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65 他们是跟着我们的

    韩进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林惜正在弹《Summer》,搁在钢琴上的手机一颤一颤地抖着,她要是再晚两分钟伸手去拿,那手机就要摔在地上了。

    那一天晚上的周年庆之后,她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见过韩进了。

    林惜倒是没想到韩进会打电话过来,他本身就是个大忙人,林惜自己都不怎么敢打扰他的。

    所以说,接到韩进的电话,林惜是有点儿受宠若惊。

    她刚才弹钢琴的时候有两个女生在一旁坐着,这会儿要接电话,她只能歉意地对着两人笑了一下,然后招了一下李慧:“慧慧,你来。”

    反正不忙,林惜倒也不会吝啬让她们教教来旁听的人。

    说完,她才按了接听键拿着手机到二楼去:“韩进。”

    “是我,是不是很惊讶?”

    电话那头的人在笑,林惜听得出来他的心情不错。

    她也跟着笑了起来:“韩先生日理万机,能想起我这等闲人,自然是受宠若惊。”

    “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林惜看了一下时间,挑了一下眉:“中午还是下午?”

    “中午吧,下午我就不打扰你和陆总了。”

    被朋友这样调笑,林惜有点儿不好意思:“行的,没问题,我这个星期还没忙起来。”

    两个人都是爽快的,约了地点,林惜看着时间差不多,跟谭英玉说了一声就在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过去了。

    她到的时候韩进已经在了,见她进来,他起身帮她拉开了椅子人。

    林惜在英国的时候习惯了男人这样的体贴,也没觉得有什么,把包包往一旁一放,她就在他对面坐了下去:“谢谢。”

    “最近怎么样?”

    韩进说着话,手已经将一杯金吉柠檬递到她跟前了。

    他就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是这么体贴。

    知道她喜欢喝这个,在她来之前已经点好了。

    大夏天的,饮料里面都喜欢放冰块,可是林惜不喜欢。

    伸手摸了一下饮料杯子,饮料是常温的,他倒是记得。

    “挺好的,学生最近还没有放暑假,琴行那边我倒是还没有忙起来。”

    他点了点头,把菜单递给她。

    林惜伸手接过:“谢谢,你今天怎么突然有空约我吃饭了?”

    “这几天刚好空下来,想起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在国外几年,林惜认识的就罗荣生和韩进他们几个了,所以大家都比较熟,说话也比较随意。

    她一边翻着菜单一边应着:“是啊,就上次我们一起和阿生他们吃过饭。”

    算起来,要不是前些天的正益周年庆,他们倒是大半年的时间没有再见面了。

    想起庆功宴,林惜突然想到成韵,点了个牛扒和一个前汤,就把菜单递过去给他:“你跟成韵好像关系不错?”

    韩进抬头看了她一眼:“以前是同学,算是认识了挺多年了。”

    林惜抿了一口柠檬水,看着她眉头动了动:“韩进,你跟我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成韵啊?”

    低着头的韩进抬头看了她一眼:“林惜,你是不是又想岔了?”

    知道自己误会了,林惜讪讪地笑了一下:“不是,我说你这个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你家里面就没急吗?”

    说着,她顿了一下,“还是说,你还在等她?”

    她刚说完,就被韩进用菜单敲了一下:“想什么呢,就是没遇上合适的。”

    “不是吧,这么多年了,都没合适的?”

    他偏头下了单,又给林惜加了个饭后甜点,才让服务员撤下去。

    扯松了一下领带,他才回答林惜的问题:“有合适的,不过我晚了一步。”

    林惜啧了一下:“那你倒是倒霉。”

    她说着,又低头喝了一口柠檬水,“那你跟成韵就没有过一段?我看成小姐,也挺不错的。”

    她是看过资料的,自然知道韩进跟成韵有过一段。

    不过他们是朋友,林惜虽然是无意知道的,但是要是让对方知道的话,总该是不太好的。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问一下,以后要是提起来,倒也不会尴尬。

    韩进倒也是坦白:“大学的时候谈过,但是我们两个人不合适。”

    他说着,顿了一下,“她是不是麻烦到你了?”

    想起成韵,林惜的脸色就不太好了,但是过多的她也不想谈:“没什么,就是成小姐她,果然不愧是从美国回来的。”

    “她确实是有点离经叛道,可能是在美国待久了,对男女关系这方面,看得比较直接,要是她让你为难了,你也不用客气。”

    林惜点了点头,不想多谈,开口说了别的:“在中国呆了一年多,感觉怎么样,以后还回去吗?”

    “看情况吧,不好说,你知道我家人在美国。”

    久别的两个朋友自然不少话说,两个人边吃边聊,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

    三点多的时候韩进接了个电话,林惜知道做他那一行的,忙得很,所以见他挂了电话,马上就开口:“我下午还有课,要不我们改天再约吧?”

    韩进把手机放到口袋里面,倒也没有多说:“我送你。”

    林惜也不扭捏:“行。”

    这边离琴行那边也不算远,开车也就十多二十分钟。

    林惜是怎么都没想到,就这么十多二十分钟,也都能够出事的。

    今年跟着陆言深已经碰上两次被人追车了,所以在第二个红灯的时候,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

    但一旁开车的韩进显然还没觉察出来,那车子跟着他们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林惜怕韩进有危险,想了想,还是趁着对方还没有动作前,先说了:“韩进,你有没有发现,后面有一辆车子在跟着我们?”

    韩进听了她的话,下意识地要回头看,林惜连忙抬手拉着他:“你别回头,他们已经跟着我们转了两个弯了,待会儿你再转个弯试试,你看看他们是不是故意跟着我们的。”

    韩进听了她的话,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要不要报警?”

    他话音刚落,前面的绿灯就转了起来了。

    林惜想了想,摇了摇头:“他们什么都没做,我们报警也没什么用。”

    车子开了起来,韩进按着林惜的话,在前面一个四分口向左转,没想到那车子真的就跟着他们转了过来。

    “韩进,你再开快一点儿,我确定了,他们是跟着我们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