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60 一看就是天长地久的夫妻

    清晨七点,初升的阳光带着微暖从窗户打进来。

    林惜一半的脸迎着阳光,一半的脸在另一侧的灯光下。

    陆言深抬头看着她,这张脸是自己熟悉的,这张脸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将他带到了一个做不出去的梦境里面。

    如今这张脸的主人收敛了所有的娇气,眉宇间带着三十岁女人该有的成熟正看着他,跟他求婚。

    他已经很久没有试过像现在这样,看着她,全然忘了回答。

    可是她也不急,就这么看着他,好像千山万水,她总归会等着他的。

    “好。”

    陆言深抬手扣到了她的后脑勺,没有用力,只是在那长发上轻轻揉了揉。

    林惜听到他回答,干脆松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待会儿就去领证。”

    身下的男人突然就笑了,爽朗的笑声是她从未听过的。

    陆言深已经习惯了喜怒不露,林惜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第一次听到他笑得这么张扬。

    她本来也觉得没什么的,听着他的笑声一声声地从他的胸腔传到自己的耳朵里面,那肋骨的震动在敲着她,笑得她脸有些烫。

    她抬起头,本来想让他不要笑了,视线落在他舒张的眉宇上,她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七点了,我们回去吃早餐,然后去民政局?”

    林惜自己站了起来,伸手也把躺在地上的男人拽了起来。

    她刚想抬腿往前走,手臂突然一阵蛮力将她拉了回去。

    要是换了别人,她早就已经伸手挡过去了,可是这个人是陆言深。

    她只是扬了一下眉,“陆总,你——”

    话刚到了一半,就好像暴雨一样的吻砸了下来。

    她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抬手抱着他微微张了张唇,让陆言深进来攻城略地。

    他说他会为他们建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面,他只听令于她。

    那么在这个世界里面,她只听令于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言深才松了手,大拇指在她的唇边拭了一下:“林惜。”

    他低着头,那一双黑眸里面再也不同以往那边,幽深难见底。

    如今的那一双黑眸里面情绪分明,那压不住的喜爱从两边向着那映在他眼底深处的那一张脸压过去,就好像他如今放在她腰上的手一样。

    林惜捉着他的手牵住,“你答应我了的,今天去领证。”

    她说着,转身牵住他就往外面走。

    平日里面训练完就想方设法让他带她回去的人,如今自己拉着人就往前面走,根本就看不出来她的累。

    陆言深腿长,从前都是他牵着她往前面走的。

    可是如今看着前面的人,他们两个人隔了不到半米的距离,不过是小小的一个错身。

    林惜在前面牵着,他只要跟着她走就好了。

    从十二岁不小心目睹了陆博文杀人那一幕之后,他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无所思索,只要跟着那只牵着自己的手往前走就好了。

    他干脆就放慢了脚步,任由林惜带着自己。

    其实走了那么多遍的路,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够走回去了。

    但是有人带着自己,总归是不一样的。

    他从前怎么就没发现,林惜还有这领路的本领呢。

    两个人回去之后各自分开去洗澡,早餐在七点半有人送上来,一切跟之前的每一个早上没有什么都不同。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八点半车子绕出小区,看出去的方向变了。

    林惜今天穿了一条米白色的中袖长裙,妆容很淡,两个人出现在民政局的时候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今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排队领证的人特别的多。

    拿到结婚证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林惜看着手上的结婚证,眼角就没有下来过。

    走出了民政局,她才停住了脚步,站在陆言深身旁伸出手:“陆总,余生请多多关照了。”

    他伸出手,宽厚的手掌握上那白皙的纤手时薄唇微张:“陆太太,余生请多多关照。”

    林惜突然就笑了,“我喜欢陆太太这个称呼。”

    她说着,低头又翻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结婚证,怎么看都觉得照片上的一对人简直是天作之合。

    臭不要脸的,还要拿着结婚证递到刚上车的陆言深跟前:“陆总,你说这两个人是不是太般配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般配的人?”

    向来不说笑话的陆总居然也低头看了一眼,一本正经地顺着她的话:“嗯,一看就是天长地久的夫妻。”

    林惜实在绷不住了,拉着他的手就笑了起来:“不行了,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们这么自恋,要笑掉别人的大牙了。”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附身拉过安全带,帮她扣上:“实话实说。”

    林惜愣了愣,把结婚证收好:“嗯,陆总向来都是说实话的。”

    他侧头睨了她一眼,阳光打在她的脸上,从拿到结婚证开始,她好像就没有停止过笑。

    笑得太好看了,他心头有点发烫。

    转开了视线,陆言深勾了勾唇,也笑了一下:“中午想吃什么?”

    都这个时间点了,自然是一起吃饭。

    林惜拉上包包的拉链,侧头看着他,抬手摸了摸下巴,“吃你,可以吗,陆总?”

    刚说完,脸上一疼,反应过来才知道陆言深刚才伸手捏了她一下。

    “别撩我,林惜。”

    好不容易忍住,还要往上凑,是真的不怕他就将她就地正法吗?

    林惜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有些烫,也不再闹了,安安分分地坐在那儿。

    前面是红灯,一旁的人刚才还撩拨他的,现在倒是安安静静地,靠着车窗上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还在笑。

    陆言深转过头去看了人一眼,抬手摸了摸那戴着他不久前戴上去的戒指的手指。

    林惜感觉到手指上的力度,不禁扭头看着人,“陆总?”

    “嗯。”

    他应了她一声,挑着她的五指将自己的手指扣了进去。

    前面红灯转绿灯,车子缓缓地启动起来。

    林惜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挑了一下眉,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