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57 没什么兴趣

    丁源看着一上来就直接往陆言深办公室闯的成韵,只觉得头大。

    要不是见她是个女人,又跟大康有关系,他早就让人把成韵扔出去了。

    林惜都没有这嚣张的架势,她倒是以为这正益是她的家一样。

    “拿开你的手,别碰我。”

    成韵丝毫不听丁源的话,那虚虚拦在她跟前的手她也不在乎。

    丁源是有老婆的人,成韵不怕他碰到她,他倒是还怕她碰到自己呢。

    她仿佛就猜中了这一点,一直得寸进尺地往前走。

    丁源眉头一皱,态度也强硬了:“成小姐,安保人员已经上来了,如果你再——”

    “轰”

    成韵没等丁源把话说完,直接就把跟前的门推开了。

    丁源脸色一僵,抬手招了招安保人员:“把成小姐请出去。”

    那两个安保人员上前要捉成韵,可是她却一闪身就把人躲开了。

    丁源脸色更难看了,这个成韵,真的是不简单。

    看着办公室里面的陆言深,两个安保人员也不敢进去。

    成韵这个时候却已经走到了陆言深的跟前,双手撑在他的黑木办公桌上:“陆总,我们又见面了。”

    陆言深头也不抬:“出去。”

    一般人听到陆言深这两个字,早就已经连滚带爬地走了,可是成韵不是一般人。

    她昨晚就说过,她要拿下这个男人。

    伸手直接就将陆言深手上的钢笔抽掉,一直没有抬头的男人终于抬起了头,只是那眼神里面,冷得跟西伯利亚的冬天一样。

    成韵愣了一下,只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正了正脸色:“陆总,我今天过来,是有个合作和你谈的。”

    陆言深看了一眼被她抢走的钢笔,“我倒是不知道成小姐有谈合作不预约的习惯。”

    他话里面的讽刺十分的明显,尽管语序平稳,却还是压不住那话里面的嘲讽。

    成韵耸了一下肩,“实在是因为陆总您这个大忙人太不好约了,我只好这样‘闯进来’了,sorry。”

    嘴上说着抱歉,脸上却没几分抱歉的表情。

    “成小姐,我不觉得,正益和大康之间,有什么好合作的。”

    成韵听了他的话,抬手将文件放到了桌面上,倾身用手指推着文件送到陆言深的跟前,身体也随着那文件一直往陆言深的跟前送过去。

    她今天穿了一件酒红色的修身V领包臀裙,随着她倾身的动作,大片的春色露了出来。

    就在陆言深的跟前。

    成韵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她既有东方人的纤细,也有西方人的丰满,陆言深就算再正人君子,欣赏总该会有的。

    可惜了,男人用手拉过文件,成韵用力摁着,但是力气比不过,只能任由陆言深将文件拿过去。

    他一眼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翻了几页,半响,才开口:“公益项目?”

    成韵确认他真的不会看自己,这个姿势实在不容易,她只好收起了身,双手环在胸前,勾着笑看着跟前的男人:“我也知道,这两年大康和正益的竞争很激烈,外界甚至有不少的传闻说大康和正益已经是死对头了。陆总行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正益和大康也不过是正常的竞争,哪里有外界说得这么夸张。这一次这个项目正好可以说明大康和正益的关系。”

    白的说成黑的。

    陆言深身体往后一靠,一双黑眸微微抬着,冷冷地看着她:“成小姐,你可能不知道,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他不想和任何人合作。

    成韵自然听得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不过她向来最擅长假装听不明白的了:“我刚回国,倒是不是很了解,陆总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最后还是觉得不合适,那无所谓,交个朋友。”

    “我对成小姐这样的朋友,没什么兴趣。”

    他倒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换了别的女人,这个时候早就生气了。

    可成韵的脸皮就好像铜墙铁壁一样,不管陆言深说什么,她都不在意:“可是我对陆总你,倒是挺感兴趣的。”

    她的眼神直勾勾的,里面的挑逗十分的明显。

    陆言深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厌恶。

    林惜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可她的眼神里面永远都不会带着这样赤烈烈的谷欠望。

    陆言深没说话,直接站起了身:“成小姐,我有个会议要开,轻便。”

    他说着,绕过办公桌往外走。

    成韵却突然之间伸出手拦住了他:“陆总,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吧。”

    他站在那儿,直接就叫丁源:“丁源,送成小姐。”

    丁源连忙走进来,成韵松了手,似笑非笑地看了陆言深一样:“这个秘密呢,和林小姐有关系。”

    陆言深脚步都不停一下,她也不在意,抬腿走到他跟前,踮着脚:“韩进喜欢林小姐,陆总你可要小心点了。”

    说完,手微微一松,把两指之间的东西往他的口袋里面一放。

    丁源见她凑过去陆言深身边,连忙伸手将成韵拦了下来:“成小姐,请。”

    成韵倒也不再追着陆言深了,回头看了一眼丁源,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丁秘书倒是挺忠心耿耿的,我家养的那一只德牧都没有丁秘书一半呢。”

    骂人是狗,换了别人,说不定早就红了脸了。

    可是丁源什么人?

    他跟在陆言深身边这么久了,成韵这么一句话,他也不放在眼里面,不过是被畜生咬了一口,难道他还要咬回去吗?

    “成小姐,请。”

    得不到意想的效果,成韵觉得无趣,不等丁源再开口,自己就抬腿走进了电梯。

    丁源一直将人送到楼下,看着她走出电梯,才关了电梯,重新回去。

    电梯门一关,丁源讽刺地笑了一下。

    成韵倒是个不简单的,可惜了,她碰上的人是陆言深。

    成韵从电梯走出来之后没有直接就离开,而是走到前台,点了点电脑:“帮我个小忙?”

    她说完,从钱包里面拿了两百块出来,递到前台的跟前。

    前台眼睛显然一亮,但还是有些担心,也不敢答应。

    成韵把钱放下,笑了一下:“别紧张,我就是让你帮我拍几张照片。”

    她说着,把手机就递给了前台。

    拍几张照片就有两百块?

    这么好挣钱的机会谁放过谁就是傻子啊!

    前台不是傻子,连忙把两百块揣到兜里面,然后接过手机按着成韵的要求帮她拍照。

    拍了十分钟不到,成韵拿回手机,翻了翻,抬头笑了:“拍的不错。”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上了车,成韵才点开联系人,把刚才拍的几张照片发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