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69 他真的是怕了

    韩振在两米开外,看到了,也没办法冲过去。

    他惊叫了一声,林惜侧过身,想换个比较不危险的地方去承受这一刀,却不想突然横扫出了一条腿。

    腰上一紧,她人就被前来的男人拉到怀里面了。

    林惜眼泪顿时就出来了,抬手抱着人,原本白皙的一张脸因为一整晚都是在逃亡中,整张脸都是狼狈的。

    月色下,她一双眼眸都是红的。

    陆言深一眼就看到她手腕上的伤口了,血流得多,她身上的白色雪纺衫全都是血。

    他整个人都阴沉了下来,弯腰将林惜抱了起来。

    丁源带来的人多,那几个人很快就被压住了。

    韩振看着林惜被抱了起来,人也撑不住了,摔在了地上。

    丁源看到,连忙过去:“韩先生?”

    林惜记起韩振,“丁秘书,他怎么样了?”

    可是陆言深走得快,林惜连忙拉了他一下:“陆总,你——”

    她想让他停一下,看看韩振怎么样了,可是视线落在男人的脸上,最后她还是把话说出去了。

    林惜坐在副驾驶上,陆言深从上车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她高度紧张了好几个小时,强撑了十分钟之后,也终于受不住晕过去了。

    黑夜中,黑色的轿车就好像是一只飞奔的豹子一样。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医院门口。

    陆言深将车里面的林惜抱下来,他动都不敢动她一下。

    眼上看到的伤口是手腕处的刀伤,还有其他的一些伤,她穿着衣服,他也看不到。

    丁源把韩进送进手术室的时候连忙就赶过去找陆言深了,林惜已经被处理好了,在病床上打着点滴。

    陆言深站在床边上,他站在房间外面,半响,才敲了敲门:“陆总。”

    陆言深回头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来:“韩进怎么样?”

    “小腹中了一刀,不过不是致命伤,送来医院及时,没什么生命危险。”

    他点了一下头,一双黑眸里面全都是戾气:“查到是谁没有?”

    丁源皱着眉,也很苦恼:“查不到,童家那边没什么动静,成韵这两天不在A市,李森也很正常。”

    “陆博文呢?”

    “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客了。”

    陆言深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有一个人。”

    丁源把能想的人都想了,现在却是真的想不到谁:“陆总,还有谁?”

    “成仁贵。”

    林景手上的东西,他们都想拿回来,因为牵涉到太多人的利益了。

    丁源整个人一怔:“我马上派人去查!”

    陆言深没说话,看着丁源转身进了电梯,他才转身进去病房。

    林惜受了两处刀伤,手腕上的最严重,七八厘米长的伤口,开了皮,已经到肉里面去了,就算长好了,必定会留疤。

    还有一处是在后背,不过后背的地方她应该是躲开了,只有一条破皮的血痕,没到留血的地步。

    只是她身上青紫的地方不少,林惜皮肤白,所以那里受伤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伤口是他亲手处理的,其实比起他从前见到过的,都不是什么大伤口。

    但他怎么都忘不了几个小时前那刀对着林惜的那一幕,要是他晚了那么一秒钟,林惜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他从来都没什么怕的,就算是死,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可是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明显地抖了一下。

    他真的是怕了。

    没有人知道,送来医院的那四十分钟,他的手一直在发抖,那上面沾了林惜的血,不多,却像是会腐蚀的浓硫酸一样,他就沾了一点,就已经是开始腐烂了。

    林惜是被吓醒的,睁开眼睛看到坐在自己床头前的陆言深,眼睛一酸,差点就没忍住哭了出来:“陆总。”

    人倒是没有哭出来,可是一张脸上全都是惊云未定的惨白。

    陆言深捏了捏她的手:“林惜,都过去了。”

    他难得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林惜动了动,抬手想他抱自己。

    陆言深看着她,眉头皱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人抱到了自己的身上:“别怕。”

    也不知道是对她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感觉人在自己的怀里面,听到她喊自己,他才算是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林惜又何尝不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她所能够承受的。

    如果不是一直坚信他会赶过来,她真的都快撑不下去了。

    活了三十一年了,倒是第一次被刀直接划开手臂的皮,那种疼痛,她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好。

    还有第一次把刀刺进别人的肉里面,鲜血溅出来,她一闭上眼睛就能够想到那一幕。

    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现在被陆言深抱着,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也不说话,就只是抱着他哭,整个人都在发颤的。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觉得心口好像被一座大山压着一样。

    “林惜。”

    仿佛知道他想说什么,她扯了一下他的衣领,阻止了他开口:“你让我安静地哭一下。”

    听到她的话,陆言深眉头皱了一下,最后只是应了一句:“嗯。”

    抱着她的手收紧了起来,将人紧紧地扣到怀里面,感觉到怀里面的人的眼泪落在自己的衣服上。

    他向来都是洁癖的,可是现在,他却半分都不排斥,脑子里面就只有两个词:热的、鲜活的。

    林惜哭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冷静下来,情绪冷静下来之后,她第一句开口就是问韩振:“陆总,韩振他怎么样了?”

    陆言深脸色黑了黑,但还是开口回答了他:“腹部中一刀,倒是没什么大碍,现在应该没醒过来。”

    最后一句话完全杜绝了林惜想要去看看韩振的想法,她伸手接过陆言深递过来的纸巾,擦了一下脸,可是怎么擦都不舒服,她只好拉了拉他的手:“陆总,我想去洗个脸。”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把人抱到床上:“先坐着。”

    他说着,人转身自己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拿着一条毛巾。

    林惜也不动,她没受伤的时候就喜欢指使他做事情,现在真的受伤了,她才不会那么傻,自己去动手。

    温热的毛巾敷在自己的脸上,向来杀伐果断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却变得柔软寡断起来了。

    毛巾被拿开,林惜才问他:“陆总,那些人问我要我爸爸留下来的东西。”

    已经不是第一个人说她手上有林景留下来的东西了,可是事实上,林惜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

    “嗯。”

    他应了她一声,将毛巾放到一旁:“饿不饿?”

    林惜知道他转移话题,可是这一次,她有点强硬,拉着他的手:“陆总,告诉我,那是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