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8 不是说不会舍不得吗,陆总?

    很快,陆言深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猜测。

    林惜跑完五公里之后已经累得不行了,他拉着她慢跑着往另外的一座楼走。

    “陆总,我好累!”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不是想学防身术吗?”

    她抿了抿唇,最后要是咬着牙跟着他小跑着走。

    跟着陆言深小跑了二十多天,还是有点儿效果的,比起刚开始的时候她就只能跑那么一两公里,现在起码还能够坚持五公里,跑完之后还能喘着气继续往前跑。

    林惜虽然被从小到大就养得娇,可是她有时候也是很有骨气的,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不管都困难,咬着牙都会去做的。

    她和陆言深就短短的半年时间,已经经历了两场被人追的惊心动魄了。

    她能够感觉的出来,陆言深把正益收入麾下,接下来又是一场硬仗,不知道会牵动什么,也不知道会牵动多少。

    他当初说送她出国她死皮赖脸地留了下来,现在自然是不能拖陆言深的后腿了。

    而且练点防身术也是好的,毕竟陆言深这样的身份地位,那些靠近不了他身的人,指不定就什么时候把视线放到她的身上了。

    她可不想自己又一次被人拐到大山里面去,又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陆言深能够这么快感到。

    往后的那段岁月里面,林惜特别庆幸如今的自己坚持了下来。

    陆言深带着她进了另外的一座楼,不是复式的,但是屋子的面积大,放眼进去起码有一百五十平米,有一个房间,两个洗手间,其他全都已经打通了,一推开门,就是扑了垫子,有打拳的用具,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中间一大块的空地。

    陆言深抬腿往里面走,拿了一套衣服给她:“换上吧。”

    是一套干净的运动服,她现在的衣服已经被汗沾透了。

    林惜伸手接过,看着跟前的一切,忍不住开口问陆言深:“陆总,该不会是你亲自教我吧?”

    他灌了一瓶运动饮料:“有问题?”

    她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就反应过来:“没有啊。”

    别人盼都盼不来呢,她哪里敢有什么问题啊。

    说真的,林惜认识陆言深五年了,从来都不知道,他身上藏了这么多的本领。

    原本以为他只是一个比别人手段狠厉一点儿的商人,可是这段时间下来,她发现,在这间房子里面,是另外一个,她从来都不知道的陆言深。

    六月的天气已经有些闷热,里面开了空调,可是这么高强度的锻炼下,即使是清晨六点,也还是汗流浃背。

    林惜躺在垫子上,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陆言深摔下来了。

    她学了一个多月了,可是每一次和陆言深对上,没两下,自己就被他挪到了。

    这实力太悬殊了,有点儿打击人的积极性。

    “起来。”

    正想着,陆总就过来拉着她。

    林惜努了努嘴,“陆总,你就不会让着点我吗?你这样,太打击我的积极性了。”

    她总是这样,真正苦的时候哼都不哼一声,倒是现在,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开始撒娇。

    陆言深没应话,一用力,将人拉了起来:“再来。”

    他招式多,还狠。

    林惜虽然别他教了一个月了,而她也觉得自己要真的碰上人,多少能摞倒一个。

    可是对上陆言深,她能撑过三招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林惜。”

    见她站在那儿,脸色有些颓败。

    他抬腿走过去,伸手碰了碰她的脸:“你要知道,真的碰上那些人的时候,可不是就只有那么几招的。你现在——”

    他正说着话,林惜却突然之间扣着他的手,身下的脚也对着他的双跨一扫。

    陆言深重心不稳,摔下去的时候伸手拉了她一下,林惜正得意自己暗算成功,却被他拉着往下倒了下去。

    垫子本来就是有弹性的,但是摔下去多少有点疼。

    陆言深浑身上下都是肌肉,她压在他的身上,也没有好受多少。

    不过偷袭成功,嘴角的笑意根本就忍不住,抢在陆言深开口前,自己先强词夺理:“陆总啊,兵不厌诈。”

    这是他教她的,一旦处于绝对的弱势,出手的时候,一定要一击即中,不然的话后患无穷,对方也不会给她第二次再出击的机会。

    刚才陆言深已经被她挪到了,她如果手快直接掐上人的脖子,她还能有一半的胜券。

    一个月了,她第一次把陆言深摞倒,林惜才不想那么多。

    陆言深看着她眼底里面的得意,没说话,只是翻身将人压了下去,双手扣着她的手在一旁:“这样你怎么办?”

    她下意识地抬腿对着他胯下最弱的地方踢过去,出腿迅速凌厉,只是最后还是停了下来,自己抬着身体把人亲了一口:“舍不得。”

    又不是真的敌人,可不是么,踢坏了怎么办。

    黑眸一沉:“我可不会舍不得。”

    话落,他低头压在她的脖子边上,张嘴咬了下去。

    说舍不得,却还是没用力气。

    他的气息打在边上,林惜偏着头,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是说不会舍不得吗,陆总?”

    陆言深松了手,将人拉起来。

    他的力气大,林惜控制好,人撞在了他的怀里面。

    他低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咬了她一下:“你要是再摞倒我一次,给你一个惊喜。”

    她下意识地追问:“什么惊喜?”

    他没有再说话,松了手,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意思很名明显。

    不偷袭,林惜哪里打得过陆言深。

    七点,两个小时,她已经累得不行了,瘫在毯子上:“时间到了,今天可以了。”

    自从她说了要学防身术之后,他每天五点拉着她起床,跑半个小时的步,然后就上来这里练一个半小时。周末的时候更不用说,只要陆总有空,两个人不是在床上过的,就是在这里过的。

    林惜练的时间不算少,但也不算多。陆言深的要求很严格,训练人的时候都是往狠里面训的。

    林惜刚开始的那几天几乎下不了床,现在好了一点儿,见他走过来,起码还能够跳到人的身上耍赖:“好累,陆总,你背我回去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