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81 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林惜是没想到,自己就睡了个午觉,童家就出事了,还不是小事。

    一时之间,她打开手机,上面全都是童家的事情。

    童大雄年初被拉下来的,过了半年,所有人都以为童大伟熬过一劫了,却没想到,这风浪是在这个时候。

    与此同时,成韵是沉着一张脸从大康出来的。

    童家倒得莫名其妙,外人看来是童大伟自己的事情,但是只有她知道,这些事情,不过都是陆言深这个男人做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从两年前开始铺垫的,他步步为营,今年年初借着林惜把童大雄拉了下来,而童大伟以为风平浪静了,他才给致命的一击,他们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一次的壹基金捐献,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陆言深不是省油灯,她们算计他,谁知道回头会不会被他算计回来。

    但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们也不能往回走了,只是T市那边出了这样的事情,那边的市场只能够停下来了。

    琴行里。

    “这童家,没想到,一天就倒了。”李慧咬了一颗糖,含糊地跟赵茜茜聊着。

    林惜托着腮,看着她们两个人,想到陆言深。

    不得不说,陆言深是个做大事的,童家这件事情上,滴水不漏,就算是对方知道这件事情明显是陆言深做的,但也没有一点儿证据指明陆言深。

    当初将童嘉靖染上赌博的那个女人早就已经被处理了,更别说这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就算要查,按陆言深做事的谨慎,恐怕连个影子都查不出来了。

    童家突然倒台,她知道,接下来,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最忙的一个月熬过去之后,这段时间林惜又闲了下来。

    晚上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站在窗前打电话的男人,她走过去从后头把人抱住:“陆总,你这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是没有活路。”

    他回头睨着她:“要不放童嘉琳出来?”

    林惜嘴角抽了抽,张嘴隔着衣服在他的后背咬了一下:“你试试。”

    下衣凉薄,她伶牙俐齿的,用了力气下去咬,陆言深眉头皱了皱,扬手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另一只手将人压在墙壁上,扔完手机的手撬着她的牙关:“你这牙齿越长越没规矩了。”

    动不动就咬人,上个星期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第二天整个开会,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盯着他的脖子看。

    他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直到后来散会,丁源提醒他脖子上的牙齿印。

    想到这事情,陆言深双眸一暗,身体往前一压,她整个人被他扣在那透明的玻璃上。

    他松了手,低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

    林惜吃痛,抽了口气,手摁着他的手腕,用力一翻,但陆言深的动作更快,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

    她会的,都是跟前这个男人教的,现在想要偷袭,不就是班门弄斧吗?

    “呵,倒是知道要跑?”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低头在那白皙修长的脖子上咬了下去。

    “啊——疼!”

    林惜是没想到他真的用力咬,跟吸血鬼一样,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皮肉要给他咬开来了。

    听到她的声音,他才松了松口,嗤了一声,抬头看着她:“疼吗?”

    大拇指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她的脖子上揉捏着,林惜扭了扭,想抬手拍掉他的手,却无奈自己被他困住了,只能开口:“疼!”

    她向来都是能屈能伸的,这会儿知道自己被困住了,就开始示弱了。

    陆言深扯了扯嘴角,“你咬我的时候我可不觉得疼。”

    他说着,微微侧了侧头,那脖子上的牙齿印,一个星期了,就是退去了红点,但是印子还是清晰明了。

    林惜一眼就看到了,想到那时候,哼了一声:“那能一样吗,陆总?那时候——”

    说到一半,她才发现这人挖了个坑给她往下跳。

    “什么时候,继续说下去。”

    他腿又往前挤了挤,声音沉了一点,跟粗粝的枝条一样,扒拉过的时候总是撩得你又刺又痒。

    林惜觉得心头发痒,平日里面的都是她撩人的,他突然进攻,她自然不会往后退。

    她动了动,这一次,被扣着的手被他松了出来。

    她抬起手,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在他的脖子上摩挲着,眉眼微微一挑,带着三分的笑意七分的风情:“就是那个时候啊,陆总。”

    她手上的指甲前两天才修剪了,圆润的指甲盖上多出大概三四毫米的指甲,轻轻地划过他颈上的皮肤,就好像是蒲公英散了飘过来一样。

    哪里都是痒的。

    林惜勾人的时候总是带着几分得意的,眼角上是压不住的笑意,一双杏眼微微挑着,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眸看着你的时候,那才叫做真正的欲语还休。

    “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他不懂装懂,低头吻她。

    林惜抬手微微勾着他的脖子,“你猜啊,陆总。”

    他看着她倏然就笑了,低头开始密集的吻。

    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的每一寸都好像是丝绸一样,又滑又嫩。

    他不知道是不是女人都这样的,但是林惜对他而言,好像,总是忍不住失控。

    九月初的A市还没有多凉,留着夏天的残热,房间里面还开着空调。

    身上的衣服被完全脱下来的时候,林惜后背压在那玻璃上,冰冷让她忍不住抽了一口气:“嘶,冷。”

    “待会儿你就觉得热了。”

    他话是这么说,却还是空了一只手到她的身后挡在了玻璃和她之间。

    林惜抱着他,那手臂好像会发热一样,身前全都是他的温度,这前后不一的温差让她整个人越发的不清醒。

    被人抬起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抬手勾着他的脖子,垫在后背的手抽了出来,她整个人贴了上去。

    跟前的人一寸寸地侵占,她眉头微微皱着,上唇咬着下唇,有些难耐。

    “嗯——”

    后背撞在玻璃上,林惜清醒了半分:“陆总,疼——”

    因为被抱着,她现在还比她高了半个头。

    一低头,就能看到男人沉沉的黑眸。

    他正抬头看着她,那双黑眸里面浩瀚如星海,林惜一下子就被吸引进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