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58 是什么东西啊?

    “叮咚,叮咚,叮咚……”

    林惜刚下了课,桌面上的手机突然连续好几声响了起来。

    是短信的提示音,按亮手机屏幕,只看到“图片”两个字。

    她眉头皱了皱,点了进去,看清楚图片的时候,她不禁冷笑了一下。

    正益制药总裁办。

    陆言深刚回到办公室,视线落在桌面上的钢笔,回头看了一眼丁源:“把桌上的那支笔扔了。”

    丁源愣了一下,一直好好的笔,陆言深怎么说扔就扔了?

    直到看到那笔被放着的位置,他才了然。

    多半这只笔是成韵碰过了,不然陆言深也不会连自己碰都不想再碰,就连扔笔这么一件事情,都还要他来做。

    成韵下了车,直接就坐了专梯上到总经理的办公室,也不得对方的秘书通告,直接就推门进去:“陆言深看起来不太想跟我们合作。”

    那落窗前站了一个男人,年纪三十多,灰色的高定西装将他衬得长身玉立。 纪司嘉转过身,看着成韵笑了一下:“成小姐以为陆言深在A市的名声是骗人都吗?”

    陆言深这个人,早些年要合作还容易一点,现如今,他不缺钱,光达思一年就能带来好几十亿的收益。

    正益制药是个老公司了,本来制药就不好做,不说条规多,自从医改之后,现在的竞争越发的大。

    陆言深也看不上那一点儿蝇头小利,想要让他入套,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成韵也跟着笑了一下,走过去拍了一下纪司嘉的肩膀:“听说你跟林小姐是青梅竹马?”

    听她提到林惜,纪司嘉脸色倒是冷了一点:“成小姐想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们都喜欢林惜那样的。”

    纪司嘉一下子就听出了她话里面的不同:“你们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啊,你和韩进,你们两个人啊。你可是要知道,林小姐现在可是陆言深的未婚夫。”

    五十步笑百步。

    纪司嘉拿开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你也不要忘了,陆言深是有未婚妻的。”

    “呵——”

    成韵冷嗤了一声,“别说他有未婚妻,就算是结了婚,又能怎么样?”说着,她抬手碰了碰纪司嘉的脸:“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吃着碗里面的,想着碗外面的吗?”

    纪司嘉直接推开她:“那我祝你心想事成。”

    “我也祝你心想事成。”

    阳光从窗外打进来,明亮亮的一片,可是有多少黑暗藏着污垢,却是没几个人知道的。

    林惜今天就两节课,算上下课十分钟,她总共就只要上一百分钟的课,然后就可以走了。

    而且早上来上课的人不多,就几个感兴趣的年轻人。

    她想到手机里面的照片,心底有点不愉快,吃了中午饭就自己去了练功房。

    这些天跟着陆言深训练,现在她心情不好,倒是喜欢来这里发泄了。

    陆言深上周教了她一套拳,她正好还没学得好,来练练就对了。

    在练功房里面待了整整三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林惜觉得自己恨不得摔在床上就睡。

    事实上她回去洗了个澡就真的睡着了,一直睡到晚上七点。

    陆言深今天有个饭局,不过按他的做法,可能八点左右就回来了。

    她翻了翻冰箱,看到还有不少菜,弄出来做了四个菜。

    刚盛好饭,陆言深就回来了。

    她走过去把他手上的外套拿到手上,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摸了他一把:“陆总,喝酒了?”

    他身上有很淡的酒味,应该没喝多少。

    “一杯。”

    说完,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抬腿去厨房洗手。

    饭局上吃不了什么东西,陆总这会儿是饿的。

    林惜哼了一声,抬手将外套甩了甩,却没想从里面抖了一样东西出来。

    不到巴掌大小,四四方方的东西。

    全都是英文,林惜一开始倒是看不出来是什么,直到摸了摸,她才算是知道。

    眉头一皱,刚好陆言深从厨房走出来,看她站在那儿,眉眼动了动:“过来。”

    她想了想,还是把那东西放到自己的口袋里面,抬腿过去吃饭。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话向来都不多的,林惜今天下午自己去练了三个多小时,又累又饿。

    吃得有点快,也吃得有点饿。

    装完第二碗饭,发现对面的人正看着自己。

    林惜想到自己口袋里面的东西,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陆总,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也跟着装了一碗饭:“我要瞒着你什么?”

    她轻哼了一声,打算吃完饭再跟他算。

    结果吃完饭之后林惜去洗碗,洗了碗出来都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陆言深正在打电话,她捧了平板在沙发上刷八卦。

    刷了一会儿八卦,林惜收拾了衣服去外面洗澡。

    回来的时候陆言深也从浴室里面出来了,拿着手机不知道再看什么。

    她瞄了一眼,看到一张照片。

    林惜这时候才想起来刚才睡衣里面被自己藏着的那东西,还有今天成韵给自己发的照片。

    她连忙转头就往外跑,把自己的睡衣翻出来。

    陆言深看着突然跑开的人,眉头皱了皱,没几秒钟,人又回来了。

    他抬手就将人拉到了床上:“你跑去拿什么。”

    林惜抬头看着他,将手上的东西递到他的跟前:“陆总,这是从你的西装外套里面掉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啊?”

    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人,好像真的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样。

    陆言深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什么了,他自然不会随身携带这东西,但是林惜说是从他的外套里面掉出来的。

    林惜也不可能撒谎,他一想,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了,伸手将她手上的东西拿过,直接就往床头的垃圾桶扔了下去。

    林惜下意识地伸手去接住,整个人手一伸,却忘了自己是在床边,身体重心一变,她整个人就往那床外倾斜。

    要不是身后的陆言深伸手把她抱住了,她现在估计就以头抢地了。

    松了口气,她回头看着人挑了挑眉:“陆总,你还没说那是什么东西。”

    看着她装模作样地问自己,陆言深翻身就将人压了下去,张嘴将她双唇咬住:“下次要装作不懂,就把嘴角压住。”

    一脸小嘚瑟,还真的以为他眼瞎看不出来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