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182 我看你是很想试试

    感觉到颠了一下,她觉得整个人都麻了一下。

    从窗户到床有点儿距离,这几步对林惜来说无疑是折磨的。

    不上不下,这样吊着,她好几次气到了一半,又松了回去。

    反复了几次之后,终于到了那张灰色的大床上。

    陆言深没把她压下去,就着两个人的姿势揪着这么坐在床沿,手扣着她的颈项,低头在她的胸前吻着:“自己动。”

    他说完,轻轻地咬了一下,林惜颤了颤,忍不住去磨。

    手伤口结痂之后,林惜又跟着他恢复了早上五点开始起来训练的日子。

    她现在的体力,显然比从前好多了,起码能坚持到一次。

    那虚无的感觉过去之后,她整个人靠在他的肩头上,哼哼唧唧的:“我没力气了。”

    软哒哒的,自己开心了完全不管别人。

    陆言深哼了一声,转过身将她压了下去:“自私。”

    她抬手抱着他的脖子,一边受着一边亲着一边开口:“强,强人,所难!”

    他没说话,只是将她双手反扣在她的头顶。

    掌心贴掌心的,好像两个人真的就融为了一体。

    那失控的海浪打过来时,林惜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一疼,但是那发颤的酥麻占据了更多的感官,不过一瞬,她就忽略了这疼痛。

    林惜一直都觉得自己这几个月的体力好了很多,可是每一次之后,她都觉得自己好像还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五点的生物钟让她睁开双眼,却不能让她从床上爬起来。

    惹火的下场就是第二天人哪里都是酸的,她不想动,可是一旁的男人已经起身了,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清明无比:“还不起来?”

    她哼了一声,侧头闷在枕头上:“都怪你!”

    “昨晚谁求着我的?”

    他说着抬手将她拉了起来。

    林惜想到昨晚的事情,看着已经下床的男人:“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求我的!”

    见她还坐在床上,陆言深直接就将人捞了起来。

    她昨晚被做得浑身没力气,就连后续工作都是陆言深做的。

    她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人就这么被抱了起来,就算是脸皮再厚,林惜也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她皮肤白还嫩,身上每隔那么十几二十厘米就有吻痕,有些大有些小,胸前就跟被小孩子乱涂鸦了一样。

    陆言深低头一看就看到了,眼眸微微一挑:“不错。”

    林惜脸上一烫,抬手拍了他一下:“陆总,脸呢?”

    “你没看到吗?”

    “……”

    陆总有时候不要脸起来,也是挺厉害的。

    林惜怕他动手动脚,刚下地就把人推出去了:“我自己可以的!”

    他看了她一眼:“我没说要帮你。”

    她撇了撇嘴,不想跟他说话,伸手扯了浴袍穿上。

    刷牙的时候林惜看到自己脖子上的牙齿印,脸色一僵。

    她皮肤白,陆言深咬的地方还是在半中间,十分的明显夺目。

    林惜抬手摸了一下,指腹可以感觉到那牙齿印的凹凸感,陆言深显然是下了力气的。

    她想到昨天晚上,自己混沌不知的时候,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脖子疼了一下。只是那样的时候,谁有心思管那些疼痛。

    她是没想到,陆言深居然在那样的时候,都不忘了把牙齿印还给她。

    总是被打下,林惜已经习惯了,瘫在毯子上看着陆言深:“陆总,你就不会怜香惜玉一点吗?”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抬手拉了拉她,将她拉起来,才抬手拿了一瓶运动饮料给她:“你想试试我不怜香惜玉吗?”

    林惜喝了两口,把瓶子往一边一放,趁着他还在喝,整个人挑了上去,手勾着他的脖子。

    “咳——”

    陆言深没注意,被呛了出来。

    她连忙松了手,耸着肩,一脸可怜,“我不是故意的。”

    他把最后一口喝完,将瓶子一扔,看着她:“我看你是很想试试。”

    说着,抬手拉她。

    林惜这些天来的习惯性反应,被人这么拉着,她下意识就要下腿反扣。

    但是这些都是眼前的人教她的,她腿刚伸到一半,他腿已经侧开,林惜岔开手腕被他提前反扣,人家一用力,她就主动送抱了。

    头撞在那结实的胸膛上,硬邦邦的,林惜忍不住抽了口气,抬起头连忙求饶:“陆总,我错了!”

    他答非所问:“你是不是不会游泳?”

    印象中,她在自己的跟前就被人推进游泳池两次了,两次都是等着人去救的。

    “我——”

    她有点小羞耻,不想回答。

    陆总十分的强硬,扣在她手腕上的手轻轻摁了一下:“会还是不会。”

    林惜顿时就怂了:“不会。”

    “嗯。”

    他应了一声,林惜觉得惊奇,但是想了想,按着以前的经验,她还是不要发傻追问下去了。

    时间差不多了,她连忙绕到他身后,从后背跳了上去:“我没力气了。”

    说没力气,扣着的手倒是那么紧。

    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倒是没说什么,背着她拉开门出去。

    这九月份的太阳升得还早,这七点差十分,天空就已经很亮了。

    学生都上学了,小区里面有不少的车开始进出。

    这小区里面,认识陆言深的人自然是不少的。

    想到自己脖子上的牙齿印,她有些不甘心,贴着他的耳侧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耳垂:“陆总。”

    她刚运动完,说话的声音有些低,呼出来的气息也是热的。

    陆言深知道她的小心思,也不说,只是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嗯。”

    见他没反应,林惜也不再动了,趴在他的肩膀微微闭着眼。

    进了电梯,一直没开口的男人冷不丁冒了一句话:“明天开始去游泳池。”

    她浑身一僵,整个人直接直了起来:“陆,陆总,你没开玩笑吧?”

    她都已经三十一岁了!很快就要三十二了,这要是被人看到了,她真的丢不起这个脸。

    而且这小区里面的健身设施完备,每天习惯早起游泳锻炼的人不是没有。

    “你觉得我像开玩笑吗?”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就一眼,林惜就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