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83 陆总,我能跟你白头偕老了吗?

    陆言深决定的事情,倒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改变的。

    林惜从小就对游泳这件事情没什么天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记事开始,林景就开始教她游泳了,可是每一次林景都是雄心壮志地带着她去游泳池,垂头丧气地回来。

    林惜的学会不会,真的不是简单的学不会,她学一次游泳就呛一次水。每一次林景一松手,她就往下沉。

    后来林景放弃自己教学了,特意花钱请了个专门的游泳教练,只是差点儿就出事了,之后林景再也不敢让林惜去学游泳了。

    再长大一点儿,中学的时候有游泳课,林惜也去学过,但是不管游泳老师怎么教,别人都已经学会好几个样式了,她就连最简单的狗刨都不会。

    再后来,林惜已经放弃学游泳。

    可是她这人特别的的倒霉,认识陆言深不久,她就已经被淹了两次了。

    之后她看到游泳池都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的,后来去英国留学,毕业的时候去了一趟海边,林惜都是站在远处看着别人玩的,水都不敢沾。

    陆言深说要教她学游泳,她真的有点儿想哭。

    她还不如陆言深继续教她柔道,摔多两次都比咽水好。

    但是——

    陆总这一回,显然是铁了心了。

    林惜五点就醒了,可她就是不愿意起来,闭着眼睛装睡。

    陆言深简单粗暴,就跟几个月前一样,直接抱到浴室:“十分钟。”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林惜抬手抓了一把头发,想到那溺水的感觉,心底又慌又怕。

    陆言深说十分钟就是十分钟,十分钟一到,他就让她跟上。

    林惜伸手用尾指勾了勾牵着自己的手,“陆总,我——”

    “不能任性。”

    他四个字,就把她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了。

    林惜恹恹地跟着他走,两个人没一会儿就到泳池了。

    陆言深把衣服扔给她:“去换。”

    她伸手接过,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可是陆总不为所动:“五分钟。”

    “……”

    好狠的心呐!

    泳衣是陆言深选的,算不上暴露,也算不上保守,连体式的碎花泳衣。

    九月初早上还是有些凉的,林惜下水的时候整个人都抖索了一下。

    陆言深直接就跳下来了,水溅起来,她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她腰就被搂上了:“别绷着。”

    “我——怕!”

    她何止是绷着,人刚过来,她整个人就好像树懒一样缠了上去了。

    陆言深低头看着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想笑,“林惜,松手。”

    他没笑,凉着一张脸,可林惜就是不松手。

    “听话。”

    还是不松。

    “再不松,我就把你扔到深水区。”

    她抬头看着他,“陆总,你不能这么狠心啊!”

    “松手!”

    他眼眸直接就沉了下来了。

    林惜颤了颤,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委屈。

    她学了这么多年都没学会,真的不是她不想学,是她实在是学不会。

    可是陆言深却非要逼着她去学,也不想想她之前总溺水,现在碰到游泳池都有阴影了。

    她松了手,低着头看着那蓝晃晃的一池水,不说话,整个人跟木桩一样。

    “你怕什么,有我在。”

    他伸手又将人抱了回来,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有些无奈。

    “别怕,林惜。”

    他活这么多年了,遇上林惜前,一句软话都不会说,现在倒是好了,日常内容就是哄林惜,疼林惜,宠林惜。

    想到这些,他忍不住就笑了:“不知道我心疼你吗?淹了我比你还心疼。”

    他声音醇厚,贴在她的耳边,热热的。

    可是她还是怕,两次都快死在游泳池里,换谁,谁都怕。

    “林惜,你要知道,以后很多事情,我说不准的,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你身边,谁来救你?”

    他向来说话冷硬又简洁,现在为了哄她,一句接着一句,估计跟丁源一年说的话,都没跟她今年说的多。

    “陆太太,说了陪我白头偕老,你怎么能食言,嗯?”

    他说着,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男人温柔更让女人妥协。

    白头偕老啊,她是想跟他白头偕老。

    林惜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就那么一瞬间,她好像就用了无数的勇气:“我学。”

    “乖。”

    林惜决心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也是没人能扭变的。

    陆言深保证不会让她淹水,可是才第一下,她就呛了水了。

    连续喝了两口水,被捞上来的时候,她心跳得跟打鼓一样,趴在陆言深的肩头,一口一口水地吐着。

    他低头看着自己怀里面的女人,她没说话,但也能猜到她现在不好受。

    缓了几分钟,林惜抬手抹了一下嘴角:“陆总,我们再来。”

    再来,也还是呛水了。

    一个半小时,林惜呛了五次水。

    出去游泳馆的时候,她趴在陆言深的肩头上,眯着眼,听着自己的心跳跟他的混在一起,哼唧了一声:“陆总。”

    “嗯?”

    他没有回头,就应了一声。

    林惜没什么力气,却还是拖着自己动了动,贴在他的耳侧:“我们明天继续,陆太太还要和你白头偕老呢。”

    他突然就笑了,“不怕淹水了?”

    “有你在,淹不死我的。”

    她倒是看得开,反倒是他,看她连续呛了五次水,筋疲力尽地叫着自己的时候,他确实是想让她别学了。

    说好了要宠她的,到头来却让她逼着自己跟着自己往前走。

    明知道那是一条铺满荆棘的路,却还是自私地想要拉着她往前走。

    一开始说要学的人是他,现在说要学的人却是她。

    白头偕老吗?

    会的。

    “好。”

    林惜算是跟水死磕上了,她确实是不太适合学游泳,前期因为害怕,她没扒几下水,人就往下沉了。后来呛水呛多了,林惜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干脆就放开来。

    连续一个星期,林惜总算把自己给浮起来了。

    游了几米之后,她停了下来,下意识地回头看身后的男人:“陆总,我学会了!”

    她话刚说完,人就被他扣在胸膛前,炽热的吻落下来,比她呛水都抢呼吸。

    好一会儿,他总算把她松开了,大拇指在她的嘴角边上摩挲着。

    林惜看着他,笑意融融的:“陆总,我能跟你白头偕老了吗?”
Back to Top