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66 你就说你信不信我

    林惜已经有经验了,只是现在坐在她身边的人不是陆言深,她到底还是有些害怕。

    韩进虽然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倒是冷静很多:“你别紧张,我把车开到警察局去。”

    林惜点了点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对,他们要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还是先开到——啊!”

    “嘭!”

    她话还没有说完,车子就被别上了。

    对方直直地从一侧甩过来,车身剧烈地抖了一下,林惜完全没有料到,惊了一下,不小心叫了一声。

    一旁的韩进虽然也冷静,可他到底不同陆言深,对这些事情也不是司空见惯。 车子被撞上后,他的脸色也是白了一下。

    听到林惜叫了一下,他倒也还能稳得住,侧头看了一眼林惜:“林惜,你怎么样?”

    “我没事,韩进,你小心他们在撞——”

    又一次撞了上来,这一次是从车后面撞上来的,林惜捉不住,整个人往前一撞,要不是她的反应快,头直接就磕上那车前了。

    “你没事吧?”

    她坐好,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韩进。

    韩进脸色有点白,但能看得出来,他还算冷静。

    林惜想了一下:“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冲着我来的,他们不会让我们去警察局的,我打个电话给陆言深。你还能撑得住了?”

    “我没事,你坐好就是了。”

    他刚说完,车速突然就快了起来。

    林惜怔了怔,一边摸着手机一边扶稳。

    她刚拨了陆言深的电话,车子突然之间一个右拐弯,林惜重心不稳,整个个人偏了偏,捉着那扶手的手几乎都要被磨得手心掉皮了,她才勉强稳住自己。 陆言深估计是在忙,没接到电话。

    她眉头一皱,刚想拨第二次,突然听到一旁的韩进大叫:“林惜!”

    谁能想到,这前面,还有一辆车子等着他们!

    韩进用尽力气踩着那刹车,但是刚才车速太快了,那辆车又是故意横在那儿拦着他们的。

    “嘭——”

    车子直接就撞了上去,安全气囊弹出来,林惜哼了一声。

    车子侧翻在一旁的水沟里面去了,林惜只感觉到后脑勺烈烈的疼,还有肩膀上也疼。

    但也不至于伤得很厉害,她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韩进:“韩进,你怎么样?”

    “我,没事!”

    他说着,解了安全带,推开车门爬了出去,伸手拉她:“林惜,快出来。”

    韩进被撞得不轻,额头被玻璃碎片打伤了,鲜血在一侧流着,十分的触目惊心。

    林惜被卡主了,有点难出去,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腿送出来,韩进突然被人一拉,她也被人一拽。

    “你们——”

    她话还没有说完,鼻子被什么捂住,人就晕了。

    正益。

    陆言深刚从会议室出来,他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视线落到林惜的未接来电,黑眸沉了一下,可是拨回去,却已经提醒无人接听。

    而这时候,丁源也刚接完电话,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就冲开办公室的门进来了:“陆总,林小姐今天和韩进吃饭被人尾随追车,车子在326国道翻了。”

    丁源话刚说完,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冷了下来。

    “人呢?”

    陆言深抬手扯了一下领带:“定位一下林惜的手机位置,查一下是什么人,把资料和位置发给我。”

    他说完,长腿一迈,直接就往外走了。

    丁源一边跟着陆言深一边打电话让人去查,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因为陆言深准备动童家,所以他这几天都是让人盯着T市那边的,成韵那边也盯得紧,就连许久没来找茬的李森他也盯住了。

    却没想到,盯得这么紧,还是说出事就出事。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脑袋有些沉,手疼得很,耳边有人在叫她。

    半响,她才听出来,是韩进在叫她。

    她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和韩进都被人绑起来了。

    韩进脸上的血已经干了,看着有些恐怖。

    林惜动了动,陆言深教过她怎么解开绳子,摸索了一下,这是陆言深教的其中一种。

    大概是觉得她一个女的,不会这么容易解开的。

    林惜看了一眼韩进:“你醒了多久了?”

    “没多久,比你早五分钟左右,你知道那些人是为了什么吗?”

    韩进到底是个男人,虽然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但也镇定得很。

    林惜摇了摇头:“你知道陆言深树敌很多,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别说是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就连他们是哪一拨人派过来的,林惜都不知道。

    绳子虽然绑得不复杂,但是紧的很,好不容易解开了一点,林惜的手腕都已经擦破皮了。

    “我的手机在车上,没带出来,我观察过了林惜,他们人不算多,一个四个,到时候我去引开他们,你先走。”

    “那你呢?!”

    绳子太粗了,她解得痛苦,本来就已经磨破皮了,现在还要一而再再三地磨着。

    林惜眼睛都快红了,韩进终于觉查到不对劲了,他往后一看,“你——”

    “解开了!”

    刚好这时候,林惜把绳子解开。

    她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帮韩进解绳子:“陆言深他没接到我电话,他应该知道我出事了,我们待会儿一起逃,这地方应该挺偏僻的,看能不能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我们两个人跑的话,跑不了的,林惜!”

    韩进坚持,林惜没有再说这个:“待会儿他们进来的时候,你躲到那边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当成武器的,我动手你就动手。”

    “林惜,这不是在——”

    韩进显然是不赞成她的做法,这不是她在那些俱乐部里面的训练,那些人都是真正的恶人,动起手来自然也是比谁都狠。

    林惜没有再争辩,只是抬头看着他:“韩进,你信不信我?”

    “林惜,这时候——”

    “你就说你信不信我!”

    她又重复了一句,还想说什么,林惜拉了他一把:“快,那里有台机器,你躲到那儿去!”

    韩进也听到脚步声了,被她一推,根本没有办法选择,只好连忙跑过去躲着。

    他周围看了一圈,最后只能凑过去把机器里面的一条铁链子扯了下来。

    林惜推完韩进之后立刻就摔回地上,手背在身后假装还没有醒过来。

    “哗啦——”

    门被推开,四个男人走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