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1 看到成小姐,我感觉不太好

    林惜下半夜睡得很好,一觉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的九点多。

    要不是外面传来声音,她都醒不来。

    这是私人医院,环境各方面都很好,林惜是被成韵吵醒的。

    她听到成韵跟护士在说话,林惜头疼的很,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起来。

    刚坐起身,成韵就进来了:“林小姐都醒了,感觉怎么样?”

    她手上抱了一束花,倒挺像是来探视的。

    但是林惜是被她吵醒的,脸色很不好:“看到成小姐,我感觉不太好。”

    成韵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她的挖苦:“我刚从韩进那边回来,他刚醒了,非要我过来看看你怎么样。”

    林惜眉头一皱,听到她提到韩进,也不跟她计较她这么闯进来的事情了:“韩进还好吗?”

    “没事,死不了,男人嘛,挨几刀算什么。”

    她说着,一点儿都不客气地从一旁的水果篮里面拿出一个苹果,问她:“要吃吗?”

    林惜还惦记着韩进,哪里有心情应这些,“几刀,韩进中了几刀?”

    成韵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应她:“林小姐这么担心,怎么自己就不去看一下呢?他昨晚可是烧了一晚上啊,林小姐都不过去看一眼,太说不过去了吧,怎么说,他也是为了你才——”

    她说到这里,突然就卡主。

    林惜知道自然是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昨天晚上她是亲历者之一,韩进的那伤怎么来的,她自然是记得的。

    陆言深来之前,他们两个人其实就已经撑不住了,特别林惜,她到底还是体力跟不上,所以没注意,一个晃神,要不是韩进帮她挡了一下,她指不定就已经失血过多了。

    她当初以为韩进是避开了的,而且当时夜色暗,她看韩进还能够提点她再撑一下,她以为他没事。

    昨晚她确实想要去看韩进的,但是被陆言深拦了第一次,她第二次惦记着弄清楚事情,就忘了。

    成韵这话里面的指责可是一点儿都不留情面,林惜看了她一眼,见她优哉游哉地削着苹果,不禁皱了一下眉:“我先去洗漱一下,成小姐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先过去看着韩进吧。”

    “他可不想我过去看他。”

    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林惜看她一会儿,见她还是没有下文,也不再多说了,下床去洗漱。

    她想着去看韩进的伤,洗漱得也很快。

    林惜从洗手间出去的时候,成韵正在啃着苹果,见她出来,抬头看了她一眼:“林小姐不知道韩进那个病房吧?我带你过去。”

    她说着,已经站起来了。

    虽然林惜不太想搭理成韵,但是她确实不知道韩进的病房,想了想,还是默默地跟着她走了。

    韩进早上六点多就醒了,麻醉之后伤口开始疼。

    他也不知道林惜具体情况,本来想要去看看她的,可是想到时间那么早,陆言深必定是在的,也不太方便,就没去了。

    成韵早上八点多过来的,护士不让他出病房,他担心林惜,就只能让成韵过去看了。

    看到成韵人刚走,韩进就有些后悔了。

    这个成韵做事情一点儿谱都没有,让她去看林惜,嘴里面不知道会吐出些什么。

    所以看到两人一前一后进来的时候,韩进第一时间就看向林惜,见她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也没有别的情绪,才开口:“你没事吧?”

    林惜看到韩进,因为伤口在小腹,病服挡住了,她也看不到,只能看到他的脸上挺多淤肿的。

    昨天的事情是她连累韩进了,要不是她,韩进也不用受这苦。

    “我没事,你比我严重多了。”

    韩进摇头笑了一下,并不在意:“没什么,也没伤在致命的地方。”

    听到他这话,林惜有些哭笑不得:“有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的吗?”

    韩进看到她手腕上包裹了的伤口,昨晚天色太暗,都看不清楚只知道她手受伤了,现在看起来,好像还挺严重:“你的手?”

    林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没什么,就是划伤了,医生说包扎了好得快一点。”

    他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成韵。

    成韵看了一眼林惜:“你们聊。”

    说着,她起身出去了,还很“体贴”地帮忙关上了门。

    林惜看了一眼成韵,又看了看韩进:“韩进,成小姐她——”

    “我跟她没什么,只是朋友。”

    韩进知道她想什么,有些好笑。

    听他这么说,林惜也不好再往这个方向想了:“你想问我什么吗?”

    他故意把成韵支走了,自然是想要问些什么,林惜也猜到他想问什么了。 只是不说她根本就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就算知道,她也不能跟韩进说。 正如陆言深所忧虑的,知道得越多越危险,韩进被她连累了一次已经很无辜了,她不想他接下来还因为她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林惜,昨天晚上的人,是针对你的吧?”

    这个问题她倒是没有隐瞒:“嗯,他们说爸爸留了一样东西给我,所以都想得到。”

    “那是什么?”

    林惜摇了摇头:“说真的,我爸爸临死之前,根本就没有提过,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

    韩进沉默了一会儿,半响才开口:“林惜,我觉得昨晚的人不简单。你还是好好想想伯父是不是说过什么,你忘了,你把东西找出来,至于接下来怎么样,也总比这样坐以待毙好。”

    她当然知道韩进说的没错,陆言深也想要拿到那一份东西,可是她真的不知道。

    林惜叹了口气:“我爸爸临死之前统共就给我说了两句话,一句是让我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另外一句就是让我别追究他车祸的事情。”

    那么多年了,其实林景走的那一天林惜已经有点模糊了,却始终都忘不了他在自己耳边极力说出的这两句话。

    他是真的用了一生的力气了,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成韵从韩进病房出来之后想抽烟,半响才想起来医院不能抽烟,就拿了跟烟捏在手指把玩着。

    这时候走廊传来脚步声,她一抬头,看到面目冷厉走过来的陆言深,眉头微微一挑,伸手把人拦了拦:“陆总,这么巧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