他总有种陆言深要把他生吞活剥的错觉。

    陆言深不会把丁源生吞活剥,只是这次算是记下来了。

    锱铢必较的陆总,任劳任怨的丁秘书,报复起来还不是简单的事情?

    而现在……

    陆言深挂了电话,直接就将手机往一旁一扔,视线落在身上的女人:“很好笑?”

    他的眼神深深,林惜觉得浑身一僵,只觉得胸口一疼。他伸手直接就狠狠地掐了一下,半分的力气都不留。

    她忍不住抽了口气,下意识地抬手拉开他的手:“陆总,你以为这是棉花吗?”

    怎么掐都不会疼的吗?!

    过分!

    可更过分的还有,他的手顺着她手上的力气落在一旁,低头开始咬她。

    林惜猝不及防,觉得又疼又麻。

    这四月下旬的夜晚还是凉的,她身下穿着休闲的长裤,他的手轻易就顺了进去,长指摁着她丝毫不客气。

    林惜扣着他的手不禁紧了一下,下意识地张嘴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陆言深哼了一句,抬着她的腰沉沉将她的裤子脱掉,撑着她的双腿沉了下去。

    刚开始就给了她狠狠的一下,林惜觉得人都快散了,咬着牙强撑着还是没忍住叫了出来:“嗯——”

    虽然这医院的保密性好,但是这到底还是家医院,林惜怎么都还是有些顾忌,心里面也放不开。

    更别说这外面走廊还有人守着,她就算脸皮再厚,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叫出来啊。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见她咬着牙,低头就吻了下去,然后趁着她不防备,松了口。

    林惜就这样,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被他这么一害,直直就叫了出来。

    “陆总,你——也不怕丢人!”

    “哪里丢人?嗯?”

    他低头在她的耳边一边吻一边咬,她哪里都是痒的人,偏偏他就喜欢这样不紧不慢地磨着她。

    林惜微微睁开眼看了着跟前的男人,身上的病服被她拉扯得十分的凌乱,可是比起她什么都没有,显然好多了。

    她眨了眨眼睛,抬头对着他的喉结微微咬了下去。

    陆言深哪里会想到她突然有这么一下,差点儿没守住。

    一低头,见她仰着头看着自己笑,笑完了,低头一下下地吻着他的喉咙。

    那皮肤薄薄的,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双唇在自己的喉结上面游走。

    “陆总。”

    那慢条斯理中,她居然还叫了他一下。

    简直就是要反了。

    黑眸微微一紧,林惜只觉得一个大浪打过来,整个人都是晕沉沉的。

    陆言深在医院里面待了一个星期,那个人耐心太好了,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出院的那一天天气不错,林惜额头上的纱布已经被拆了下来了,陆言深虽然没有像那传出去的消息说的那样“重伤”,但是左手伤得确实不清,出院的时候都还是吊着板块的。

    林惜这几天也没有乱走,毕竟这事情刚出来,丁源那边连是谁都查不出来,她不敢乱走,免得给陆言深添麻烦。

    陆言深都出院了,证明那人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动作了。

    林惜琴行那边刚招完人,本来是打算这星期开业的,却因为这一次的事故不得不挪到下个星期。

    这一次的事情和上一次叶佳欣让人绑她进山里面的事情给林惜很大的一个教训,她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要以防万一。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陆言深刚挂了电话。

    她怕压到他的手臂,也不敢就这么冲过去抱着他,只是走到他身边拉了拉他还拿着手机的右手:“陆总,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呗?”

    他侧头看着她,没有开口应话。

    林惜也不管,按着自己想的告诉他:“我想去学一点防身的招式,你觉得怎么样?”

    倒是没想到她说这事情,陆言深难得眉头一挑:“想学什么?”

    “什么最狠?”她说着,顿了顿,“我看网上说泰拳挺狠的,我要不要去报个班?”

    “不用。”

    他回得倒是快,林惜怕他没放在心上,又说了一次:“那你让丁源安排一下。”

    “嗯。”

    他应得淡,林惜看了他一会儿才松手。

    她虽然不知道陆言深具体到底在做什么,可是她看得出来,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如今她和他遇到的,每一次她自己都觉得心惊胆战,可是看着陆言深就知道了,这或许只是对方的一个试探。

    到时候遇上更加凶险的情景,她就算不能帮到陆言深,也不能拖他的后腿。

    林惜知道自己跟陆言深提了,他必定是会记着的,只是等了这么多天,也没听他再提这件事情。

    她正打算要不要再问问的时候,劳动节刚过,他突然之间早上五点就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了。

    之前陆言深六点不到就拖着她去跑步,虽然这段时间她没有再去跑步了,但是怕自己懒,所以也在六点起来,洗漱完之后开始练瑜伽。

    她练舞蹈断断续续也有十几年了,这几年少练了,但是每天一个小时的瑜伽是不会落下的。

    所以尽管年纪上来了,她的柔软度也不错,不然她也不会提出来要去练点什么。

    突然之间被人五点就从床上抱了起来,林惜没睡够,起床气滋滋滋的:“陆总!现在才五点,你把我抱起来干嘛?!”

    带着起床气,说话也是一冲一冲的。

    陆言深低头看了人一眼,脸上倒是没有半分的变化,一话都没有说,抬腿就往旁走。

    他把人抱进去浴室:“不是说要学点防身术吗?”

    她还没醒,脑子转得不快:“啊?”

    “给你十分钟,换好衣服出来找我。”

    他没有多说,扔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林惜这下算是清醒过来了,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肚子里面一大团的疑惑:他该不会是想亲自教她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