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64 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过得很不好

    成韵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抬手撩了一下头发:“既然陆总坚持,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一天之内,早上被林惜逼退,现在被陆言深逼退。

    成韵心底里面烧了一把火,可是她却深谙以退为进,今天是她莽撞了,所以她也只能咬牙忍下来了。

    陆言深没有再看她,“阿城,把成小姐送回去。”

    外面的一个男人听到陆言深的话,连忙走了进来,站到成韵的跟前,面无表情地说道:“成小姐,请。”

    说是请,其实是差不多压着要她离开了。

    成韵咬了咬牙,可经过林惜身边的时候,却停下来,看着林惜笑了一下:“林小姐,没想到你倒是挺厉害的。”

    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的林惜冷哼了一声:“哪里,起码我就比不上成小姐的勇气。”

    只是在讽刺她惦记着别人的男人!

    成韵倒是忍得下来,挑了一下眉:“既然林小姐知道,那你可就要,注意了。”

    她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林惜没有再接话。

    成韵也没有再耽误下去了,转身跟着“请”她的人走了。

    脚步声一点点地消失,直到最后完全没有,林惜才侧头看着身旁的男人:“陆总,你来告诉我,我要注意什么?”

    阴阳怪气。

    他捏了捏她的手心:“正常点。”

    “哼。”

    林惜冷哼了一声:“那个成韵太过分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身侧一秒变脸的女人,想到刚才成韵的话,他倒是赞同得很。

    可不是么,也就林惜这么厉害,在他跟前,什么都敢做。

    刚才还挖苦他,现在倒是知道撒娇了。

    哼,善变的女人。

    “你用不着管她。”

    林惜知道他的意思,可是还是有点不开心:“她太可恶了!”

    原本以为童嘉琳已经够恬不知耻了,倒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他知道她在说什么,这个成韵确实比童嘉琳难缠多了。

    不过在他这里,难缠也算不上什么。

    “都是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陆太太。”

    这办公室里面没有什么人,他牵着她的手微微一用力,将人捞到怀里面,低头就在她耳边不高不低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林惜听了,眼睛都笑开了,却还是继续胡搅蛮缠下去:“就是因为都是我的,我才不开心。”

    他冷嗤了一声:“得寸进尺。”

    陆太太听了就不乐意了,抬手勾着人的脖子,咬了一下他的下唇瓣:“陆总是不是不让我得寸进尺?”

    他看了她一会儿,没有接她的问题:“看不看童嘉琳?”

    林惜连忙应:“看啊!”

    这种事情,能让她心情愉悦,被成韵这么一闹,她去看看童嘉琳,心情指不定会好很多。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牵着她往外面走去。

    还是有人带路,显然陆言深是没来过的。

    意识到这一点,林惜又有点心花怒放了。

    唉,她真是容易满足,陆总给她一点儿阳光她就灿烂了。

    童嘉琳被关进来有一个星期了,每天跟一群神经病在一起,她都快要疯了。

    本来一个多小时前看到成韵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能出去了,而成韵也说了,她会把她带出去的。

    却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小时。

    这都一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有人过来。

    童嘉琳都快抓狂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是这样的给了一点希望吊着你的折磨,比杀人还要痛苦。

    听到开门的声音的时候,童嘉琳以为是成韵回来带她走了,却没想到,走进来的不是成韵,正是那两个将她害到进了这里的林惜和陆言深!

    “你们来干什么?”

    童嘉琳死死地看着林惜,她很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在五年前就将她杀了!

    如果当初是将她杀了,而不是仅仅只是打掉她和陆言深的孩子,或许今天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她看着林惜,她明显是过得很好。

    而她呢?

    她不是神经病,可是这里面关着的人却是神经病。

    她有时候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病,短短的一个星期下来,她整个人就好像老了十岁一样。

    看着林惜,童嘉琳眼睛都发红了。

    隔着一道门,林惜倒也不怕她,“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过得很不好。”

    童嘉琳能有今天,全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林惜不是圣母,她不会同情她的,更何况她亲手杀了她和陆言深的孩子!

    听到林惜的话,童嘉琳抬手拍着那门:“林惜,你不要得意!你也嚣张不到哪儿去了!你以为你和陆言深能够走多久,哈哈哈,你以为陆博文会让你们在一起吗?哈哈哈哈!”

    林惜看着眼前的童嘉琳,突然觉得也没什么意思,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我们回去吧,饿了。”

    “走了?你怕了吗?林惜,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她一直在诅咒她,陆言深脸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医护人员,很快,就有人冲进去将童嘉琳压住:“童小姐,你的病又犯了,该吃药了!”

    “我没有病,你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没有病,我——”

    声音一点点低了下去,林惜也跟着陆言深走出了医院。

    她想到刚才童嘉琳的样子,披头散发,哪里还有往日的光鲜亮丽。

    所以说,人真的不能做亏心事。

    因为来了一趟这边,两个人回到市区的时候都已经快一点了。

    林惜还记着在陆言深办公室看到的资料,吃完午饭陆言深送她回去的时候,她忍不住问道:“陆总,你接下来,是要和大康合作吗?”

    她了解陆言深的,既然那合作案还放在他的桌面上,他自然是要和大康合作的。

    “嗯。”

    他也没有多说,这件事情,说多了,对林惜也没有什么好处,她不知道,总归是安全一点。

    虽然现在,林惜的处境也安全不到哪儿去了。

    林惜点了点头,识趣地没有问下去。

    车子停下来,陆言深还要回去公司,他没下车,侧头看着一边的人。

    林惜解了安全带,侧头过去飞快地亲了他一下:“陆总,你放心吧,你做什么,我都会站你这边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