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54 一个眼神都不要给她

    “啧啧啧,还真的是感情好啊,这就求婚了。”

    风凉话的姿态,身边的人听着,纵然有人不喜欢林惜,但是陆言深现在求婚了,多少也知道,林惜好不好,起码人家两个人是真的相爱修成正果了。

    平时又没有什么大的恩怨,也不过是一些小妒忌,现在人家都求婚了,更多的是给祝福林惜和陆言深。

    “你这是什么语气啊,人家感情是很好,用得着你来说吗?”

    旁边有个女的性格比较直,听不得这阴阳怪气,忍不住对着成韵呛了回去。

    成韵睨了对方一眼,哼了一声,没说话,举着红酒杯,直接就往今晚的两个主角走过去。

    林惜和陆言深可不是今晚的主角么,可是主角不可近人,也没有人敢过去问些什么。

    比起周围那些媒体人的激动和兴奋,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表现得一点儿都不像是刚求完婚的一对新人。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借着低头的遮挡勾唇笑了一下。

    其实她和陆言深都是在外人跟前一本正经,回头私底下才比较放肆的人。

    一堆的人盯着,林惜面上和陆言深一样的高冷。

    原本以为没有人敢上前的,却不想一个女的直接端着红酒就过来:“陆总,林小姐,久仰。”

    林惜看着眼前的女人,小麦色的皮肤,黑色的深V礼服将胸前的沟壑勾勒得十分的分明。

    一张脸上的妆容张扬,红唇微勾,视线直勾勾地看着陆言深。

    很侵略的眼神,林惜下意识地往前一步。

    这是她的男人!

    “这位小姐是?”

    “成韵,成都的成,韵味的韵。”

    她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林惜的动作,收回了视线,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林小姐,你很漂亮。”

    林惜抿了一下唇,大方地笑了一下:“谢谢,你很性感,成小姐。”

    来者不善,林惜也不会坐以待毙。

    成韵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突然对着她身后招了招手:“韩进,这里。”

    听到她口中的名字,林惜怔了一下,她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韩进了。

    不远处的韩进看了一眼成韵,脸色不太好,但还是抬腿走了过去。

    “林惜,陆总,恭喜。”

    他表情寡淡,外人看不出来有什么起伏。

    成韵看着韩进,笑了一下:“林小姐和韩进认识?”

    “嗯,认识几年了。”

    林惜回得很淡,成韵耸了一下肩,对着林惜仰头将酒杯里面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林惜酒量不好,但是陆言深在她的身边哪里有人敢让她喝酒。

    可是这个成韵,一点儿都不按理出牌,敬酒的时候不说,就只是对着她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然后仰头就将酒杯喝光了。

    她不喝,好像不给面子,喝呢,又中了她的计。

    想了一秒,林惜干脆不喝了。

    成韵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手上的酒杯,两秒之后才转向陆言深:“陆总,你今天很帅啊。”

    说着,也不管别人应不应她,转身就走了。

    韩进看了一眼林惜:“别在意,她性格比较闹,喜欢开玩笑。”

    林惜笑了一下:“成小姐倒是率直。”她说着,转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陆总确实挺帅的?”

    她的眼底有笑意,收回来看向韩进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了。

    是不是开玩笑,就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正巧,这时候成韵不小心撞了一个人,被人拉着正在理论。

    韩进点了点头:“我过去看看她,她可能有点喝多了。”

    “好的,改天再聊。”

    人走了,林惜脸色才冷了下来。

    被牵着的手微微紧了一下,她回过头,看着陆言深,似笑非笑的,就跟刚才成韵一样。

    他黑眸微微一沉:“走了。”

    她有些惊讶,也不管调笑他了:“这么快?”

    这才开场十分钟啊,他们来了,统共就只有那么二十分钟不到。

    “嗯,回去有事。”

    他说得严肃,林惜也没有多想,被他牵着跟着他就往外走。

    韩进走过去把成韵拉开,头有些疼:“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是这位小姐!”

    被她点名的那位女士冷哼了一声:“不要脸!”

    韩进没想到成韵刚回国,就想搞事情,他抬手直接将人拉走。

    这一次的周年庆陆言深很大手笔,整个酒店都包了下来。

    现在是夏天,室外的热闹比室内更甚。

    韩进将人拉到花园的一边,抬手摸了一根烟:“成韵,你这样会给伯父招麻烦,陆言深他现在是正益的负责人。”

    成韵伸手抢过他的烟盒和打火机,也低头点了一根烟,“怕什么,我也没有怎么他,他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她吸了一口烟雾,却憋着,抬头对着韩进直直地吐了过去:“再说了,你不是喜欢那个林惜吗?我现在可是在帮你,现在这年头,可不兴你这种情深如海却憋在心底的把戏了,韩进。”

    说到最后,她有点嘲讽。

    成韵向来就是这样,做事情比较大胆,韩进以前也是这样的,可是这几年,她就出国避了几年的风头,却没想到这个男人,都快长龟壳了,连个女人都不敢追。

    韩进对她的的嘲讽不以为然,吸了口烟:“你不要捣乱,林惜现在是陆言深的女人,整个A市都知道。”

    “嗤——”

    她冷笑着,“也不知道谁为了一个女人豪砸了两亿。”

    韩进低头看着眼前的成韵,深褐色的眼眸里面,哪里有半分的平淡,那微微舒张的阴戾,也就成韵没看到,要是看到了,她断然不敢这么说。

    车里。

    林惜抬手扯一下衣服:“陆总,跟你商量一件事情,行不行?”

    车子缓缓的启动,外面的霓虹灯闪着从车窗照进来,落在她的脸上,映得她一张白灿灿的脸五光十色:“什么事?”

    他撩着眼皮,低头看了一眼林惜修得整齐的手指。

    那圆滑的指甲盖上涂着浅粉色的指甲油,浅浅的一层,就跟她唇上的口红一样。

    他的手捉紧了一下,收回视线抬头看着她的双眸,就听到她说:“下次碰到有女人说你帅,你记得一个眼神都不要给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