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2 所以听话,别去见韩振

    陆言深看了跟前的女人一眼,脸色沉了沉:“成小姐,请让开。”

    他说的是“请”,可是那语气里面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成韵笑了一下,丝毫不将他的不满放在心上:“陆总,林惜跟韩进两个人正说着私密话呢,你这样闯进去,不太好。”

    陆言深活了这么多年,也就给过林惜一个人好脸色。

    说一次成韵没让开,他已经耗光耐心了。

    手快速的将她的手一挡,人就往前走了。

    成韵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出手,更没想到他出手力气一点儿都不留,手腕上的疼痛让她脸色白了一下。

    看着陆言深的背影,成韵嗤了一下,将手上的香烟往远处的垃圾桶扔了进去。

    韩进愣了一下,“伯父真是疼你。”

    听他讲到林景,林惜有些低落:“嗯,他是个很好的父亲。”

    沉默了一会儿,韩进才开口:“你就没有想过,查一下伯父的事情吗?”

    林惜怔了怔,刚想说话,突然听到陆言深的声音:“林惜。”

    她刚回头,男人已经走到她的身旁了,手够过来牵着她的手,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重重地摁了一下。

    林惜吃痛,忍不住吸了口气。

    “韩先生,没什么事吧?”

    韩进摇头:“没什么,陆总挂心了。”

    “既然没什么,那我就带林惜回去了,她早上起来晚,没吃早餐就过来了。”

    韩进一怔:“林惜,你没吃早餐?”

    这都已经十点了,时间都快赶上午餐了。

    林惜有些不好意思,“我起得有些晚。”

    她虽然这么说,可是韩进一猜就猜到是成韵过去把人吵醒的。

    “那你赶紧回去吧,我没什么事。”

    “那我先走了。”

    陆言深点了点头,牵着她就走了。

    刚走出门口没几步,成韵就过来了。

    “林小姐,这么快就走了啊?”

    林惜不太喜欢成韵,特别是她现在看着陆言深的眼神:“我没吃早餐,韩进就麻烦成小姐了。”

    成韵嗤笑了一下:“林小姐哪里的话,我跟韩进什么关系,要麻烦也麻烦不到我啊。你放心吧,这里护工这么多,总不会没有人照顾她的。”

    她说完带刺的,林惜听出来了。可是她并不想搭理她,手微微动了动,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牵着她往楼下走。

    还没有回到病房,林惜就闻到很浓郁的粥味了。

    她昨晚也没吃多少东西,一大早起来就跟着成韵过去看韩进,早就已经被饿得饥肠辘辘了。

    现在闻到食物的香味,林惜眼睛都亮了:“陆总,你买的粥吗?”

    陆言深低头看了人一眼,他就出去买了一下粥,回来这人就被成韵带走了,还是带到韩进那儿去的。

    想到成韵说的话,陆言深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以后离韩进远点儿。”

    林惜有些惊讶,“为什么啊,这一次要不是他的话,我指不定就见不到你了啊,陆总。”

    虽然不知道陆言深这醋劲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林惜一听就听出来了,也知道自己要及时哄人的,要不然到时候事情就大了去了。

    “居心不良。”

    听到他的话,林惜忍不住就笑了,也亏得他能够这样说出来。

    林惜手受伤了,不能勾着他的脖子,只能用没受伤的手挽着他的手臂:“陆总你想太多了,我又不是人民币,哪里能人见人爱。”

    他哼了一声,把打开的粥递到她跟前:“不饿?”

    这么多话。

    还不是什么好话,全都是在帮那个韩进说话的。

    林惜真的饿了,听到他的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饿。”

    你倒是把调羹给我啊陆总!

    粥放在跟前了,没有调羹,她总不能够用手去扒吧?

    林惜眼巴巴地看着陆言深手上的调羹,好几次忍不住想要伸手过去把调羹拿到手上,最后哈还是凭着自己强大的自制力给忍住了。

    陆言深看到她眼巴巴的样子,笑了一下,“坐好。”

    他说着,抬手把粥端了起来,显然是要喂她。

    林惜是没想到陆言深会喂自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眉眼上都是压不住的笑意:“陆总,你真体贴。”

    “嗯,所以听话,别去见韩进。”

    他倒是会顺着说话,林惜撇了撇嘴,不想再跟他说这个问题。

    她饿得很,陆言深买回来的东西基本上全都吃了。

    完了之后林惜才觉得自己的肚子有点涨,忍不住伸手给陆言深:“我吃撑了,你扶我下来一下。”

    倒也没有这么夸张,只不过,小情趣嘛。

    偶尔来一点,还是不错的。

    房间就这么点的地方,林惜盯着窗外那楼下的花园,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打电话的男人。

    注意到林惜的视线,陆言深眉头微微一动,对着电话里面的人应得也越发的简单了:“嗯。”

    她也不动,就站在那窗边看着他,那阳光全都落在她的脸上,两边陷进去的脸颊就跟藏了两颗星星一样。

    陆言深挂了电话,抬腿迎着她的目光走了过去,抬手摸着她的头发,低头看着人:“你这么看着我,是在暗示什么?”

    林惜假装听不懂:“陆总,这楼下花园挺好的,我太撑了,下楼走走吧?”

    他哼了一声,牵着她往楼下走。

    私立医院有一个好处就是,像高级住院部这边,来的人不多,因为不完全开放,为了保持病人的隐私。

    而这个花园刚好就是属于高级住院部这边的。

    花园里面的人不多,也就是寥寥的几个人。

    这里人不多,隐秘性也好。

    林惜忍不住开口问陆言深:“陆总,昨晚的人知道是谁派来的吗?”

    “暂时还不确定是不是成仁贵。”

    听到他的话,她有些吃惊:“他也牵涉其中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但是表情已经很明显了。

    林惜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这十一点的太阳有点猛,林惜走了十几分钟就受不了了,实在是太热了,拉着陆言深又回去病房了。

    还是空调房好啊,这大夏天的。

    两个人刚回到病房,陆言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了。

    林惜自觉去了洗手间,留出空间给他讲电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