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4 不许撒娇

    “林小姐。”

    她正想着事情,车子就停了下来,往车窗外一看,林惜才发现,车子到正益门口了。

    这是她第二次上来正益了,但是这一次,显然没有上一次这么轻松。

    她估摸这陆言深应该是生气了,而且还气得不轻。

    陆言深在她跟前很少生气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纵容她的状态。偶尔有那么一两次,她轻易哄几句就过去了,只是到后来林惜才发现,那不算生气,最多就是陆总的小脾气。

    但是这一次,显然不是什么小脾气。

    想到那尊大佛,林惜就有点慌,一路上,脑海里面十八般武艺都想出来了,愣是没想好待会儿是先撒娇好还是先装弱好。

    想着想着,电梯门就应声而开了。

    “叮”的一下,她一眼看过去就看到刚从陆言深办公室走出来的丁源。

    丁源自然也是一眼就看到她了,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丁源就这么开口叫了她一下:“林小姐。”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还没关,估计是丁源想着她待会儿要进去,所以就不关了。

    “丁秘书。”林惜笑了下,抬腿走过去,隔着这么十几米,她也能看到那办公室里面的男人正靠在座椅上直直地看着她。

    她觉得自己现在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刀尖上似的。

    到了门口,林惜停下来,看了一眼丁源:“丁秘书,谢谢你了,不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市区。”

    丁源松开了抵着门的手,笑了笑:“应该的,林小姐快进去吧,陆总在等你。”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林惜拿着包包的手都跟着颤了一下。

    抬眼看过去,隔着四五米的距离,男人的左手搭在黑幕桌面上,食指微微地曲起,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

    那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她莫名的心头有些虚。

    林惜勉强笑了一下:“好的,丁秘书你去忙吧。”

    丁源自然是去忙,他接到陆言深内线的时候也听出来了,这林小姐这一次确实有点冲动了。

    这才伤了几天,就敢一个人奔着西南监狱去,这心也还真的是够大的。

    林惜也知道自己冲动了,她就不应该发信息告诉陆言深自己见到纪司嘉的事情的。

    但是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她硬着头皮走进去,视线落在那双深黑的眼眸里面,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这种压迫感了。

    “哐当”

    门突然被拉上,林惜回头,发现门关得紧紧的。

    她站在陆言深办公桌跟前半米的距离,笑了一下:“陆总。”

    “过来。”

    他不跟她废话,直接就让人过去。

    林惜拿不准他要怎么样,但是也知道自己要是不过去的下场更惨,陆言深有的是办法惩罚人。

    她挪着步伐走过去,跟小碎步似的。

    他就这么看着她,耐性极其好。

    不催促,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脸色是冷的,周围的气压是低的。

    刚走到他跟前,就见他把椅子一转,伸手就拉着她那没受伤的手,用力把她向着自己拉了一下,然后另外一只手迅速扣上她的要,再然后飞快地将她摁在自己的双腿上。

    “啪—啪—啪——”

    巴掌落下来的时候,林惜整个人都懵了。

    而且他也是真的用了力气,两巴掌之后,林惜又疼又气,抬手想要反抗,结果自己被人压得死死的。

    “陆言深!”

    她气败,忍不住大声叫了他一声。

    陆言深手顿了一下,低头看着她:“脾气见长了,都会凶我了,嗯?”

    他声音不低不高的,偏偏最后那么一个“恩”字,生生让她觉得自己心头上悬了一把刀,而他的手上拿了一把剪刀,只要他一下手,那刀就往她的心口下来了。

    这种感觉,林惜已经好几年没过过了。

    越是风平浪静,越是狂风暴雨。

    她顿时就怂了:“我错了。”

    “啪——”

    又是一巴掌,她连忙抬手搂着那下手的手臂,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别打,好疼。”

    “知道疼?”

    他勾着唇,笑得有些刺人。

    林惜心颤了颤,眼眸眨了眨,正打算卖可怜,结果他早就知道她说什么了,厉声开口:“不许撒娇!”

    “啪—啪—啪!”

    又是三巴掌,他的力气大得很,林惜疼得这回不用装了,眼泪真的就晃在眼睛里面了。

    一部分是疼的,一部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感觉到的耻辱。

    她都三十岁了,陆言深还打她的屁股,这简直比他拿把刀直接往她身上捅还要让她难受啊。

    一共打了七巴掌,没一巴掌是不用力的。

    林惜被松开的时候,腿都软了软,差点儿就摔了。

    陆言深伸手扶着她,抬头看着人:“长记性没有?”

    她低头看着他,眼眶是红的,被他这么一问,愣了一下,才羞耻地点了点头:“我知道错了。”

    陆言深最知道她的手段了,认错的时候态度比谁都好,回头该犯的还是会犯,压根就不会把他说过的话放在心上。

    他冷嗤了一声,抬手就把一个本子塞到她的手上:“把上面的话给我把这个本子抄满了。”

    林惜一摸那本子,没有一百页也有六十页,再看那本子里面陆言深写的一句话,她脸色变了又变:“陆总,我真的知道错了。”

    “再多说一句话,抄多一个本子。”

    她脸色一僵,不敢再说话了,拿着本子自己走到一边去,翻开本子对着那句话开始抄写。

    陆言深让她抄的话就一句,意思就是她今天的行为所总结的:三思而后行。

    虽然就只有五个字,可是要抄满一个本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都已经有好久没有拿笔写字了,刚下笔的时候,那字写的前所未有的丑。

    刚好陆言深突然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再写这么潦草,再抄一个本子。”

    这是中学老师最喜欢拿来收拾学生的招数,倒是没想到陆言深直接就用在她的身上了。

    林惜看了一下身边的人,她才抄了两页,手就有些发酸了,刚想开口求饶,一旁的陆言深就先说话了:“你撒娇试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