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49 带你上天

    说累,偏偏人的手圈着他的脖子就好像是被焊住了一样,根本就扯不开。

    其实从这里走过去,也不过是几分钟的路程,有电梯,又不过走楼梯,统共走的步数也不过是那么三四百步。

    可林惜呢?

    “下来。”

    他嘴上说着下来,手却是已经护到了她的身后。

    林惜没下来,还把自己的手给楼紧了,低头就在他的耳边上亲了一下:“我不下。”

    嚣张跋扈。

    换了别个,早就被陆言深甩好几米远了。

    可就是她,他除了冷哼一句,什么都舍不得做。

    陆言深没再让她下来,林惜在他的背上,虽然天天都这么练,可也真的是累。

    男人的被宽厚结实,他双手勾着她的腿弯,背得稳稳当当的。

    林惜进电梯的时候就有些迷迷糊糊了,身上的汗味混着陆言深身上的味道,明明不该是好闻的,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闭着眼睛,本来只是想小憩的,却不想真的就睡着了。

    陆言深看不到她,自然是不知道她睡着了。

    只以为她可能是真的累了,一声都不想坑。

    一辆黑色的奔驰从跟前开过,陆言深停了停,但那车突然又往后倒了回来。

    张良是正益制药的总经理,正好是住这个小区的。

    他正送女儿去幼儿园,刚才往车窗外看了一眼,看到那路上背着一个女人的男人跟陆言深长得很像。

    张良原本以为自己看错了,却没想到车子男人突然之间抬起头,那张脸分明就是陆言深的脸。

    陆言深上个星期已经正式接手了正益了,他到底是个给人打工的,多打招呼还是好的,所以连忙把车倒了回去。

    “陆总?”

    听到有人叫自己,陆言深脸色沉了一下,抬头看到是正益的总经理,他没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刚好车窗上映着林惜,倒是没想到,已经睡着。

    他就更加不会让张良吵醒林惜了,也不管对方有没有事情,背着人继续往前走。

    张良看着陆言深的背影,脸上有些惊愕,倒是没有想到,那个被外界传言得冷血无情的男人,居然也会有背着一个女人这样柔情的一天。

    这要是被娱乐记者拍到了放到网上,绝对又是一个热门话题。

    车后的女儿叫了他一下,张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林惜是被陆言深叫醒的,她身上的衣服虽然换过了,但是没有再那边洗漱,一身的汗味,陆言深也是把人盯着看了好久才下手叫醒她。

    “陆总?”

    林惜刚睁开眼,还有些迷糊,看着陆言深都没反应过来。

    “先洗个澡,吃了早餐再睡。”

    她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一身的汗味。

    这几天,陆言深调了一下强度,林惜虽然有前面一个月打底,但到底还是起步太晚了,学得吃力还困。

    而且她的身体虽然没病没痛,可是体质不算好,这两天,强度一加,她人就有点酸软了。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弯腰就将人抱了起来,直接抱到浴室:“水给你放好了,泡一会儿。”

    林惜这会儿算是完全清醒了,看到那一整个浴缸的水,抱着身边的人直接就亲了一口:“陆总,你真是太好了。”

    他难得没有出言反驳她,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定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早餐十五分钟后送上来,别泡那么久。”

    旁边放了精油,是他特意让丁源准备的。

    林惜突然说要学防身术,他多少是猜到为什么。

    接下来的路确实有些难走,他好几次动了想要将她送出国外的念头,可是每一次看着她,到底又舍不得。

    还没有到那个时候,所以舍不得。

    但他自己也知道,一旦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他就算再舍不得,为了她着想,他也要咬牙让人将她送走的。

    可是她却说要学防身术,说是学防身术,却偏偏提了泰拳。

    那么狠那么凶的招式,她哪里是要学防身术。

    林惜年纪不小了,虽然长得还是二十三四一样,可是她真真实实的是个过了三十岁的女人。

    他从十六岁那一年就开始练的,到现在都快二十年了,苦头他是知道的。

    她起步这么晚,更别说。

    可是这一个多月来,她除了偶尔撒撒娇,却从来没有真的抱怨过一句。

    你说怎么就真的有这样的人呢,你说她笨吧,她有时候又比谁都聪明。可是你说她聪明,却又笨死了,好好地出国等他不就好了?

    怎么就非要选了这么一条艰难的路呢?

    他发现自己好像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把林惜她给看透。

    身后环上了一双手,身上是浅浅的精油味,那白灿灿的手因为最近的训练,手腕上青青紫紫的,十分的明显。

    他抬手扣着她的手,就听到她细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总,在等我吗?”

    不用看,都能想象出,她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得意洋洋。

    林惜确实是笑着的,陆言深什么都给她准备好了,精油倒在浴缸里面,她差点儿就睡着了。

    但还是忍住了,她要是不小心着凉病了,这就得停好几天了。

    咬着牙从浴缸里面爬了起来,却没想到出来,看到陆言深站在床边,也不知道想什么,竟然在笑。

    她开口问他,可是陆言深却没开口应她的话。

    大手扣着她环在他胸前的手,她能够感觉到他手指间那些薄茧的摩擦。

    林惜用大拇指摸了摸他的虎口,他终于开口:“林惜,你不怕我带着你进地狱吗?”

    什么都不问,他牵着她去哪儿就去哪儿。

    她微微侧开了头,从侧面看着他:“陆总,你要带我进地狱吗?”

    这么严肃的一个问题,偏偏她一点儿都不重视。

    他低头看着她,好几年了,她好像还是自己当年见到的那个林惜一样。

    不,不一样的。

    从前的林惜只有一张脸勾着他,如今的林惜,她就算是哼一下,他都是心头发软的。

    六月清晨的阳光好的很,落在她的脸上,应着那笑容,他尾指动了动,抬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带你上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