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63 我不会扔下你的

    林惜抬头看着他,摇了摇头,伸手将手上的文件夹往桌上一扔,抬手就抱着他:“陆总,你做什么都好,不要扔下我就好了。”

    他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陆言深低头看着抱着自己的人,明知道她在撒娇,却还是忍不住心头发软。

    “除了会把你扔在床上,我不会扔下你的。”

    他低着头,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

    半响,他才松开她,补充了一句:“哦,或许还会把你扔在沙发上。”

    林惜刚被他亲完,脸上还有点红,他这么一本正经地开车,害得她脸都烫了。

    有些不甘示弱,她拉着手靠到他的耳边:“车上呢?”

    真是什么都敢说。

    陆言深听到她的话,脸色顿时就暗了下来了:“林惜,是不是,欠收拾了?”

    林惜听出了这话里面的不同,下意识地就要推开人想要跑开。

    可是陆言深早就料到她总是聊完就跑,手一伸,她另外的一直脚都还没有来得及踏下沙发,就被他拉了回去了。

    “不行了,我要去洗手间!”

    她一脸捉急,陆言深看着她,只觉得好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最后才放了手。

    林惜连忙跑去休息室,结果身后传来陆言深幽幽的声音:“我们好像没有试过在休息室里面。”

    她脚步一僵,回头看着沙发上的男人:“我错了。”

    做人呢,一定要会能屈能伸。

    陆言深看着又重新回来的人,忍不住就笑了,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颊:“出息!”

    林惜这两个月有点胖了,脸上的肉也多了一点。

    两个人正说着话,内线电话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陆言深瞬间就收了脸上的笑意,抬腿过去接了电话:“什么事?”

    一般没有急事的话,丁源知道林惜在办公室里面,他是不会打电话进来的。

    显然,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丁源确实是有急事找陆言深,不然的话,就算是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这时候打电话给陆言深啊。

    但是那边的人来电话了,成韵居然去精神病院那边找童嘉琳了,而且成韵还想把童嘉琳带出去。

    要不是他一直派人看着童嘉琳,指不定今天就让成韵把人带走了。

    这个成韵,也上来就来这么多事情,真的以为他们是傻的吗?

    陆言深挂了电话,脸色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林惜也没笑了,走过去问他:“是不是达思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突然问她:“想不想去看一下童嘉琳?”

    虽然是问着她的,可是人却已经牵着她往外面走了。

    林惜也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听到过一点儿关于童嘉琳的消息了,她听到陆言深的话,估摸着是童嘉琳那边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她自然是不会拒绝,她倒是想看看现在的童嘉琳,还能不能嚣张起来。

    现在的童嘉琳,确实不能嚣张起来了。

    就连成韵,在陆言深那儿吃了这么多次瘪,也没有今天这一次这么恼火。

    她是被林惜刺激了,不然也不会没调查清楚就过来。

    原本以为童嘉琳对陆言深而言,不足为惧,他不会派人盯着她的。

    而童嘉琳恨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都入骨了,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了,她要是能把童嘉琳弄出来,往后陆言深和林惜起码有一段时间不得安宁。

    就是没想到,陆言深居然会派人盯着童嘉琳。

    这也就算了,现在那些人,居然不让她走了。

    比起成韵的郁闷和愤怒,林惜心情倒是好多了。

    童嘉琳怎么了,她没有去关系。

    陆言深处理这些事情,向来都有分寸的。

    可是童嘉琳到底是童家的人,林惜不想问陆言深后续,就是怕他为难。

    倒是没想到,陆言深一点儿都不为难,直接就把人送到精神病院里面去了。

    童嘉琳要是真的有精神病那还好一点,但是事实上,童嘉琳是个正常人。

    一个正常人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林惜不得不说,陆言深这做法,比杀了童嘉琳还要折磨她。

    这精神病院离着市区也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

    林惜一下车就看到有人在门口等他们了,陆言深牵着她往里面走。

    这整个医院并不算大,两人被带着走了不到五分钟,最后停在了一间办公室跟前。

    带路的人就停了下来了,“陆总,成小姐在里面。”

    说着,男人推开了门。

    林惜一眼就看到坐在里面的成韵了,她倒是悠闲得很,坐在那儿拿着手机在看视频。

    看到他们两个人进去,成韵才把视频关了,抬头看着陆言深,似笑非笑:“陆总,你这做法,就不厚道了吧?”

    她一语双关,陆言深却不接她的话:“成小姐,你好像对童嘉琳很感兴趣。”

    成韵在这儿坐了半个多小时了,除开一开始的时候有些暴躁,这个时候她也已经冷静下来了。

    现在和陆言深对峙,她倒是没有半分的退缩:“陆总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我和童嘉琳是朋友,我听说她进了这里,来看看她怎么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可是下一秒,她脸上的表情就冷了下来了:“但是童嘉琳根本就没有精神病,陆总你却把她关在这里,我作为她的朋友,自然是要带她离开的。”

    成韵开始咄咄逼人,先对着陆言深发难,说完又将矛头指向林惜:“陆总为了一个女人,就连是非黑白都不分了吗?生生把一个正常人关在这里,陆总,你也不怕哪天童家想起这么一个女儿,问你要人呢!”

    “成小姐,我做事情,不喜欢别人指手画脚。”

    他的语气倒是听不出什么波澜,只是一双黑眸像是钩子一样,直直地勾着她的心头肉往上掉,他要是再用力一点儿,她就被他刺穿了。

    成韵今天才算是第一次见识这个男人的戾气,轻描淡写、三言两语就将她刚才的发难全部都堵了回来,偏偏她还一句话都接不下去!

    人家都说了,他不喜欢别人指手画脚?

    那特么的她还能够说些什么?

    而他还没有说完,看着她又扔了一句:“还是说,成小姐想跟你的朋友,共一下患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