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6 林惜,我愿意宠你

    林惜看着他,忍不住就想起下午在办公室的事情。那下了力气的巴掌,她现在都还觉得自己的屁股是疼的,看到他叫自己过去,她第一反应就是他又要打自己了。

    所以说,人呢,有梯子你就顺着下吧,还拧什么呢。

    她连忙站起身,站在沙发外,没敢动,看着他身侧的双手捉着自己的衣摆紧紧地揪着。

    陆言深看着她,又叫了一声:“过来。”

    这声音四平八稳的,倒是跟刚才在书房里面吼着她完全不一样。

    林惜一低头就对上他双眸了,心底一团浆。

    今天她算是见识陆言深厉害了,撒娇不能撒,她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她不敢过去,但是又怕不过去的后果太严重,咬了咬牙,还是抬腿走了过去。

    刚走到陆言深跟前,他就抬手把她拉到了怀里面。

    林惜想起今天下午的教训,她下意识抬手按在他胸前:“我真的知道错了!”

    可怜兮兮的,想往后退,可游根本没有地方可以退。前面是他的手,后面是他整哥人,她能够退到哪里去?

    陆言深低头看着怀里面的人,突然突然之间就笑了一下:“知道怕了?”

    语气软了下来,撩着的眼眸里面的冷意也淡了不少。

    林惜愣了一下,半响才反应过来,试探性地抬手抱着人,在他的颈窝里面蹭了蹭:“我知道错了。”

    她知道自己确实是冲动了,这样贸贸然地去西南监狱那边,万一邓狱长是纪司嘉的人,到时候她就入套了。

    纪司嘉绝对没安好心,突然之间给她林景和陆言深之间的视频。

    一开始她是觉得纪司嘉想要让她跟陆言深两个人不好过,但是随着如今的事情越发的复杂,纪司嘉的目的显然不仅仅是这个。

    上个星期追她和韩进车的人都还没有查出来,她这么莽撞地去跟找纪司嘉,这一次没出事,也不得不说是她运气好了。

    林惜正反省着自己,突然觉得额头上一暖,抬起头,陆言深低头就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

    很轻的一下,她心头颤了颤,一大半的怨气顿时就消了。

    “下次还冲动吗?”

    虽然还是质问她的,只是显然,这一次陆言深的声音明显比之前的要好了许多。

    林惜摇了摇头:“不了。”

    被收拾过的人想,现在倒是像一只温驯的小绵羊,谁想得到这人刚才还犟着嘴跟他死磕,拉着脸都能在她脸上挂油瓶了。

    “嗯。”陆言深应了一声,抬手将人抱了起身。

    林惜一惊,以为他还要干什么,整个人都缩了一下:“陆总?”

    头缩在他的怀里面,一双眼睛就跟那深林里面受惊的小鹿一样。

    “不是疼吗?”

    林惜怔了一下,他已经抱着她往卧室里面走了。

    上了楼梯,她才想起来,她疼的好像是手……

    不过还是喜滋滋的,陆总这是在哄她吗?在哄她吗?在哄她吧!

    虽然这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做法有点儿奸诈,但是林惜还是挺受用的。

    勾了勾唇,算了,她大度,就不计较陆总打她屁股的事情了。

    虽然这是件羞耻的事情。

    林惜是洗了澡才去书房那儿抄的句子的,这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以前都习惯了这个时间睡觉,刚被放在床上,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可是今天的事情她实在是放不下,拉了一下陆言深的衣袖,“陆总。”

    “嗯。”

    陆言深抬手把头顶上的水晶灯给关了,就剩下一盏夜灯。

    房间里面的灯光是温暖的鹅黄,打在他的脸上,也不知道是林惜错觉,还是灯光真的有这么一个效果,陆言深的脸色软了不少。

    她抿了一下唇才开口:“我今天在商场碰到成韵上了纪司嘉的车,所以我才会想去西南监狱那边看看的。”

    陆言深一看她就知道她想知道什么了,就算是乖了,小心思还是活泛着。

    免得她又做出些什么脑子一抽的事情,他把事情跟她说了:“我已经让丁源去调查这一件事情了,最快明天就能够拿到结果。”

    林惜点了点头,要是往常,她还有更多的问题问,但是今天。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还是先安分一点儿吧。

    看着人拉着被子盖起来,闭着眼睛准备睡的样子,陆言深眉头一挑,没想到倒还知道以退为进。

    只是林惜的以退为进,哪里有这么简单。

    房间里面已经沉默了将近十分钟了,陆言深闭着眼眸,已经快睡着了,可是一直没动静的人突然之间动了一下。

    他向来都是警觉,更何况是没有真正的睡着。

    一睁开眼,就看到那床上的人闭着眼睛向着他挪过来。

    两个人倒也不算隔得太远,不过是那么半米的距离,她一开始是手打了过来,落在他的腰上,然后又转了一个身,头直接就拱到他的怀里面。

    “陆总。”

    低闷的声音从怀里面传上来,黑眸微微一动,他刚想把人拉上来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她就来下一句了:“你下一次就算要罚我,能不能不要凶我?”

    他没忍住,一下子就笑了一下,将人拉了出来,刚想说话,结果一看,一双杏眸里面红通通的,没哭出来,可也差不多要哭出来了。

    见他不说话,林惜又眨了一下眼睛。

    这下好了,原本只是在眼睛里面打着转的眼泪,直接就从眼角流了下来了。

    “委屈了?”

    他问她,这一回却到她不说话了。

    两个人对峙了一会儿,眼看着她第二滴眼泪又要出来了,陆言深在心里面叹了口气,指腹在她的眼角上微微一抹,有些无奈:“林惜,我愿意宠你,但是前提是,你要保证你安安全全地在我的身边。”

    他觉得他这一辈子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怀里面的这个女人了,明明知道是她的诡计,可是看到她的眼泪,却还是忍不住做第一个妥协的人。

    什么鬼杀伐果断,根本就不存在的!

    林惜本来是想示弱谈谈今天的事情的,倒是没想到,她话都没说出来,他就已经妥协了。

    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还有好几种撒娇耍赖的想法,如今她却一句话都不想说,一种想法都不想用了。

    她只想抱着他,狠狠地亲他!

    而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柔软的唇覆在那薄唇上,那是她熟悉的气息,也是她依恋的。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啊。

    许久,分开的时候,她才抬眸看着他:“陆总,以后我再这样,你还是凶我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