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53 我不嫁给你,还能嫁给谁?

    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停了下来,光洁的皮鞋落在地上,皮鞋上的黑色西裤是一双大长腿。

    陆言深从车里面出来,不少的闪光灯打过来。

    他面无表情地挡在那车顶上,伸手接里面的人。

    好看的裙子除了好看跟贵,也没什么好的。

    林惜进车里面的时候好几个人帮着她,现在出来就得小心翼翼,不然还没进场,就把裙子给勾丝了,那就太难看了。

    她伸手搭在陆言深的手上,另外一只手拉着裙子,小心翼翼地从车里面走了出去。

    幸好今天陆言深带来接她的车子是加长的林肯,车里面的位置宽敞得很。

    林惜把裙摆放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的记者:“今天晚上这么多媒体?”

    “嗯。”

    陆言深不好采访,难得他今天会出席,自然是来得多。

    这对正益而言是一个免费的宣传方式,互惠互利,正益不会阻止媒体过来的,而媒体自然也不想放过这一次的独家。

    她收回视线,跟着陆言深抬腿走进去。

    陆言深本来就是吸睛的人,林惜今天的礼裙也是抢尽了风头,两个人一出现,原本喧闹的宴会大厅这时候都静了一下,视线都对着刚走进门的两个人。

    他们来得不算早,还有五分钟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陆言深今天是要上台致辞的,所以林惜被他牵着到后台。

    成韵一眼就看到陆言深了,端着红酒的手撞了一下身侧的男人:“那个男人就是陆言深吧?”

    韩进抿了一口红酒了,没有看她:“嗯。”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林惜了吧?”

    听出了成韵语气里面的不同,他眉头一皱,将抬到嘴边的酒杯拿了下来,侧头看着她:“你想干嘛?”

    成韵耸了耸肩:“没想干嘛啊,你这么紧张干嘛,韩同学?该不会是看上了林惜吧?”

    她抬头看着他,眼底有笑,可是那笑意却带着几分不怀好意。

    韩进看了她一眼,没有应是,也没有应不是。

    成韵也不介意,“今天林惜可谓是抢尽风头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露背礼服,刚从迈阿密回来,一身都是小蜜色的皮肤。在外国人眼里,这是性感健康。

    可是中国人的审美,还是比较偏向林惜那种白里透红。

    成韵身材火爆,她是从美国回来的,行事自然也比国内的女性奔放了点。

    已经有好几个富二代过来搭讪了,她也是拒绝,只是一边调笑着一边拒绝,别人搂她的腰她也不恼,笑着跟人碰了杯,将手拿开,大大方方就说没兴趣。

    今天的场合,也没什么人敢闹事的。

    但是这个成韵……

    韩进看了一眼,还是忍不住多加了一句:“陆言深不是个简单的,你还是给伯父省点心吧。”

    成韵对他的话不以为然:“韩进,你这两年不行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

    韩进没说话,他抬腿往前面走。

    陆言深已经站上台上了,林惜就站在台下。

    他一如既往的成套黑色西装,领带也是一丝不苟的,整个人看着禁欲又冷硬。

    林惜爱死了他站在台上的样子了,谁都不会想到,私底下的陆总,在床上可是会翻天的。

    想到他在床上对自己说的浑话,林惜忍不住笑了笑,低头抿了一口红酒,就听到台上的男人开始发声了。

    “今天,很荣幸大家能够——”

    陆言深说话一向都是这样的,他发言没有稿子,就这样张嘴就来。

    林惜知道,不用五分钟,他必定是要下来的。

    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这样,不喜欢说的,更喜欢做的。

    只是没想到,他突然之间的转折,几乎让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今天是正益31周年的周年庆,是个好日子,刚好,台下的林小姐,她今年刚好31岁,我们认识了6年,相爱5年。”

    他说着,顿了一下,看着台下的她:“林惜,我说了,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林惜顿了一下,想起前些天他说过的话。

    后来她确实把他撂倒了一次,但是林惜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她是用尽了浑身解数,才再一次把陆言深撂倒。

    她多少是知道陆言深让着她的,惊喜这件事情,她也没放在心上。却没想到,他突然之间在这里提了起来。

    仿佛跟往常的很多次一样,他带着她参加一个宴会,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就离开。

    可是又不一样,因为他现在,在台上看着她,单膝跪地:“林惜,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她站在那儿,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还是身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有人推着她往前面走。

    她穿着裙子,走得很慢,不过几步的阶梯,她却生生走了十几秒。

    也不过几米的距离,林惜却觉得自己好像走了三十一年这么长。

    她用三十一年的时间,走到了他的跟前,成为他的爱人,将来是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

    他们会白发皑皑,最后生不同穴死同眠。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那锦盒上的戒指煜煜生辉,她笑了笑,伸出手:“陆总,我不嫁给你,还能嫁给谁?”

    他看了她一眼,将戒指拿起来,戴到她的无名指上。

    她拉着他的手,尾指在他的掌心上勾了一下。

    他低头看着她,牵着她的手紧了一下:“谢谢大家。”

    他不冷不淡地扔了一句话,牵着林惜就下台了。

    好半响,台下的人才想起来要鼓掌。

    大概是谁都没有见过这么不一样的求婚,没有天花乱坠的誓言,就只有一句:你嫁不嫁?

    也没有激动到哭的反应,就只有敛眉淡笑,不说好,就一句反问,两个人甚至连拥吻都没有,就这么结束下去了。

    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很多人都知道陆言深和林惜的关系,但是陆言深会求婚,却是很多人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而对林惜而言,却和他们不一样的想法。虽然很震惊陆言深会求婚,可是真的走上台上的时候,她却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她不嫁给他,能够嫁给谁?

    他不娶她,能够娶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