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61 不过我们用不着

    林惜对吃的不算挑,陆言深嘴挑,所以她跟着陆言深,根本就不用担心他会带自己去吃不好吃的,或者她不喜欢吃的东西。

    两个人吃了午饭之后回了一趟公寓,林惜今天晚上有课,陆言深下午三点有一个会议。

    林惜一睁开眼就发现陆言深已经去公司了,她想起那结婚证,忍不住跑去客厅把包包拿进来,将里面的结婚证拿了出来。

    照片上的陆言深脸上依旧没什么笑容,倒是他旁边的自己,脸上的笑容就好像春天里面的百花开了一样。

    其实早上开口的时候,林惜还是有些担心陆言深不会答应的。

    毕竟结婚不同订婚,结婚了,以后无论他要经历什么事情,他们之间都是夫妻,是要牵着手一起走的人。

    倒是没想到,他一开口已经应了。

    到现在,林惜都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在床上滚了个全,林惜又看了一会儿结婚证,最后倒是书房找了个地方放好。

    这可是结婚证啊。

    正益制药。

    今天高层都感觉得到陆言深的心情不错,一场会议下来,他除了还是像以前那样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倒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毫不留情就把方案的错误揪出来。

    这一点,丁源也感觉到了。

    他是从达思过来找陆言深签名的,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的时候,他就看到陆言深站在落地窗前。

    他进去要签名,他看了他一眼,拿起笔就签了。

    这么干净利落,显然今天陆总的心情不错。

    只是丁源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是什么事情让陆言深今天这么“平易近人”了。

    当然,陆言深也没想让他知道,签了名,直接开口就让人出去了。

    他很少工作的时候分神,可是今天,他已经第三次想起林惜今天早上开口跟他说去结婚的情景了。

    那时候的林惜就那样素着一张脸,训练完之后大汗淋漓,可以说是有些狼狈。

    可是却还是忍不住想起来,好像着了魔一样。

    记得她会说话的眼睛,记得她那一双向他说结婚的红唇。

    抬手摁了一下太阳穴,他无奈地笑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给他下了什么咒语,怎么一碰上林惜,什么事情都会超出自己的预料。

    结婚的事情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保持低调,除了林惜和陆言深,还有那个帮她们办理结婚手续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人已经领了证了。

    两个人第二天一如往常,周五林惜下午的班,不过她早上都是会去琴行看一下的。

    她下车前陆言深跟她说中午一起去吃饭,所以十一点多的时候林惜就从琴行打车过去正益了。

    正益制药。

    看到又一次过来的成韵,丁源这一次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就让两个安保拦住了:“成小姐,陆总正在会客。”

    在不在会客谁都不知道,可是不想见成韵是真的。

    成韵自然也猜得到,她约了陆言深好几次了,都约不到人,显然是不想见她。

    上一次是丁源没有任何的准备,又碍着她是大康的董事长的唯一女儿,所以丁源也不敢真的把人赶下去。

    不过上一次之后,陆言深的态度明确,他自然不会再给成韵硬闯的机会了。 知道硬闯是进不去了,成韵撩着头发笑了一下:“既然这样,那麻烦丁秘书帮我提醒一下陆总,上次和他提的合作,他还没有给我答复呢。”

    “我会的,成小姐。”

    见丁源要跟着来,成韵直接回头:“好了,不用了松了,这么点路,我还是认得的。”

    丁源止步,脸上神色不变:“成小姐慢走。”

    他也不想送成韵,这个女人,花招多的很。

    见丁源停在了那儿,成韵挑了挑眉,不过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不愧是陆言深的秘书,都是这么有个性的。

    “叮。”

    电梯门应声而开,成韵一抬腿走出去就看到林惜了。

    林惜也看到她了,想起那个塞在陆言深口袋里面的安全套,她脸色冷了一下。

    成韵上前上下打量了林惜一眼,比起那天晚上的打扮,林惜今天的打扮良家了很多,也简单了很多。

    她就穿了一天无袖的水绿色短裙,束腰的设计,一双笔直雪白的腿下踩着白色的细跟凉鞋。

    要不是林惜皮肤白,根本压不住这样素的打扮。

    偏偏人家长得好看,就算只是一个淡妆,也轻易能把这么挑人的衣服撑起来。

    别人是人靠衣装,林惜是衣靠人穿。

    成韵挑了一下眉:“林小姐,找陆总啊?”

    林惜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陆总约了我中午一起吃饭。”

    看着像个小绵羊,倒没想到也是一只会咬人的兔子。

    成韵笑了一下:“前天送给陆总的小礼物,林小姐收到了吗?”

    “礼物”是送给陆言深的,却偏偏来问她。

    这其中的挑衅不用太明显,林惜自然知道成韵口中的“礼物”是什么,把那样的一个东西往男人的口袋里面放,估计也就成韵这么一个女人会干出来的事情。

    想到那个东西,林惜倒是笑了:“成小姐费心了,不过我们用不着。”

    成韵脸色也暗了一点,虽然她嘴上说并不介意林惜和陆言深之间的关系,但是也不代表看着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成双成对的在自己跟前秀恩爱她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她对陆言深算不上爱不爱,顶多就是喜欢,更多的是女人对一个男人的征服欲。

    而征服欲和占有欲这两样东西,也不仅仅是男人才会有的,有时候,女人更加强烈。

    林惜这话,她一听的意思就是两个人准备要孩子了。

    而其中的意思,就只有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知道了。

    不过林惜自然不会跟成韵说陆言深结扎了,安全套对他们而言,就像是油的车——有何用?

    第二次交锋,是成韵先败下阵来的:“那下次我再送点你们用得上的,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

    林惜冷笑:“见面礼,成小姐怕是已经给过了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