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0 我知道陆总舍不得我走

    “林惜。”

    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显然是不想说,只是叫了一下她的名字,向来没面无表情的脸难得起了几分难色。

    林惜撒娇的时候并不是最难应付的时候,因为她想来都是收放自如,她自己也知道什么改问,什么不该问。

    她很少有固执的时候,除了今天。

    “我想知道。”

    她收起了平时撒娇的样子,看着他固执又倔强。

    两个人对峙了将近两分钟,最后是陆言深败下阵来的:“林惜,你爸爸不想让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听他的话呢?”

    “那是以前,我以前从来都没想过我可以为我爸爸做些什么,既然现在你在做这些事情,为什么我不能知道?”

    其实陆言深在做什么,她隐隐猜到一些,只是那不过是冰山一角。

    她很肯定,陆言深现在做的事情,和她爸爸当年做的,必定是同一件事情。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什么林景到死了,都没有松口。

    她作为他的女儿,什么都不知道,别说一堆人虎视眈眈的“东西”,她就连是什么都没有见到过,又哪里知道这东西在哪儿。

    以前陆言深做什么,她都不想去过问,是因为她相信他。

    他是什么样的人她都知道,外界传言陆言深凶残狠厉,可事实上,她和他在一起这么久,却没见他真的做过什么暴戾残忍的事情。

    童嘉琳就不要提了,送她去精神病院也不过是被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弄烦了。她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去看这件事情,也并不觉得陆言深做得残忍。

    人活着要有良心,但并不代表要无底线的慈悲和宽容,甚至忍让。

    曾经她也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令人闻风丧胆,可是事实上,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有血有肉,他也会难受,会开心,会生气。

    只不过他站得高,盯着他的人多,所以才会引来这么多人的诟病。

    这两年里面,从李森派人撞他们,到今天为止,她被绑去差点被杀,这一件一件的事情圈起来,就好像一个大网正在铺开来。

    陆言深就是那个撒网的人,她站在岸边,想要帮忙,却不知道那大海里面到底哪一样才是她的目的。

    再者,这件事情,已经是完完全全和她有关系了,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陆言深一个人的事情了。

    她抬头看着他,一双眼眸里面全都是执拗。

    陆言深抬手揉了揉额角:“他们要找的是一个储存卡,那张卡里面,牵涉了很多人的利益。”

    他说得隐晦,林惜却听懂了,“那到底是——”

    陆言深却低头吻住了她:“行了,别得寸进尺。”

    再多的,已经不能再说了。

    凌晨三点多。

    林惜打了葡萄糖,总是想要上洗手间。

    睁开眼发现陆言深坐在沙发上,夜灯的灯光很弱,只能勉强打到他哪儿去。

    她皱了皱眉,决定先上个洗手间。

    她上洗手间的动静这么大,出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坐在床边上,看着她一步步走过去。

    林惜被他看得心头一跳,抬腿走过去顺着他的手坐到了他的怀里面:“陆总。”

    大晚上的睡不着,下巴的胡渣都出来了。

    她抬手摸了摸,有些刺手。

    他低头看着她,第一次碰上这么难开口的事情。

    他答应过她的,可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却让他想要反悔。

    “林惜。”

    他捏着她的手,一双黑眸里面深沉沉的。

    除了她之外,那里面藏了太多的东西了。

    他不愿意说出来,她也逼不出来。

    只是看着他自己一个人背负着这些东西,林惜就觉得心疼,一揪一揪的。

    他大半夜睡不着,虽然脸上的表情一如往旧。

    可是她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了,哪里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不等他开口,她就已经先把他所有的后路都斩断了:“陆总,你不能再次把我推开了呀!”

    上一次一推就是四年,他们又不是二十一二的小年轻了,哪里还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啊。

    今天晚上的事情确实是有些惊心,可是也安全熬过来了。

    她相信,只要她将来在努力一点,以后一定可以做得更好的。

    往常她这么说,他早就先应她了。

    可是这一次,他想了大半个晚上,哪里是林惜这么一句话轻而易举就能够打退的。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没说话,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她身上的伤不严重,可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除了这张脸,到处都有些伤。

    这一次的事情尚且还有个不算拖后腿的韩进帮忙,如果下一次她一个人落单了,他又刚好没赶到。

    向来都是杀伐果断的男人,却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中迟疑了起来。

    林惜见他不说话,动了动,在他的怀里面直了直身体,和他拉到一样的高度,平视着:“陆总。”

    她叫着他,拉着他捏着她手指手张开贴在自己的脸上。

    她动着脸,在他的手心上蹭了几下。

    这样依赖的动作,就好像是刚生出来的小奶猫撒娇一样。

    林惜最擅长了,却很少这样。

    这是一个女人最柔软的表现了,这样柔软的一剂,直接打进他的心口里面去。

    还没开口,就听到怀里面的人在趁热打铁了:“我已经是陆太太了,你还想让我去哪儿?”

    少了几分娇噌,却软成了一滩水。

    这样的轻柔,最是撩拨人了。

    明知道她以软攻硬,可是心头里面的那把火熊熊地烧了起来。

    陆言深手动了一下,大拇指微微抬了抬的下巴,让她微微仰起头,自己低头在那唇上轻轻咬了一下:“我说让你走了吗?”

    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她就已经用计把他要说的全部都堵住了,他还能够说什么?

    以前觉得林惜笨,现在才知道自己走眼了。

    她哪里笨啊,现在不是把他咬得死死的吗?

    见他松动,林惜才笑了一下,抬手勾着他的脖子,“我知道陆总舍不得我走。”

    得逞了,就不装了。

    陆言深哼了一声,又咬了一下她的唇瓣,然后抬手将人抱回去放在床上:“睡觉。”

    林惜以为他要做些什么,却没想到他这样轻而易举就罢休了。

    她的表情没来得及收回去,陆言深将她脸上的惊讶收进眼底。

    知道她想什么,他抬手将被子往她的身上一盖,才不紧不慢地开口:“来日方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