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79 我现在又不喜欢他

    他睨了她一眼,“松手。”

    “不松不松,我刚才在洗手间被人笑了!”

    她双手扣着他的手,就是不松开,看着他又开始撒娇了,双眼水汪汪的,跟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欺负她了一样。

    “松手。”

    他又重复了一次。

    “不松!”

    她倒是跟他杠上了,咬了咬牙,狠下心来,闭着眼睛,挡开了他的视线。

    “绿灯了,林惜。”

    林惜睁开眼,发现真的是绿灯了。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松了手,只是不忘加了一句:“不能擦!”

    他没应她,只是手也没有要擦的意思。

    车子就这么一路开到了正益楼下的停车场,车子刚停下来,陆言深就解了安全带,一只手推开了车门。

    林惜看着他的动作,一直盯着他脖子上的视线闪了闪,还是没忍心,把人拉了回来:“陆总,我帮你擦了吧。”

    说不让擦的是她,说要擦的又是她。

    陆言深低头看着边上的女人,没说话。

    林惜从包包里面拿出湿纸巾往他的脖子上抹上去,只是停留了十几分钟,这唇印擦是擦开了,就是没擦掉。

    她看着那擦开的一片红,有些后悔了:“陆总,我要用点力,这口红太顽固了。”

    “嗯。”

    他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抬手将人抱到了跟前,放在自己的腿上。

    林惜觉得这个姿势方便,她也没动,一心一意帮他擦着脖子上的口红。

    而陆总呢,闭着眼睛靠在那背椅上,一只手虚虚地搂在她的腰上,任由她搓着自己的脖子。

    林惜弄了将近五分钟,才算是将那口红印弄淡了许多,低头看着微微闭着眼睛的男人,想到他刚才真的没抬手擦了,忍不住就笑了,低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陆总,好了。”

    紧闭的眼眸缓缓睁开,露出一双深邃的黑眸。

    林惜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头发有点长啊,陆总。”

    “嗯。”

    他哼着应了她一声,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午休时候,倒是没什么人在走动。

    林惜还惦记着纪司嘉的事情,但是陆言深显然不想提,她一路上都没找到机会开口。

    刚进了办公室,她就被他拉着进了休息间。

    刚进去,陆言深抬手就把那领带脱了往一旁上一放。

    她愣了一下:“陆总,你脱领带干嘛?”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午睡,你不睡?”

    她怎么可能不睡,她哪天要是不午睡,她下午就睁不开眼睛了。

    就是这陆总什么时候也有这个习惯了,她怎么都不知道。

    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陆言深换衣服前看了她一下:“我想午睡,你有意见?”

    “没,没意见。”

    她哪里敢有意见啊。

    被一打岔,林惜又把纪司嘉的事情给忘了。

    她中午一向都是睡一个小时的,所以陆言深起来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半了,外面似乎有人在说话,房间的隔音好,林惜听不清楚。

    她把身上的衣服换回来,洗了一下脸,才拉开门出去。

    丁源看到林惜的时候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陆总,我先出去了。”

    陆言深点了点头,林惜看到他手上的文件夹,连忙抬腿走过去,“陆总,我可以看看吗?”

    陆言深做事情不可能这么敷衍的,纪司嘉的事情他查不出什么,虽然一切看起来很正常,但正因为正常,才透露这诡异,他必然会让丁源去查后续的。

    林惜以为这是丁源刚查回来的资料,所以在他开口前自己先问了。

    他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看吧。”

    太干脆了,林惜眉头微微一挑,拿着文件夹到一旁,结果翻开一看,是季度表。

    她脸色变了变,顿时就知道自己被陆言深给耍了。

    可是纪司嘉的事情始终让她不安,更何况她昨天是看到纪司嘉跟成韵走到一块了。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的,走到一块儿,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她把刚才要过来的文件夹拿着又放了回去,弯腰用没受伤的左手撑在桌面上抬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他,右手放到他跟前敲了敲他桌面:“陆总,纪司嘉的事情,你真的不觉得奇怪吗?”

    “不觉得。”

    她话刚说完,他的话就接上来了。

    林惜被噎了一下,还是不甘心,走过去强硬地拉开他的手坐在他身上,一只手拉着他的下巴,要人看着自己。

    “陆总,我真的不会认错纪司嘉的。”

    他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有些冷。

    她爬上去,亲了他一下:“别吃醋,我现在又不喜欢他,我就是怕他跟成韵两个人憋什么坏。”

    他还是不说话,林惜又亲了他一下:“陆总?”

    “陆总?“

    林惜觉得陆言深以前不是这样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理智了。

    她看着他,有些着急,又有些头疼。

    见她急了,陆言深才开口:“昨天丁源让人跟在你身后去了一趟西南监狱,纪司嘉确实是不在监狱里面。”

    林惜愣了一下,有些不明:“那为什么丁秘书调查出来的资料说他还在服刑?”

    黑眸动了动:“有人替他。”

    她眉头一皱:“成韵把他弄出来的?所以我爸爸的视频也是她?”

    他动了动,将人抱紧了一些:“不是他,是成仁贵。”

    “成仁贵这么胆大,纪司嘉以前也算是个公众人物,认识他的人那么多,他也不能——”

    “所以丁源今天过去的时候,他又在里面了。”

    林惜算是明白了:“纪司嘉并没有完全‘出来’,只是在他有事做的事情,他才会出来,是吗?”

    陆言深应了一声:“嗯。”

    “那他出来干什么?”

    林惜认识纪司嘉这么多年了,他怎么会和成仁贵搭上关系的,而且纪司嘉都被陆言深弄到这个地步了,对成仁贵还有什么用处?

    陆言深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她脸色僵了一下,顿时就明白了:“纪司嘉知道我爸爸留下来的东西在哪儿?!”

    两个人正说着话,门突然被敲了一下,林惜怔了一下,连忙从陆言深的身上下来。

    陆总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心虚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