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55 没留意,光顾着看你了

    陆言深知道她是在计较刚才成韵的话,倒是个爱吃醋的,不过他喜欢。

    见着她一脸的期待,陆言深脸色还是没多少变化,半响才哼了一个字出来:“嗯?”

    “因为她们都不怀好意,陆总别被她们骗了。”

    不怀好意?

    也亏得她说得这么正义凌然,难道她就不是不怀好意?

    每次撒娇让他做事情的时候,总是把他先夸一番。

    捏了一下她的手,他摸了摸自己亲自带上去的戒指,还是没有退让:“我帅是事实。”

    林惜也不恼,反手握着他捏着自己的手,“所以让她们说就好了,不用管她们。”

    还真是霸道呐。

    他看着她白皙的手上戴着自己的戒指,勾了一下唇,算了,满足她算了。

    “嗯。”

    “我就喜欢陆总你这么直接。”

    他低头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看了一眼车厢的前面,“我也喜欢。”

    林惜对成韵的印象确实不好,大概是女人的直觉。

    她第一眼看到成韵这个女人,就觉得她不简单。

    哪里有人这样子的,一过来直勾勾就看着别人的未婚夫,就算是出国呆了多少年,这起码的礼貌和尊重还是要有的吧?

    更别说,她这个未婚妻就站在陆言深的身边呢。

    她居然临走之前还那么明目张胆地勾搭陆言深?

    想到成韵临走夸陆言深的话,林惜脸色就不禁冷了下来。

    又一个童嘉琳,是么?

    而林惜确实没有猜错,成韵确实不简单。

    “你到底想干什么?”

    韩进将烟头扔了,皱着眉看着跟前的女人。

    成韵突然就笑了起来:“我想干陆言深啊。”

    他冷哼了一声,没再管她,抬腿走了。

    成韵看着韩进的背影,抬手将抽到一半的烟扔了。

    勾唇笑了一下,转身也走了。

    陆言深是吗?

    她倒是想看看,传说中的陆总,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陆总,到了。”

    二十分钟,车子停在了楼下。

    林惜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早得很,她也饿得很。

    陆言深下了车,她这会儿也管身上的裙子了,拉着陆言深的手,借着他的力气就把自己拉了出去:“陆总,你饿不饿?”

    一出来,就问人家饿不饿,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出来饿的人是她一样。

    他在心底发笑,抬手打了丁源的电话,让人送吃的上来。

    每次参加这些所谓的宴会都吃不了多少东西,林惜就在化妆的时候吃了个蛋糕,后面怕裙子穿不下,就没敢多吃了。

    林惜刚洗完澡出来,吃的就送到了。

    陆言深在客厅里面洗澡的,比她快一步,她是闻到了香味出去的,一出去就看到桌面上放了不少好吃的。

    她觉得肚子的空虚感更加的强烈,连忙走过去。

    饿起来了,她也不管那么多了,一边吃着一边问对面的男人:“陆总,那个成韵是谁啊?”

    陆言深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沾了酱汁都不知道。他抬手抽了张纸巾,一边擦着一边回她:“大康创始人的女儿。”

    林惜手顿了一下:“我觉得她来者不善。”

    没听到对面的人搭话,林惜抬起头,发现陆言深正直直地看着她:“林惜,你吃醋了。”

    这么直白地指出来,就算是林惜脸皮厚,也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她没再说话,低着头认认真真地吃着跟前的食物。

    不得不说,丁秘书真是称职,永远都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想吃什么。

    酒饱饭足之后,林惜倒在沙发上,看着成韵的资料。

    资料是陆言深给她的,成韵今年二十八岁,前几年出国硕博连读,今年五月份才回国。

    资料中,最吸引人的就是成韵和韩进居然交往过。

    林惜想了想,怪不得韩进这么紧张她。

    看到这里,她倒是有些放心了,有韩进看着成韵,她倒不怕她能够闹出什么来。

    可自己刚被陆言深求婚,她就这么冲上前撩拨她的男人。

    林惜心底还是愤愤不平,抬手将平板往一边上的桌面上一盖,坐了起来,直接抱着正在看文件的男人,在他的耳边一边呵着气一边开口:“陆总?”

    他知道她心里面的小九九,把最后一页看完,才把文件放好,抬手拉着她的手将人挪到怀里面来:“看完了?”

    “看完了。”

    她抬手搂着他的手臂,陆言深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她跟着他训练了一个月,自然知道他身材为什么这么好。

    这男人,克制又自律,很多男人三十一过就开始发福,可是他都已经三十七了,还是跟二十七的小鲜肉一样。

    陆言深睨着她,也不阻止她的小动作。

    那手柔若无骨的,从睡衣的领口探进去,好像要钻进他的心口一样。

    他眼眸沉了沉,看着她脸色也跟着暗了暗。

    林惜却仿佛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一边摸着人一边亲着他的脸颊:“陆总,我吃醋了,怎么办?”

    还想着刚才的话呢。

    说他锱铢必较,还不如说她更较。

    他没说话,不动声色地伸手圈上她的腰。

    林惜的主动,他向来都是很享受的。

    见他不说话,林惜叹了口气,原本在他胸口乱走的手也收了回来:“唉,果然,由来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听到她的话,陆言深直接就笑了,抬手扣着人的手,圈在她腰上的手也微微用力,将她往上一托:“新人笑?”

    他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手直接就从她的真丝睡衣探了进去。

    空调的冷气凉沁沁的,他的手却热辣辣的。

    林惜觉得自己有些唇干口燥,抿了一下被咬过的唇瓣,抬头看着他:“成小姐很性感,是不是?”

    小心翼翼底下又藏着几分得意,这样浅显的试探,他从前只觉得无趣。

    如今却忍不住想笑,将人拉了起来,终于给了她今天晚上最想听的话:“没留意,光顾着看你了。”

    他压在她的耳边,那滚烫的气息打下来,又湿又烫,林惜脸一下子就跟着烫了起来,正好他的手在这个时候顺了进去,林惜哼了一下:“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