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3 纪司嘉他拒绝见你

    林惜的伤口并不重,在医院里面住了不到两天就出院了。

    韩进的情况就比她差了一点儿,毕竟是被人生生捅了一刀的。

    因为身上的伤,陆言深这几天也没有带着她去训练了,不然碰到手臂上的伤口,这么热的天,要是发炎了,就麻烦了。

    这些天林惜也没什么事情做,进入七月份之后,学生都开始考试了。

    再过一个星期,琴行就要忙起来了。

    林惜想着韩进到底是帮自己挡的一刀,自己又没有事情做,她等陆言深去了公司之后,买了束花和水果就去医院探视韩进。

    她到医院的时候韩进正在跟下属讲电话,林惜敲了敲门,他看到是她,眼眸亮了一下。

    林惜走进去,他已经把电话给挂了:“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行,你呢,手臂上的伤口还疼吗?”

    她把花瓶里面的花拿出来,换上自己买过来的:“没那么疼了,倒是你,都这样了,公司还不放过你?”

    他无奈地笑了一下:“F市那里有一家公司,创始人前两年去世了,继承人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不会经营,这两年已经被他整得差不多了,公司那边打算过去收了。”

    林惜点了点头,有些愧疚:“都是我,要不是我的话,也不用耽误你这么多工作。”

    “这话你就太客气了,我都已经两年多没休假了。虽然这一次受伤了,但总公司那边批了我一个多月的假期,我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林惜知道做韩进他们这一行的,基本上都是全年无休的,就算有休假,都是飞来飞去的,一天到晚就没几天是有空闲的时候。

    但是韩进是个工作狂人,认识他这么多年了,她不能不知道。

    知道他这么说是想让自己别那么愧疚,林惜笑了笑,也没再在这个问题上说些什么。

    跟韩进聊了一会儿,林惜就离开医院去了琴行,在琴行里面吃了顿中午饭,林惜才回去公寓那边的。

    她刚好没什么事情做,心血来潮想要去商场走一圈,反正回去公寓也是一个人。

    看到成韵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只是这一次成韵走得风风火火的,哪里想前面几次两个人碰面的时候,成韵都是不紧不慢地跟她扯着。

    林惜对成韵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也不想跟她碰面,这样更好,招呼都不用打了。

    只是在一楼的时候,成韵又看到成韵了。

    她正弯腰进车子里面,林惜下意识地看了过去,车子从她跟前前看过去,成韵没看到她。

    看到驾驶座上的那张侧脸的时候,她眉头一皱,下意识去追。只是她两条腿哪里追得上四个轮子,白色的奥迪很快就在她的眼前消失了。

    她站在那儿,连忙拿出手机,拨了西南监狱的号码。

    她之前就是从那儿出来的,去年因为纪司嘉要见她的事情,她又回了一趟去,就顺便把狱长的号码给记了下来,时不时留意一下纪司嘉在里面的情况。

    “邓狱长?”

    她跟陆言深的关系,A市里面,稍微有那么一点儿脸面的人都知道。

    这个邓狱长自然也知道,因着陆言深的关系,他每个月都会给林惜说一下纪司嘉在监狱里面的情况。

    “林小姐?”

    林惜想了想,这事情不好说,万一邓狱长是纪司嘉那边的人,这样很容易打草惊蛇。

    犹豫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邓狱长,我想问一下纪司嘉他这个月的探视机会还有吗?我有点事,想要去问问他。”

    那边的邓狱长迟疑了一下:“林小姐你等等,我问问,这个月好像有人来探视过他。”

    “好的,麻烦邓狱长了。”

    林惜拿着手机站到一边上,很快,邓狱长那边就告诉她,纪司嘉这个月还有一次探视机会。

    她也没有多说,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就去西南监狱。

    上了计程车,林惜紧抿着嘴唇,想了想,还是给陆言深发了信息说明了一下自己看到的人。

    四十分钟后。

    计程车停在西南监狱门口,这边比较偏僻,这时候又是中午,太阳猛烈得很。

    林惜熟门熟路地走进去,做了登记,然后坐在等候室那边等着。

    只是不到十分钟,狱警就过来告诉她:“林小姐,不好意思,纪司嘉他拒绝见你。”

    林惜眉头一皱,他不愿意见她,这事情她就不得多想想了。

    抬头看了一眼狱警,林惜点了点头:“谢谢了。”

    说完,她抬腿就出去了。

    刚走出监狱,陆言深的电话就来了。

    “在哪里?”

    他的声音有些沉,林惜摸不准他是不是生气了。

    毕竟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也不问过他的意见,就过来了,确实是有些冒险。

    她也不敢隐瞒,乖乖地就把自己的行踪说了:“西南监狱门口。”

    “回来。”

    虽然就只有两个字,但林惜听出来了,这话里面的强硬是不容置喙的。

    林惜也不敢多说:“哦。”

    她本来就打算回去了,只是这边不好打车。

    “我让丁源过来接你。”

    “不——好吧。”

    本来想说不用的,但是看着跟前公交车都不见来的路,林惜还是决定让丁源过来接自己好了。

    来接她的人不是丁源,来得很快,刚挂了电话十分钟,就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的跟前:“林小姐,是丁秘书让我过来的。”

    林惜愣了一下:“这么快?”

    这西南监狱离市中心二十多公里,她来的时候都花了四十多分钟。

    那人笑了一下:“我刚好出来城郊这边办点事情,就在前面那个镇上。”

    林惜点了点头,上了车:“麻烦你了。”

    “林小姐客气了。”

    两个人也没多交流,林惜却怎么都放不下刚才看到纪司嘉的事情。

    按道理说,纪司嘉被判了七年,是她走的第二年开始入狱的,就算是减刑,也不可能这么快出狱的。

    再说了,上个月邓狱长都还跟她说纪司嘉在监狱里面的情况。

    林惜想到这里,只觉得自己在一张网中,而她和陆言深都不知道撒网的人到底是谁。

    太恐怖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