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7 麻烦成小姐给我们私人空间

    林惜惦记着纪司嘉的事情,所以就算琴行今天招生,她也没待多久就去正益找陆言深了。

    那一天周年庆陆言深这么高调的求婚,正益的前台自然是不可能拦着她的。

    她现在无论是去达思还是正益,都没人敢拦住她。

    她是一路绿灯上去的,丁源这时候没在办公室,估计是去办事了,林惜看到门口开着,但是还是习惯性地敲了一下门。

    陆言深抬手直接就将倾身过来的成韵推开,眼底里面全都是冷厉,视线直直地看着还在笑的成韵:“成小姐,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成韵对他的拒绝仿佛早有所料,听了他的话也是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陆总,我们可以不仅仅是合作关系。”

    “麻烦成小姐出去。”

    他说着麻烦,脸上的冷冽,饶是成韵看了,也被惊了一下。

    这时候,门突然被敲响,林惜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了:“陆总,我能进来吗?”

    “进来。”

    陆言深倒是没有半分的犹豫,直接就开口让人进来。

    成韵眉头一挑,想到什么,看着陆言深,伸手过去想要碰他,却不想他微微一动,她重心不稳,高跟鞋打了一下,人直接就往着前面摔过去。

    林惜刚推开门,就看到成韵投怀送抱的一幕,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她这两年,除了在陆言深跟前怂过,还就没谁的面前怂过。

    成韵这抢男人都抢到她跟前了,她要是还视若无睹,只能说她也太没出息了。

    侧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那男人站在成韵的身旁,显然刚才的那一下是他避开了的。

    可是尽管这样,她还是很不爽。

    今天琴行招生,她特意穿了一双高跟鞋,上身是雪白色的雪纺衫,下身一条修身的黑色长裤,一双腿被那高跟鞋拉得又直又长。

    她抬着腿两步就走到成韵身后,抬手用力将成韵一拉:“成小姐,鞋子跟这么高,走路可得小心点儿,不然哪天走夜路摔了,可不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她右手受伤了,不敢用力拉上伤口,只能用左手。

    但是前两个月都是跟着陆言深一起训练的,她力气早不如从前的小了。又是突然之间出的手,成韵,被她拉着,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往后倒退了好几部。

    本来离着陆言深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如今生生被林惜拉出了两三米来。

    而林惜上前一步,直接走到陆言深身侧微微靠前不到三十厘米的距离,冷眼看着成韵。

    成韵活这么大了,也没像今天这么丢人。

    刚才陆言深没拉自己她也是预想过了,就是没想到林惜进来会二话不说就先将她拉开。

    刚才她好不容易才稳住没真的摔下去,林惜这么将她往后又一拉,她差点儿又摔了。虽然最后还是没摔下去,可是脚明显就崴了一下。

    成韵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没了,看着林惜:“林小姐不用担心我,我从十三岁就开始穿高跟鞋,没摔过一次。倒是林小姐,你的手受伤了,还是小心点好,幸亏就是个普通人,要是林小姐下次碰上个练过的,你那手上的伤口,估计就得裂开了。”

    “不劳成小姐费心,我和陆言深有话说,成小姐如果没事的话,麻烦成小姐给我们私人空间。”

    她懒得跟她费口舌,直接就开口赶人走了。

    成韵听到她叫“陆言深”三个字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不过她向来都是忍得住,怒气压下去了,现在脸上又是笑容,视线往陆言深的脸上一转,眉眼微微一勾:“陆总,合作愉快,先走了。”

    倒是大方,变脸比四川川剧还快。

    成韵说完,就踩着她那一双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走了。

    林惜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了一下半响,才哼了一声,过去把门关了。

    回头看到那罪魁祸首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她忍不住又哼了一下。

    陆言深以前不是没有见过她吃醋的样子,从童嘉琳到成韵,倒是越发的游刃有余。

    听到她的冷哼,他倒是不以为然,只是抬手摸了摸她鬓角的细汗:“琴行今天不是招生?”

    林惜被他这么一说,想起正事,也不想管成韵了,“那边她们看着就好了,我想知道昨天我看到的人是不是纪司嘉。”

    听到她提纪司嘉,他脸色冷了下来,转身翻了丁源一个小时前拿过来的文件,递给她:“你倒是挺关心他的。”

    林惜心思全在那资料上了,听到他的话也没想那么多:“纪司嘉这个人,狡诈得很。”

    不然林景也不会看错人,她更不会所托非人。

    “你挺了解他的。”

    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林惜看着资料,不能一心两用,回答得有些随便:“认识他这么多年了,以前我傻,现在想想,他倒是个能忍的。”

    不然也不会,明明不爱她,却还能够忍了七八年被她骚扰,愣是一点儿的不耐烦都没有表达出来。

    身边的人终于没再问话了,林惜看着资料,眉头又蹙了起来,抬头看向陆言深:“陆总,我昨天真的看到他了!”

    她很肯定,谁都可能认错,可是纪司嘉,她不可能认错的!

    而且她知道他开车的一个习惯,握着方向盘的时候,别人都是大拇指和其他手指分开握的,可是他很特别,他是用大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和其他三根手指分开的动作去转方向盘的。

    她以前就跟他提过这个事情,他说了是习惯,习惯了。

    如果光认人,她也会怀疑自己会不会眼花,可是就因为这个小动作,林惜才肯定,那个人真的是纪司嘉!

    但是现在手上拿着的资料却显示,纪司嘉还在监狱里面。

    视线对上黑眸,她怔了一下,手上的资料被陆言深拿走:“这件事情你别管。”

    他很少会这样,除了林景的事情他瞒着她之外,陆言深基本上都是知无不言的。

    现在他却直接让她别管,意思显然就是别再问了。

    林惜愣了一下,不明所以:“陆总?”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抬手解了一下领带,抬手将人勾了过来:“你说他名字的时候,让我很不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