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52 你在呢,摔不了

    办公室里。

    林惜哪里满意陆言深这样的答案,第一次放倒一个人,虽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大小姐,但她也还是有点兴奋啊。

    有点兴奋的林惜不依不饶:“不行不行,要夸我,夸的!”

    被他带着训练了将近四十天,每一次跟陆言深对打的时候都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什么都见过的陆总,不得不败给勾着自己脖子讨夸奖的林小姐:“嗯,很厉害。”

    “敷衍。”

    她不满,他倒是不恼,低头看着人,半响,终于说出了一句真心的夸奖:“不愧是我教的。”

    “……”

    陆总也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自谦。

    林惜哼了一下,松了手:“你打算怎么处置童嘉琳。”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先送精神病院。”

    不得不说,陆言深的这个做法,倒是比其他的好多了。

    童嘉琳骄傲了三十多年了,这半年的时间从天堂摔进地狱里面,如今也是被逼疯了才会这样子冲过来找她的。

    看得出来,童嘉琳显然是下了要跟她同归于尽的决心了,只是没想到,如今的林惜,就算没有陆言深在身边,也不是她能够随便碰的。

    所以说,人有时候,安分点,总是没错的。

    童嘉琳也不见得多爱陆言深,她只是以为两家人都乐见其成的结果就一定会成,却忘了,陆言深是个人,他有意识。

    他碰上了林惜,她不往后靠,还非要往前冲,不是摆明着找死是什么?

    童嘉琳的事情对林惜倒也没什么影响,唯一的影响大概就是,现在早上五点一到,自己就睁开眼睛起来了。

    陆言深固然会护着她,可他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她的身边。今天是童嘉琳,明天指不定就是谁了。

    她不能老是将自己放在被动的地位,想要有一天能够不至于等死,她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

    六月中旬的时候是正益的周年庆,陆言深作为刚接手了两个月的新董事,自然会出席的。

    林惜的琴行也已经走上正轨了,她一天也就工作四个小时,轻松得很。

    所以昨晚陆言深说今天晚上是正益周年庆的时候,她四点多就从琴行出去,过了两条街,自己去化妆店化妆。

    以前都是丁源带她过来的,好几年了,店里面的人都换了一批又一批了,可是无论换了多少披,林惜是陆言深的人,店里面没有人不知道的。

    所以她刚进去,就有专人接待了,不用开口,店长就上前跟她说:“林小姐,礼服陆总已经让丁秘书送过来了。”

    林惜点了点头,知道陆言深每一次都会给她挑礼服的,她也懒得自己挑了。

    宴会妆比较费时,林惜在椅子上坐了一个半小时,妆容才画好。

    她的皮肤偏白,可能是最近天天早睡早起跟着陆言深去训练,皮肤比以前还紧致了一点。

    其实三十岁的女人真的是可以看到衰老的痕迹了,但林惜从来都很注意保养,在监狱里面没办法,不过那时候她年轻,满脸的胶原蛋白。

    出来之后,她经济捉襟见肘,就用一些比较省钱的保养方式。

    而且她一贯都是练瑜伽的,这一年多被陆言深宠得越发的没边了,心态好了,人平和下来,自然不同这个年纪里面嫁人生子的女人。

    现在是夏天,化妆师跟她上的是浅橘色的眼影,画的是内眼线,妆容很清爽,头发结成辫子盘在头上,脸侧留了两缕头发点缀,加了个假刘海,整个人就跟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一样。

    不得不说,肤白真的很占优势。

    陆言深这一次给她选的礼服是烟灰色的伞裙,裙子上有些雏菊刺绣,白灰相映十分的好看。

    林惜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不少人都惊住了。

    其实林惜的长相偏少女,她是鹅蛋脸,不是瓜子脸,下巴有一点小小的圆形弧度。女生的皮肤本来就是偏白的,可是她的皮肤在一众的白皮女生中还是十分的突出。

    一字领的裙子,锁骨被很好地露出来。

    她们见过林惜穿过好几件礼服的样子,却也始终不如这一件惊艳。

    造型师看了半响,才知道为什么。

    大概是那一双眼睛吧,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明明都是三十岁的女人了,却还是鲜活伶俐得很。

    “林小姐,陆总已经到了。”

    还是店长先反应过来的,连忙把鞋子递上前。

    她的裙摆刚好到脚踝穿了高跟鞋,露出脚踝处的骨头,明明一身裹得紧,却还是让男人看出了性感。

    陆言深是先看到那踏在楼梯上的双脚的,跟无暇的白玉一样,才在那银灰色的高跟鞋上,莫名就让他的心头发痒。

    到底还是个不动声色的,他站在那儿,除了一双黑眸一直落在那徐徐而来的林惜身上,倒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因为在楼梯上,林惜走得有些慢。

    转了角之后看到陆言深,她眼眸微微一亮,脚下的步伐也快了一点:“陆总。”

    岿然不动的男人终于挪了挪步伐,上前将人扶着:“慢点。”

    他的声音有点低,训斥中带着几分不满。

    林惜笑了笑,牵紧他的手:“你在呢,摔不了。”

    她的声音很小,也就陆言深一个人听到。

    旁人只知道林惜说了句话,却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就见那冰山一样的面容突然之间溶了开来,脸色虽然没变,可谁都能够感觉到,陆言深的气势显然是收了不少。

    林惜知道自己好看,但是这样偏少女风的裙子,倒是第一次穿,上了车忍不住问一旁的男人:“陆总,好看吗?”

    裙子是他挑的,他当然是觉得好看才会挑给她。

    她这么问,当然不能使问裙子好不好看。

    陆言深侧头看着她,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车厢里面的光线不是很好,她唇上抹了唇蜜,外面的灯光打进来,那唇瓣就好像是刚拆封的果冻一样。

    他滚了滚喉结,“嗯,漂亮。”

    说着,转开了视线,不然没忍住,林惜估计会恼他毁了她的妆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